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陈笑霜

当前位置: 首页 > 陈笑霜 > 正文

陈笑霜 /

两极

作者:陈笑霜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0:你好。

1:你好。

0:有些话说出口确实不容易,但我还是单刀直入地问一下,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种病的?

1:很难确定是怎样一个具体的时间,我偶然间感知到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于是选择直接求助医生。

0:你有怎样一些症状呢?或者说,你认为你与常人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1:我有两个我。一个我亢奋激动,说起话来,手舞足蹈洋洋洒洒;这个我干劲十足,有时候为了珍惜时间,晚上连觉都舍不得睡,能彻夜工作到天亮;他也神采奕奕,不害怕和别人交际,大家都说,他的眼里有光芒,是那种无惧一切的光。

0:我听到你用了“我”和“他”两个称谓,那另一个你呢?

1:哈哈哈,你也许能想到,我们是两个极点,是振幅的两端,是截然不同,也永远无法相遇的。

1:你不会明白一个人为什么吃晚饭时还笑脸盈盈,放下碗筷就开始无声地啜泣低吼,他身体里像有一只困兽,却不凶猛,只是用力挣扎着,然后低低呜咽;又好像一个唱片留声机,循环反复地问、千百次地问:我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没人明白他为什么总是觉得生活的一切都毫无意义,明明一切都很好,你说是吧?

0:嗯……我想是的。这样矛盾的两者在你身体里,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呢?
1:都不是。两者都不是,好比当下,我非常清楚自己处于亢奋期……可我依然无能为力。有些人说这样的病症是高功能障碍,只有聪明优秀的人才会患上这种病,我想这大概是编造出来安慰人的谎言。

0:为什么呢?

1:这种病让人没有办法找到真正的自己,而且确确实实伤害人的大脑,我总是在两极之间荡来荡去,不会停息也不会中断,然而两者全是假象;我行走在情绪的极端之间,我一日之内便可体会到人生极致的快乐,和极致的痛苦与绝望,更多时候我是在挣扎,我站在高处时,忍不住会去想低谷里自己有多么痛苦;陷在低谷里时,也嘲笑曾经能在高处闪闪发光的自己,我嘲笑自己,没有哪一个是真的我,这些都是我生命的相。

0:那医生怎么说?他应该给了你专业的指导吧。

1:对,我吃药,三种不同的药,一天两轮,一轮三片。说久病成良医有些不至于,至少接受治疗之后,我学习了很多病理知识,我知道我能通过药物,调节我的每一处激素腺体,却没有哪种药物能控制我的思维,我甚至想不明白,我究竟是分裂成了两个我,还是由我自己再分化出了两个我。

1:医生说,药一旦开始吃,至少要坚持一年半以上,药物很贵,对于我的家庭有些难以支撑,我想过瞒着医生父母偷偷停药,又觉得自己负担不起停药的后果。

0:那生病以来,什么时候最难熬?

1:好多次在亢奋期的我,都差点以为病真的好了。我害怕周围的人发现我的情绪反复不定,说我是个难打交道的家伙;我也恐惧在面对某些重要的场合或者机遇时,掌控我的是那个低沉到谷底的人;我享受亢奋期灵活的头脑、积极乐观的心态、无所畏惧的勇气,又想着某种莫名的绝望和痛苦,是必然会到来……像一个困水深和火热里的人,看不到未来的轮廓。

0:你能意识到你并不是在接受采访,你只是在和自己聊天吗?

1:我当然知道,我想你也很清楚。你是另一个我。我们是一体。

0:我们能和平相处吗?也许我们最终会走向融合?其实我对未来没什么信心……

1:没关系,只要我们两个不动杀心就好了,杀死对方的那种杀心。

1:我经常用《金刚经》里的语句来宽慰自己: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人生只是一场游戏,不要着相,只要你能不着相地玩下去,所有的游戏都是好玩的,也不会有苦和恐惧来折磨你。

1:没有那么多人关注我们的内心动态……我们的想法……这些想法尽管分裂、疯狂而又复杂,但我还是要写下来,不留念的话,也许这就会是一个,被带进坟墓里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