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子潇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子潇 > 正文

王子潇 /

青灯逸事

作者:王子潇发表时间:2020-07-29浏览次数:

“跟着我干嘛?不是给你指路了吗...”
眼前那盏灯火漂浮在与你齐眉高的空中,那踮脚立足在六角石帽上不到三寸的小小人儿正不甘心似的喋喋不休,却仍是不住回头,生怕你并不高大的身影转瞬被夏夜的幽林吞噬。
“算了!跟我来,我知道有个避雨的好地方。”
灯笼小人无奈地看了一下身后那个将水色浴衣披在身上面戴狐狸面具的男子,夏日召开的烟火盛会早已让他对上山试胆结果迷路的笨蛋凡人们习以为常。
耳朵因听到“雨”字轻轻抖动,你愣了一下,缓缓伸出手掌,感受沿着掌纹脉络蜿蜒散开的细微雨珠。雨势渐大,脚下,雨水浸润着常年无人踏足青苔满布的石阶,头上,掠过无数红漆尽褪的腐朽颓败的鸟居,身畔迎来呜咽的风声提醒来者踏入了神的领域,半轮残月将一番荒凉更替。
“既然来了...那就帮我做件事吧!”
“请、请、请你把这株香插在神龛前的香炉内,再将这枚铜钱投入钱箱中,拜、拜、拜托了!”
那一直漂浮在上空的小人将灯笼降了一降,一路上用满不在乎口吻的他突然坑坑巴巴地用上了敬语,接着他身子一躬,递来的双掌间放着一株价值不菲的香火和用黄纸包裹好露出半枚的铜钱。
你疑惑地看向那个小人,好奇他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小人好像被看穿了似的耸起了身子:
“你不用管了!就算本妖怪偷的抢的又怎么了!”
钱不是偷的,是他近日帮助村民守夜拿到的酬谢。香不是抢的,是他替迷路僧侣引路得到的赠礼。毕竟...神社再怎么衰败,他也不肯献给那位神明大人不干净的东西。但一介妖怪大晚上偷偷帮人类干活实在让人挂不住面子,为了保存妖怪的颜面,还是虚张声势地吓唬一下这个笨蛋凡人吧!
但他涨红的面色早已出卖了他,虚张声势的语气和动作反倒引来那个凡人温柔的笑声。他内心暗自恼火,若不是因为妖怪奉献的东西无法为神社增添香火,又怎么会轮到这个笨蛋来焚香祈福。
还好,那个凡人识趣地接过了香火和铜钱,以雨水净手,开始虔心地祭拜。
小人儿驱使着脚下的笼火,从中分出一丝微弱的火光点燃了插在积满灰尘的香炉上的那株香火。
香火扑朔间,铜钱落地声。
在他的记忆回溯之时,颓败的鸟居又挺立起来仿佛漆上了新红,青苔退去,长到无沿的石阶好像立不下祈福者的双脚,神社间缭绕着散不开的浓郁香火。曾经的自己也见证过这里的繁荣,受到过那位大人的庇护,并决定虽然不能为这件神社奉献出一枚铜钱,但会奉献出自己妖怪的一生。
妖怪的一生多么漫长,从他救助的山野孩童成长到垂垂老矣的长者。从第一株青苔的滋生、第一抹逝去的漆红,到现在被千古不变的月光照耀下的一片衰景。数十年间神社仿佛失去了主人,偶有行人也仅是议论着这间神社并不灵验才香火衰败,却对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一无所知。
一切苦涩好像同雨水一起涌了上来,他盯着仍在祭拜的凡人,想着故事多一个人知道也无妨,毕竟神明最害怕的不是没有香火,而是被世人忘记。
“你可曾见过比今天还要大的雨吗?在很久以前我曾见过,那时这里还不似这样颓败,那时神社还有一个主人...”
那时,一帘接天的水幕从天上泼下,地面已成一片汪洋,高大的房舍被顷刻吞噬,人们的性命如同浮沉的水草,此刻没有祈愿,只有哀号声。
“神呐!救救我们吧!”
就是这样微弱的呼救,被独居在山上的神明所听到。即使他是风的神明,与水无关,但正在洪水中浮沉的是他的子民。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会逆天而行。
风声渐起,水面上猛然出现一条黑色巨龙,带着愤怒的龙吟,伸出的两只前爪生出漩涡裹挟着那股庞大洪水,一引之力竟然将洪水改道。
于是,人们得救了,却没人看见神明是以一只右眼为代价拯救的他的子民。
神的子民们忘却了究竟是哪位神明的相助,人们忙于修建破损的房屋、开垦荒地,甚至有人议论是供奉的神明不够强大才导致了洪水的发生...
于是,人烟冷落,神社荒芜。香火的逐渐消失让神力几近耗尽的神明力不从心,在上百年的守护中第一次决定封印自己,以免灯枯油尽,让村庄无人守护。而今,记得他的只剩下他曾经救过的那只小灯笼妖了。
小人儿叹了一口气儿,不知是烦恼自己的法力低微让香火不继,还是感叹自己不如“灯”界的大前辈青行灯一样拥有卓越的叙述才能。
透过残破的纸窗,他看见雨水已停,又瞥了一眼不为所动仍在祭拜的凡人,喊了一声:
“喂!那你就在这祭拜吧!记得~要~诚心~哦!我~先~看看~有没有~其他人~迷路了~!”
话说一半,便转眼飘下山去,毕竟,要趁着山上因试胆而迷路的人多时,为风神大人多“培养”几个信徒!想到这里,手中的风车转的哗哗作响。
而神社内此时烛火摇曳,仿佛翩跹起舞,一只只青色的蝴蝶从那株香火中纷飞环舞,接着是一盏长灯横自而出,像是平地里生出的幻景一样凝聚成一个支颐托腮的倚靠着灯柄的绝色女子,平常人若见到此景不得骇到心跳出来,可那祭拜的男子却仍是兴致缺缺的样子。

“那小家伙的物语能力可不弱于我多少了呢,假以时日,我这百物语之主的称号怕不是要被他褫夺了。呵呵,风神大人,别来无恙啊。”
听到“风神”二字,你才抬起头来,似乎在回忆从前的盛景和那些信众真诚的呼唤:
“风神大人!”
没错,青行灯早从刚才那温柔的笑声中辨认出了这位曾经声明显赫的风神大人——一目连。
是那样温柔的神明,不惜拼上一切守护子民的神明,那个曾经以风化掌吹拂过每个信众发间耳鬓的神明。
“您已经做好决定了是吗?这可瞒不过我,有故事发生的地方就有我的身影。毕竟舍弃神道化为妖怪可不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你取下面具,露出仅剩的那只左眼向青行灯眨了一下,无奈地笑了一下。
你知道自身的神力微弱到甚至无法支撑一个结界,如果不是近日被京都里一道极其强大的阴阳术无意唤醒,还不知道会再沉睡几百年。
没有香火的供奉,即使是神明也会力不从心。如果再这样下去,就连自身都难保。如果能换取继续守护下去的力量,哪怕是堕为妖怪也不惜。
“很好,我说,这是个很好的故事。你也知道我是极喜欢收集故事、讲述怪谈的妖怪,一个神明为了守护子民宁愿堕落成妖,舍弃神道,即便是面对将来被万鬼吞噬、被黎民误解的下场也不后悔的故事真是好极了...”
她的力量本就来源于怪谈故事,能得到一个精妙绝伦的故事让她此刻显得更加神采飞扬,她的如樱花一般红润的嘴唇正不断叙述着,仿佛下一刻一个巧妙的故事就要借助它脱口而出了。
“但是...”
没有任何铺垫的,她将话语转折了一下。
“但是发生在神明大人身上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您若是就想要开始新一轮故事的话这可是不行的。我又怎能任由一个精彩的故事烂尾呢?”
“让我们不妨想一下接下来的故事:神明苏醒之后,他原先的丰功伟业被无知凡人渐渐得知、流传,于是人们一窝蜂地涌入了起初破败不堪的神社,为了表达谢意而主动地修葺了这里。人烟有了,香火重燃,人们清扫了石阶上的青苔、修建了更为高大的鸟居。摇响了祈愿铃,让心愿回荡在整间神社内,而神明大人也因此恢复了力量,他依旧庇护着这方水土,只不过,日后可能还会对自己差点儿堕为妖怪的经历感到庆幸...”
“因为他最终,还是用了子民们奉献的力量去守护他们。继续那百年如一日的守护。”
“这样才是最好的故事,您说呢,风神大人?”
你沉默不语,若能这样...那有多好?用子民的力量去守护子民,去守护自己曾经的誓言。可是,事已至此,怎会有这么容易?
“风神大人放心好了,既然故事已经书成,我又怎会放任这样精彩绝伦的故事烂在我的怪谈集上。从此往后,只要是有故事发生的地方,就一定会出现风神大人的身影。”
“就让我们一起期待下一个关于风神“一目连”的故事流传吧。”
青行灯嫣然一笑,隐入暗夜之中。
你低头看着手上的那张之前包着铜钱的黄纸,推开门窗,步下台阶,看着远处斑斓绽放的夏日烟火,运用最后一点神力凝聚风符,两指一挥,一道泛着淡青色的结界覆盖住了整片村庄。你有预感,一场大战一触即发,在故事迎来新的结尾前,就用最后一点神力,守护万民吧!
毕竟,故事,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没有发生的,即将开始。
那么,平安京中,下一个故事,又会是谁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