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彭湘君

当前位置: 首页 > 彭湘君 > 正文

彭湘君 /

莎士比亚喜剧中的悲剧色彩

作者:彭湘君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莎士比亚的喜剧以乐观开朗的基调和浪漫抒情的风格著称,他在喜剧热情地赞颂人性的价值,讴歌情谊的美好。然而,生活中不单有光明,也有黑暗,不光有愉悦,也有悲伤。莎翁喜剧欢乐色彩的背后,同样也蕴藏着悲剧因素,喜与悲的微妙碰撞,恰恰也是莎士比亚喜剧值得品味的原因之一。

《仲夏夜之梦》讲述了一群情感热烈却又盲目冲动的年轻人令人啼笑皆非的爱情故事,可在他们美好的爱情结局背后,也隐隐显现出一些悲剧因子。在这部剧中,求爱者与被爱者之间的关系是极其不平等的,求爱者谨慎、胆怯,甚至自卑,他们的求爱之旅无疑能引起不少爱而不得的读者的共鸣。海伦娜是美丽的,但无奈狄米特律斯却一次次用残忍的语言攻击她。“不要过分惹起我的厌恨吧,我一看见你就头痛。”当这样的语言呈现在一个对爱情充满向往的少女面前时,是多么痛苦的一击?海伦娜爱得卑微,乃至于失去了一个少女应有的自信。当赫米霞称呼她为“美丽的海伦娜”时,她认为自己配不上“美丽”二字。她不顾体面追随狄米特律斯,甚至觉得狄米特律斯若能像对待一条狗一样对待她也十分可贵。当拉山德因被错误地滴上花汁而向海伦娜求爱时,她认为那不过是对她的嘲笑和戏谑。当众人表达对她的爱意时,她却感到羞辱。她对狄米特律斯的爱是可悲的、是受尽压迫的,她几乎已全然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失去了一个少女应有的活泼与乐观。我不能说这是一种正确的爱情观念,爱与被爱之间若长久地处于不平衡状态,无疑是令人痛苦的。

并且这部剧中,值得深思的是,这群年轻人之间的爱情,究竟是靠什么支撑?靠才华?靠品行?亦或是靠肤浅的外貌?我认为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后者。只要眼皮被滴上“爱懒花”的花汁,睁眼便会爱上第一眼见到的生物,这样的“爱”基于的难道不是“眼睛”的满足吗?可惜第一眼见到的只能是外貌,而非内心。拉山德和狄米特律斯之所以阴差阳错地爱上海伦娜,是因花汁“作祟”让他们爱上海伦娜的容貌。而剧中一系列称赞爱人的台词,也与美貌息息相关。例如:“你的嘴唇,那吻人的樱桃,瞧上去是多么成熟,多么诱人!”(赫米特吕四对海伦娜说)、“滚开!你这矮子!你这发育不全的三寸丁!”(拉山德对赫米霞说)。这群年轻人之间的爱情是浮于表面的、是不稳固的,从他们波折的爱情经历中,我们也不难看出以外貌为根基的爱情带有不少可悲因素。

不难看出,这种爱情观在莎士比亚其它喜剧中也很常见。如《第十二夜》中奥丽维霞爱上的本是女扮男装的薇奥拉,而薇奥拉的哥哥瑟巴斯辛出现时,她丝毫没有怀疑地认为那是他的心上人——西萨里奥(由薇奥拉假扮),并且与瑟巴斯辛相恋。这样莫名其妙的、肤浅的爱情,是值得反思的。

《温莎的风流娘儿们》这一喜剧中最滑稽可笑的人物便是福斯塔夫了。他贪财好色、油滑可耻,也因此一次次地被温莎的风流娘儿们所捉弄,成为众人的笑柄。这个角色虽是喜剧中的人物,其性格特征中却含有悲喜两重色彩。他好吃懒做,只想着如何去勾搭有夫之妇以谋取利益,他吝啬至极,以至于他的仆人对他也毫无忠诚可言。可是,从他的种种言行举止中,可以看出他是十分孤独的。当桂嫂向他报信说明傅德太太对他有爱慕之意时,他并没有为了避嫌让他的随从离开,而说“你放心吧,这儿没有外人,都是自家人。”事实上,当时在场的毕斯托(福斯塔夫仆人之一)却不曾把他看作自家人,而是向傅德通风报信。福斯塔夫固然可憎,在某一方面,他也值得同情。为何他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到捉弄?除去他贪心的缘故外,与他不经于世故、太过单纯也有关。他缺乏心机,并非一个老练的骗子,因此一次次上当被辱。他也并非万恶不赦的坏蛋,而只是有些不切实际的坏心思,这也是为什么在他受惩罚后,读者仍选择同情、原谅他的缘故。并且,福斯塔夫身上也闪现着人类的某些特性——贪婪、自负,但同时又十分天真。毫无疑问,这个喜剧人物是可悲的,且值得我们同情的。

莎士比亚喜剧中的底层人物作为喜剧因素的一份子,也显现着悲剧色彩。如《第十二夜》中的管家马伏里奥,他是个地位不高的管家,遭到托比爵士等人的嘲弄,他对爱情有着向往却因他人的恶作剧而惨遭禁闭之灾。《仲夏夜之梦》中的织工波顿可以称得上是个全能的“才

”,可他却受到亏待。由波顿带领的一群工匠屡次被剧中的权势阶层当作嘲笑的对象,提修斯等人对工匠们戏剧的评价无不充满着讥讽。底层人物的辛苦付出,或许只是上层社会茶余饭后的笑料,他们的地位是受到压迫的。

在莎士比亚喜剧中悲剧因素最浓的,莫过于《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了。的确,他自私、狠毒,理应得到报应,但这个被大家公认反面人物也有令人同情的地方。在宗教上,他是被歧视的。犹太民族长期以来受到基督教徒的迫害、压抑,这从夏洛克的台词中就可以体现出来:您把唾沫吐在我的胡子上,用您的脚踢我,好像我是您门口的一条野狗一样。诸如此类的控诉在夏洛克口中并不少见。他有充足的理由怨恨安东尼奥的,并且这种怨恨已不是私人仇恨,而上升到了种族的冲突。在第四幕第一场中,他说:“你们买了许多奴隶,叫他们做卑贱的工作……”,这一段话是他在为自己的种族而进行的辩护,而且辩护得有理有据。而且安东尼奥、巴萨尼奥一行人都常常称他为“犹太人”,剧中不少情节都能体现出犹太民族所受的侮辱和伤害,他受到的待遇是不平等的,而这种不平等,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宗教歧视。此外,他也从未得到他亲生女儿的认可,杰西卡最终选择抛弃了他,并且抛弃了犹太教。“我可以靠着我的丈夫得救,他已经使我变成一个基督徒了。”杰西卡的这句话对夏洛克乃至整个犹太民族都是一记重重的打击。并且,他妻子送她的绿玉指环也被杰西卡拿去换了一只猴子,他所能依靠之物已一件件的被剥夺。夏洛克身上承载了犹太民族的悲剧,这个人物形象为这部喜剧添上不少悲剧色彩。

莎士比亚在刻画光明时,没有忘记对黑暗给予揭露,同时,这黑暗中又带有些同情、怜悯的因素,因此营造出一种喜中含“悲”的氛围。喜与悲本就是辩证的两者,莎翁适当地将悲剧色彩融入到喜剧之中,使得他的喜剧更能引人深思,而不只是一味惹人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