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罗雅静

当前位置: 首页 > 罗雅静 > 正文

罗雅静 /

随风而逝

作者:罗雅静发表时间:2020-05-12浏览次数:

随风而逝——《飘》读后感

随风而逝的也许是一个时代的文明,随风而散的或许是几段刻骨的情事。然而,那些鲜活的人物,却能穿越时空,带着震撼与感动,再次飘向我们。

故事发生在作者的出生地亚特兰大以及附近的种植园。塔拉庄园宁静安逸,郝思嘉大小姐享受美丽容颜带来的仰望和虚荣。面对无数青睐的目光,她却无法触动心上人艾希礼的爱恋。纠结还没有舒展,林肯领导的南北战争就已打响。雄心满满地男青年们纷纷上阵,多少家庭的生活就此改变。郝思嘉没想到自己因为赌气而匆忙嫁人,却年年轻轻沦为寡妇。白瑞德对郝思嘉一见钟情,他控制着自己的感情总是在郝思嘉最需要的关键的时刻出现。南方人的日子因为战争而变得辛苦艰难尸体横街、粮食短缺。曾经美丽的土地失去了生机。为了心中对家的坚守,郝思嘉再次嫁给了她不爱的人,然而战火又一次无情地将她的丈夫吞噬。白瑞德终于不再等待,迎娶了心爱的女人。郝思嘉在经历了磨难之后,终于走出迷雾,明白自己对白瑞德的真心。可时间已晚,仿佛并没有那么多永恒。在爱女邦尼坠马身亡之后,白瑞德放弃了与郝思嘉纠缠的爱,疲惫离开了。郝思嘉带着顿悟的伤悲,回到了属于她的土地……

虽然时代久远,但经典的情节却能让读者在任何时候都能从精心刻画的人物中找到情感共鸣为之触动

“当我们最终遇到那个人的时候,我们知道了如何感恩。”

梅兰是艾希礼的表妹,是全书中最温柔善良的女子。动乱时刻,她无私奉献,对为国参战的将士慷慨的捐出自己的结婚戒指顶着弱小的身躯成为了伟大的医护人员,默默忍受着鲜血与腐臭带来的不适。她对希礼爱的深情无悔、对痴迷于艾希礼的郝思嘉宽容友善、对名声匪夷的白瑞德信任尊重媚兰最终去世她的身上自始至终充满着的爱的光辉让这场硝烟弥漫的战争中的人们感受着一点温暖的抚慰。

“战场如香槟,能使英雄陶醉,也能麻痹懦夫。”

艾希礼一个风度翩翩的南方绅士战争来临时,他留恋从前的田园牧歌生活,却为了保持贵族的绅士风度参加战争。面对郝思嘉的多次表白他虽无法抗拒郝思嘉的热情,但从不接受,一定层面上说,他是郝思嘉悲剧的缔造者,为了他,郝思嘉赌气嫁给了梅兰的哥哥查理,也让她最终失去了真爱白瑞德。战争失败后,艾希礼意志消沉逃避现实。

“我爱你,思嘉,因为我们太相像了,我们俩都是叛逆者,亲爱的,是自私的卑鄙小人。只要我们安然无恙,舒服自在,那么就算整个世界毁灭了,我们也一点都不在乎。”

白瑞德是一位有勇有谋的商人。他成熟机警游走于各个阶层,与战争双方保持商业往来,让自己的利益得到了最大化。他为南方战争捐款,他给北方军官输钱,在社会上与不同阶层的人交往的如鱼得水。白瑞德对郝思嘉是一见钟情的,他对郝思嘉的爱可谓是男人对女人情感的极致体现。他不失时机的保护着她,当他们真正在一起以后,像孩子一样宠溺她、像珍宝一样呵护她。白瑞德付出了自己全部的真心,但是郝思嘉始终对卫希礼藕断丝连,也让白瑞德厌倦了这情感游戏。但是他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他对女儿白邦妮视如掌上明珠。在带着爱女离开郝思嘉之后,因白邦妮想念妈妈。他又觉得“有个坏妈妈也比没有妈妈好”又毅然带着白邦妮回到郝思嘉身边但在经历郝思嘉摔倒堕胎和丧女之痛以及梅兰的去世之后,白瑞德心灰意冷,决定离开郝思嘉。即便郝思嘉幡然醒悟,他毕竟还是走了。

“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有人说郝思嘉自私,不知羞耻,有人说她坚强,精明能干。而我愿意将斯佳丽视为一位野性外放的成长女性。她既是奥哈拉家族的大家闺秀,受过母亲和淑女教育,又不愿受传统束缚,有着一颗自立自强永不屈服的内心;她既会用一双美丽的绿眼睛让男人神魂颠倒,也可以打理木材厂令男人自愧不如;她可以在舞会上跳出最迷人的舞姿,也可以在庄园土地上辛勤劳作。从十六岁天真任性误入爱河的斯佳丽小姐到二十八岁历经三次婚姻明白所爱却失去所爱的巴特勒夫人,十二年的时光,郝思嘉一直在成长。在成长过程中,她的野性不曾消退,她的淑女气质愈发张扬。

为了报复艾希礼,她嫁给了媚兰的哥哥查理,查理在战争中去世后,她成了烈士遗孀。郝思嘉深爱着艾希礼,在战争爆发的时候,她遵守对艾希礼的诺言,在战火纷飞中保护着媚兰母子的平安。当战争以南方失败而告终后,带着媚兰和孩子回到12橡树园的郝思嘉,寻求父母的庇护。不想庄园早已遭到战争的践踏,满目疮痍,母亲染上瘟疫去世、父亲因为战争的蹂躏,也患了疯癫。此刻的郝思嘉没有了粮食、没有了依靠,但她没有沉沦,亦没有推卸。

为了一家人的生计,郝思嘉肩负起塔拉庄园的重任,下地干活,操持家业,娇嫩的双手上附上了硬邦邦的茧,书中的一幕幕浮现眼前,我仿佛看到郝思嘉一个人来到田野,从地里拔下带泥的萝卜,用手撸了几下,大口的吃了起来,没有了贵族小姐的优雅,她默想着父亲曾经对她说的那句话:“土地是世界上唯一值得你为它奉献的东西,把土地当成母亲一样侍奉,也只有土地不会背叛你。”为了塔拉庄园的未来,郝思嘉求助瑞特失败后不惜勾引二妹苏埃伦的丈夫弗兰克;当意识到第二任丈夫弗兰克无经商头脑,即便身怀六甲,对木材厂的工作斯佳丽也亲力亲为;当深爱着的瑞特离开她后,郝思嘉重新振作:“她一定能重新得到瑞德”“不管怎么说,明天就是新的一天了”。好似所有事情在郝思嘉的眼里,都充满了希望。能否找回真爱尚是未知,但最重要的是,她终于找回了自己。

爱恨与生死是人类永恒的主题,这两大主线在小说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战争有多残酷、离别有多无奈;爱情是美好,错过是伤感。梅兰的善良、艾希礼的懦弱、白瑞德的深情、郝思嘉的盲目……爱与被爱本可以很单纯,但在几个主人公的故事中却像蔓藤缠绕,曲折回环。一个人是否明确自己的情归何处?一个人是否了解爱人的温情问候?正像书中所描绘的:“郝思嘉对她所爱过的两个男人哪一个都不了解,因此到头来两个都失掉了。现在她才恍惚认识到,倘若她当初了解艾希礼,她是绝对不会爱他的;而若是她了解白瑞德,她就无论如何不会失掉他了。”也许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爱情,充满遗憾。往事随风吹散,日子久了,是否还会在心间掀起波澜?铭记或是淡忘?

人终究是有伟大之处的。战争年代的人们,饱经沧桑,他们为了国家的安危,宁愿牺牲小的幸福。他们失掉了家园、失去了亲人,战争中他们却浴火重生,砍去了名利和傲气,揭露了丑陋与龌龊,留下了坚毅、责任与勇气。他们没有做历史的弃儿,以强大的精神动力重建家园。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应该庆幸这份安稳。感恩社会的和谐、国家的统一、人性的苏醒。当生存不再是一种奢侈、温饱不再是一种企盼。纵使依然会压力重重,依然会烦恼苦闷。也一定要满怀希望、坚定信仰正如郝思嘉那样乐观真诚、永不言败,始终相信:过去已成为过去,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明天会是什么模样?现在不必担忧。尽力好好活着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