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孙李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孙李文 > 正文

孙李文 /

声色

作者:孙李文发表时间:2020-09-01浏览次数:

声色

赶集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传统呢?

我不知道,我小时候就有赶集了,也许外婆的外婆小时候就已经有了,也许更早。

以前都是牵着鸡鸭米面来集市上交易,后来才有了各种小吃、小玩意儿,闹哄哄的集市上,最多的是买当季蔬果的小贩,顶花带刺的大黄瓜,泛着薄粉色脆而酸的油桃,未熟透的青柑(我们这儿一年四季都有柑橘)、秋香色的枇杷、牙白色的春笋、张牙舞爪的墨绿色莴笋叶、细嫩翠绿的番薯叶(加蒜蓉清炒极味美);除此之外,还有生禽、小巧玲珑的家鸡蛋、青白色的鸭蛋、各类腌肉咸菜、鹅黄色的小鸡仔啾啾唧唧上下扑腾,愣头愣脑的青尾草鱼一动不动……有卖霉豆腐剁辣椒的,守着几个大大的玻璃罐子,里面是殷红的辣椒油;现做现卖的茶油茴饼的味道飘在夏风里喷喷香,近些年还多了许多服装摊位,挂着鲜红翠绿绛紫的夏衫,放着时髦的DJ舞曲……

集市上形形色色的人背负着各生的悲喜来来去去——也许没有悲喜。卖老鼠药的、卖菜的、敲麦芽糖的、摆摊的、挑担子的、南杂店里搬出椅子瞧热闹的、喜形于色的妇孺、游手好闲的懒汉……不同于开封府“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的豪奢,这是一种世俗、混杂的热闹声色。

小时候,每次赶集的流程都是,先陪妈妈去买菜,每次妈妈舌灿莲花地跟菜贩子讨价还价的时候我就要做她的左膀右臂帮她提着菜篮子。我心里惦记着东市裹黄豆面的糍粑,妈妈不许我吃麻花啊酥饼一类的炸物,糍粑就成了我每次赶集必吃的美味,等妈妈满意地买好菜我就可以得到两块裹黄豆面的糍粑,这是我独一份的美差事。

在我的记忆里,好像这个热闹乱腾的集市一直没有改变。我今年上五年级明年就是六年级,衣服短了是因为我抽条了,玻璃窗结了霜花就要放寒假了,栀子黄了我就毕业了……我一天天长大,只有集市上永不褪色的热闹声色,妈妈从不食言的黄豆面糍粑,十年如一日地,参与到我的人生里,像一场鲜活与平静并陈的玫瑰慢板,徐徐地演奏下去。

也许以后我当了妈妈,也会有一个小孩,我会带她去集市,让帮我提菜篮子,然后奖励她两块裹黄豆面的糍粑,但也许十多年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热闹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