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彭湘君

当前位置: 首页 > 彭湘君 > 正文

彭湘君 /

胭脂

作者:彭湘君发表时间:2020-05-24浏览次数:

隐没于芸芸众生中,她是个极平凡的女子,不给人任何特别的记忆,淡得如一汪静水。活着,也许不过是走个过场,万物兴歇皆自然,结局都不会有什么大异。

朴素——我想是大多数人对她的评价。这个评价是贴切的,她从不雕琢自己,让一切都任由它自身发展。我一直以为她总是素面朝天,直到一次拜访,我在她的梳妆台上发现了几盒胭脂。

胭脂盒没什么特别的,仅几瓣浅蓝的花印在上边。那胭脂的颜色却因此更显得深邃。尤其在她那近乎纯白的桌面上,本来偏深的胭脂红,显得却刺眼了。但这是一种让人不愿移开目光的刺眼,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些许不符,我的眼神才总往那几盒胭脂瞟去。

她大概是注意到了我那似是不经意的眼神,跟我说:“其实我每天都涂一点的,只是抹得不多。”啊…或许这也是她淡得如水却也不显得颓靡的原因?仔细端望她的两颊,确是有些许不浓的胭脂——与她的皮肤太相衬了,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那胭脂红在她脸上恰到好处,多了则与她的气质相突兀。

盒子里那胭脂红,于一片素净中分外吸引人,那种深邃,足以把我的思绪沉没到里边去。如此淡的人,竟也会使用这种深的颜色装饰自己的容貌吗?

亦或许,她那与生俱来的淡然里,又还饱含着什么?

前几日,我见了她最后一面。

除了她的至亲外,来参加她葬礼的只寥寥几人。葬礼没有悲伤,十分平静。我看见,她脸上还是抹着胭脂的,不过这回胭脂比以前要深得多。因为那不是她自己涂抹的,并且由于尸体肤色苍白的缘故,那胭脂便更惹人注意。

不过让人惊异的,不是那红色的胭脂,而且盖在她身上那块红色的布——同样是胭脂的红色。她的家人告诉我,那是她临终前的遗愿。

同样的,深邃的红与葬礼的白又交织在一起。

热烈又哀伤。

但终归还是平淡的。也终归是仪式的。

那与生俱来的淡然里,确实是饱含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