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彭湘君

当前位置: 首页 > 彭湘君 > 正文

彭湘君 /

汪曾祺小说中的平凡美学

作者:彭湘君发表时间:2020-07-13浏览次数:

汪曾祺的散文读来轻松自在,用最简单的文字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尤其记得他描写家乡的咸鸭蛋,“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那简单一个“吱——”字,尤为形象,让人恨不得立马飞去高邮尝尝这特色鸭蛋。

与他的散文一样,他的小说不落窠臼,总以平静淡然的方式,用纯净通透的语言给人独特的审美体验。没有所谓的鸿篇巨制,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也没有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而正因如此,每每品味汪曾祺的小说,总感觉身心都全然沉静下来。那一个个娓娓道来的小故事,如同一首首精致的诗篇,将我们带入充满美感的平凡世界,以平凡的语言让我们体会平凡人物的”美”。于平凡中见美,是我对汪曾祺文学作品最大的感受。

首先,是他小说中人物的美。汪曾祺常写那些活动在各行各业的“小人物”。这些人物虽处在不同阶层,有不同的职业,但他们身上常闪烁着平凡人中不平凡的“人性美”。《大淖记事》中小锡匠十一子和巧云的爱情是纯洁的,充满了不染尘垢的原始气息。当刘号长玷污了巧云后,巧云内心满是对十一子的愧疚,而十一子也并未因此厌恶巧云,在刘号长因嫉妒而带人殴打他,要他永远离开大淖时,他也咬紧牙关不说话,以至差点没被打死。这种执着表现着他对爱情的忠贞不渝,而巧云事后对十一子的精心照料也使人感叹这至真至纯的情感。这其间,不掺利益,无关淫欲,有的只是真正的“爱情”。

在汪曾祺吟诵纯净爱情牧歌另一部《受戒》中,人性美也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文章题为《受戒》,但庵中却丝毫没有被戒律束缚的影子。庵赵庄里的人,是自由率性的,人的天性在那里不受遮蔽。小说结尾处小英子与明子的对话极为传神:

“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你说话呀!”

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

明子大声地说:“要!”

“你喊什么!”

明子小小声说:“要——!”

寥寥几句,便展示出主人公的单纯可爱,展示了他们对人性最基本欲望——“爱”的追求。人的天性中最简单质朴的美展示了出来。

汪曾祺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是极为平凡的,但到处都展现着生命之美。他笔下的人物,合乎大众的理想。那些人物是单纯的,体现着对人性的“本真”的追求,淳朴自然富有烟火气息,同时,那些人物形象也是复杂的,他们有着各自的喜怒哀乐。这,不正是我们平凡人的倒影吗?在汪曾祺潺潺如水的叙述中,人性深处真善美的一面,都让他用简练的笔墨勾画出来,让人在复杂纷扰的尘世中也能沉浸在人情美的境地里去。

风俗美,也是汪曾祺小说中的一大特色。汪曾祺的小说多以故乡的民俗世界为背景,优美的自然和淳朴的民风相融,刻画出饱含人文、韵味无穷的风俗世界。汪曾祺他自己也赞成“他的小说里有风俗画”这一特点。他的小说不以情节见长,而是注重写精神气韵,总是通过对自然风光、民情风俗的叙述引出一个个具有诗情画意的故事。

在小说《异秉》中,有一段描写当地人到熏烧摊子买卤味的文字:“蒲包肉似乎是这个县里特有的。用一个三寸来长直径寸半的蒲包,里面衬上豆腐皮,塞满了加了粉子的碎肉,封了口,拦腰用一道麻绳系紧,成一个葫芦形。煮熟以后,倒出来,也是一个带有蒲包印迹的葫芦。切成片,很香。”熟悉汪曾祺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位美食家。这熏烧摊子上的牛肉经他用简单的文字点染,仿佛在书本上散发出香味。当地人对美食的享受被他用洗练平和的笔调一一道出。这特定地域独有的风俗以一种平静淡远的方式徐徐展现,读者对当地的风俗特色也有了深入的审美感受。

《故里杂记》中关于土地祠、赌咒、还愿等的描述,都是对当地风俗的刻画。这些地方习俗在汪曾祺的笔下,显得十分具有情趣。那一幕幕的风俗画,展现了当地居民的具体生活画面,而这些画面也正是大众所向往的,它们饱含人们真挚的情感和真诚的意向,使人心向往之。

汪曾祺笔下的民俗世界,充满了自然、通脱、仁爱,总能带给人独特的审美体验。或许是当下的社会生活过于现代化,所以他文中的风俗美便也愈发显得吸引人了。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他小说的语言美。汪曾祺的文字从不铺陈华丽的辞藻,他总是用最平凡的字眼叙说最平凡的事。他的文字读来不让人心中波涛汹涌,而是给人一种悠远雅致之境,使内心得以沉淀。少有渲染,不用浮华的语言,也缺乏夸张起兴一类的修辞——只用最准确最平淡的话语如行云流水般地向我们讲述故事。想必“清水出芙蓉”便是对他语言最好的概括。散文化的语体是他的作品中不可忽视的一大特色。他的小说读来总有种散文诗的魅力。《鉴赏家》中有段话:“立春前后,卖青萝卜。棒打萝卜,摔在地上就裂开了。杏子、桃子下来时卖鸡蛋大的香白杏,白得像一团雪,只嘴儿以下有一根红线的‘一线红’密桃。再下来是樱桃,红的像珊瑚,白的像玛瑙。”这些文学语言生动地展现出生命形式的质感和神韵,有着气韵生动之美。他所运用的喻体,都源于生活,都是我们熟悉的事物,而正是因为其平常,所以更容易唤起我们的联想。

汪曾祺用平凡简单的语言,构筑了小说中一幅幅生动鲜活的画面,正因其语言通俗而又优美,所以读来便能激起我们的共鸣,使我们能更快地进入到他所创造的艺术世界中去。

汪曾祺曾说:“我希望我的作品让人觉得生活是美好的,人,是美的,有诗意的。”他笔下的人物、风俗生活是平凡的,他所运用的语言也再平常不过。但这种平凡却独具匠心。生活中处处有美,缺乏的是发现美的眼睛。我想,汪曾祺正是有这样一双眼睛,所以他的作品读起来才给人一种特殊的美感。平凡之中处处是美——这点,在汪曾祺的创作中体现得淋漓尽致。阅读汪曾祺,需要耐心,需要爱,还需要一颗能感受美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