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吴纤纤

当前位置: 首页 > 吴纤纤 > 正文

吴纤纤 /

“金智英”的症结

作者:吴纤纤发表时间:2020-05-13浏览次数:

金智英的症结

吴纤纤

在没有读《82年的金智英》之前,我对自己身为女性的态度是尚且乐观的。

我家并不宣扬“重男轻女”,甚至因为有个格外疼爱我的父亲,让我觉得我在家中的地位,有时甚至比弟弟更高;我的母亲,也时常在与朋友聊天的过程中说道:“为什么要‘重男轻女’呢?男的女的不都是自己生的?”

即便是后来有在母亲口中听过,我出生的时候爷爷没做什么,而弟弟出生的时候他却特意去买了一包烟发给别人这样的事件,但在我的成长经历中,并没有感受到爷爷在我和弟弟之间有什么特别的偏爱。甚至小时候,是爷爷在被我吵的不耐烦后特意背着我半夜去买我爱吃的龙眼,也是他时不时偷偷塞给我零花钱。

但是在读完《82年生的金智英》后,我对这些多了一些审视。

女性的境遇真的乐观吗?

 

01 不值一提的家务

正如《82年的金智英》中说的那样,“不论哪个领域,技术都日新月异,尽量减少使用劳力,而唯有‘家务’始终得不到大家认同。”这个不认同不单单指社会或者男性的不认同,就连女性,也在长期的影响下,并不认为家务是一个值得与其他劳动相提并论的工作。

就拿我自己来说,在我弟弟出生以后,我家的家务我一直都是有帮忙做的。高中那几年,因为家中从事餐饮行业,每日洗碗、拖地、抹桌子必不可少。我每次放月假回家,需坐两三个小时车程,因为晕车,常常是顶着头昏脑胀、精疲力竭,吃完饭立刻洗碗,然后紧接着抹桌子、洗锅、拖地……有时候还要帮忙切菜。即便是晕到头痛想吐,我也不敢说出来:爸妈忙了一天了,因为我回家特意做了我喜欢吃的饭菜,我洗下碗、拖下地怎么了?头疼又没有特效药,忍忍就过去了。

但同时,我当时已经9岁的弟弟却每天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什么活也不会做。让他帮忙做点什么事,一但办砸,无论是我还是我爸妈的第一反应,都是说“算了算了,不用你做了!”如今他已经11岁,还是什么都不会做、做不好。明明我在他这个时候已经会帮他换尿不湿、喂他吃饭、帮忙洗碗、拖地……而我开始教他做家务,让他收拾碗筷,我爸的第一反应却是调侃我“以大欺小”,就连我自己也会在让他做家务的时候有些莫名的底气不足。

为什么家务这么得不到认同?就因为做家务的通常都是女性?因为做家务的通常都是女性,所以在长期的父权文化的影响下,女性地位削弱,连带着家务也变得如此不值一提。连带着“持家”就等同于“整天在家里闲着没事做”,即便被认为是“养活一家老小的事”,也不会有人为此付款。明明她比我们愿意花钱请的家政阿姨更加尽心尽力啊。

 

02 被捆绑的母亲

“所以你失去了什么?”

“啊?”

“你不是说叫我不要老是只想着失去吗?我现在很可能会因为生了孩子而失去青春、健康、工作,以及同事、朋友等社会人脉,还有我的人生规划、未来梦想等种种,所以才会一直只看见自己失去的东西,但是你呢?你会失去什么?”

这是《82年生的金智英》中,金智英因为生孩子质问丈夫的话。清楚地罗列了一个女性成为母亲需要失去什么。

事实上,许多女性甚至连清楚的罗列出这些“损失”都做不到。在被渲染的母爱光环下,很多人仅仅只是因为老公的“保护”、公公婆婆的“劝诫”就退出了职场。因为生孩子而离开职场,成为一件极其正常的事。孩子成了一个比女性自身发展更加重要的存在。

也许,悲观一点想,从来不是母亲决定了孩子的存在,而是孩子的存在决定了母亲成为“母亲”:因为新生儿不会“感恩”的情感,所以母亲要无私;因为孩子需要陪伴,所以母亲要推掉其他事情,多陪陪孩子;因为人类需要孩子,所以母亲要成为许多个孩子的母亲……我当然相信这其中有母性的因素存在,但是这并不能否认母亲已经被孩子捆绑的事实。事实上,捆绑住母亲的从来不是孩子,而是社会。人类繁衍的需要是一方面,道德的绑架也是一方面。父权社会男性的地位与生殖挂钩,为了更好的生殖,男性对女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母亲与孩子捆绑的情况下,母亲丧失了从外部获得成就感的机会,于是把目光投放到丈夫、孩子、家庭身上。去年我们老师的一位朋友终于“熬出了头”:她儿子的钢琴终于考过了10级。然而正当她兴奋不已的时候,她儿子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砸了陪了他多年的钢琴,并对她说:“现在你不会要我弹钢琴了吧?”我们会抱怨妻子对自己管得太多,埋怨说母亲对自己管的太严,为什么不更深入的思考一下,这是什么原因呢?

从韩国的“妈虫”事件就可看出,母亲从来并不伟大,不过是被捆绑销售的普通人、甚至是可怜人。

我由衷的希望每一位母亲都可以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能够精神独立,不受捆绑。

 

03 理应可避免的“性骚扰”

“结果,那些接受调查的男同事居然还说我们太过分,他们认为针孔又不是他们装的,拍摄者也不是他们,只不过是在一个任何人都可以浏览的网站上看照片,就被当成性犯罪者。但他们明明就在传播照片、助长犯罪,却完全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一点基本常识都没有。”

这段对话发生在《82年的金智英》中,金智英曾就职的公司发生年轻保安在女厕所安装针孔摄像头的事件后。正如最近爆出的韩国“N号房”事件那样,男性们毫无负罪感地传播性骚扰、性侵视频,并以此为乐。而对此小说中公司老板“只想息事宁人”,并不断地说:“要是这件事情在业界传开,那公司该怎么办?”“那些男同事都有父母妻儿,一定要把他们逼上绝路才甘心吗?”“站在女生的立场,把这件事情闹大不也没什么好处吗?”这样的话实在是大多数人心理获得的真实写照。可是正如金恩实科长说的那样“既然他们都有父母妻儿,就更不应该做那种事情,而不是可以因此得到原谅”。韩国“N号房”事件的26万会员,也必须受到惩罚。我们在衡量26万会员曝光后会出现的损失时,应当考虑被迫拍摄视频的女性遭受了什么。

比利时展览《What were you wearing?》陈列了18套女性被性侵时穿的服装,T恤、牛仔裤、工作服、童装小裙子、甚至警服。用一个个例子告诉我们性侵、性骚扰,从来与女性当时穿着什么无关。可是一旦发生性情、性骚扰,女性总是会受到质疑,同时也为进行性骚扰、性侵的人吸引了更多的目光。可事实上,明明更该受到谴责的是那些男性才对啊!

他们是哪些人?除了陌生人,有男友、同学、邻居、上司、男老师,甚至哥哥……26万会员里,可能就有你的枕边人,或者亲人,或者偶像,或者刚谈的男朋友……这些事实让人不寒而栗。我们能做的不多,但有些却是我们可以避免的:

因为家中房间不够,于是上高中的姐姐放假回家便跟八岁的弟弟一起睡。这天,女孩只是在家中午睡,却突然被年幼的弟弟亲吻嘴唇、袭胸、甚至脱裤子。女孩受到惊吓,思考了一天后,第二天的晚上才向母亲提出要分开睡。母亲表示没有房间,女孩忍不住终于说出了原因。但母亲只是沉默,好在最后还是给她找了个隔间安排了一张床。这个事件究其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家中出现过“小电影”,被年幼的弟弟看到后,在自己的姐姐身上开始无知的模仿。

这样的案例可以怪年幼的孩子吗?不能。可它明明是可以避免的!也许有人会说小孩子就算是模仿也做不出什么实际的损伤。这样的说法让人心寒。因为没有实际伤害就不算损伤了吗?对女生心理上的恐慌与惊吓呢?被其他人性侵或者性骚扰至少有憎恨的对象,可是被孩子无知地骚扰呢?——没办法去怪孩子。甚至她们常常还会陷入自我怀疑,随之陷入更多不知名的恐慌:“小电影”还有吗?弟弟到底懂不懂事?如果以后他继续有这方面的行为该怎么办?爸爸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是什么态度(女孩怀疑“小电影”是爸爸的)?……

因为传统思想的影响,我国的性教育发展缓慢。关于“性”,永远是不能被正当提起的隐晦名词。正确的性教育应该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有时甚至可以避免一起灾难发生。可是关于性,我们了解得还是太少了。BUP主“硬糖视频”出过一期“‘第一次’资格考试”的视频,请来了几名性经验为0的男生来参加。考试内容有安全套、润滑剂的正确使用、“知情同意”原则等问题,必须全部正确才能通过。而测试结果表示,许多内容这些男生们并不了解。现实生活中,一些男生只是看过一些“小电影”便开始进行性行为,在“ 女生‘第一次’一定会痛”、“女生‘第一次’一定会流血”等思想影响下,给女性带来了不少伤害。

我们应该正确进行我们的性教育,正确规避一些本可避免的损失。

 

04 幸运的“金智英”

金智英是普遍的、真实的同时也是幸运的。

与现实生活中的女性相比,她有着较好的家境、有着不错的学历;在家有愿意为姐妹俩争取权益的母亲;在学校有各位挺身而出的女同学;在职场有关心后辈的金恩实科长;在家有爱她、关心她的丈夫。即便是最后不堪重负,也可以精神失常皆他人之口为己发声。有人质疑《82年的金智英》夸大事实,哪有一个女性一生会遭遇这么多的不幸。可事实上,在她所遭遇的所有不幸中,挑出任何一个放到一个普通的女性身上也是一场灾难,并且还不能得到“疯了”的解脱。

生活确实不是小说,因此也没有这么多的“救世主”。

82年的金智英》一书在成为现象级作品后,受到了许多争议。根据其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后,在韩国电影评分网站NAVER上,女性观众为这部电影打出的平均分数是9.46,男性则是1.76如此悬殊的差距正如作者赵南柱说的那样,体现了大众对两性发声的不同态度,也反向体现了她要写这部小说的原因。

82年的金智英》就像一记警钟,敲响在了我们的脑海。

使得女性意识到,“男生欺负我是喜欢我”是错误的;意识到自己成为母亲确实牺牲了许多,其中包括“青春、健康、工作,以及同事、朋友等社会人脉,还有我的人生规划、未来梦想等种种”;意识到母亲的身份确实是被捆绑的,不自由的。它也使得男性开始重视女性的生活,意识到了女性的牺牲,了解到了当代普遍女性的现状,也开始对此进行反思,或者与男性生活做出对比。

因此无论这本书是红是黑,都无可否认它在两性之间掀起了一股热浪,激起了两性思想的震动。

金智英何其幸运,有人愿意为她“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