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罗雅静

当前位置: 首页 > 罗雅静 > 正文

罗雅静 /

《李尔王》悲剧新探

作者:罗雅静发表时间:2020-03-09浏览次数:

《李尔王》悲剧新探

李尔悲剧的根源,有人从权力的角度分析,高纳里尔和里根对权力的极度渴望,充分反映了英国伊丽莎白时代下的社会矛盾,谋权篡位的斗争、人性善恶;有人从里尔本人的性格角度分析,李尔的一生都在国王的位置,养成了他许多唯我独尊的甚至在某些方面表现得幼稚的性格从而导致悲剧的发生。历来对李尔王悲剧的根源众说纷纭,从各自的出发点来看也各有其合理性。然而,当我们处在当代社会,再次拾起这本不朽的悲剧作品,《李尔王》的悲剧根源有有许多新的阐释,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启迪。

该剧根据古老的不列颠传说改写而成。剧中有两位糊涂的老人。一位是李尔王,另一位是大臣葛勒斯德伯爵。

李尔王年事已高,决定根据三个女儿对自己的爱将国土分给她们。大女儿高纳里尔和二女儿里根花言巧语哄骗父亲

高纳里尔:父亲,我对您的爱,不是言语所能表达的;我爱您胜过自己的眼睛、整个的空间和广大的自由;超越一切可以估价的贵重稀有的事物;不亚于赋有淑德、健康、美貌和荣誉的生命 ;不曾有一个儿女这样爱过他的父亲,也不曾有一个父亲这样被他的儿女所爱……

里根 :姐姐的话正是我爱您(李尔)的实际情形,可是还不能充分说明我的心理 :我厌恶一切凡是敏锐的知觉所能感受到的快乐,只有爱您才是我无上的幸福。于是,大女儿和二女儿平分了李尔王的国土和权力。

小女儿考狄利娅(Cordelia)实话实说 :“我爱您(父亲)只是按照我的名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李尔王听后颇为不悦,便剥夺了原本准备给考狄利娅的那一份国土。好在法兰西王对考狄利娅一见倾心,喜欢她的诚实:“最美丽的考狄利娅!你因为贫穷,所以是最富有的 ;你因为被遗弃,所以是最可宝贵的 ;你因为遭人轻视,所以最蒙我的怜爱。”

于是考狄利娅被远嫁法国。李尔王在失去国土和权势后,受到大女儿和二女儿的虐待,并被赶出家门,流落野外,在暴风雨中倍受折磨。考狄利娅闻讯后率军回国讨伐姐姐,不幸失败而被害死。李尔王悲愤不已,最后发狂而死。考狄利娅的两个姐姐争夺权力,争夺情人,最后互相残杀,先后死去。

再来说说大臣葛勒斯德伯爵,他有两个儿子,作为私生子的小儿子轻而易举陷害大儿子妄图杀父,戈勒斯德伯爵信了,大儿子外逃沦落成叫花子,装疯卖傻暗中帮助父亲,观众也不禁为之捏了一把冷汗,伯爵到了结局方才识破小儿子的奸计。此中原因,也必然引人深思。

梁实秋先生曾说:“莎士比亚的重要作品,没有一部其主题不是与人生有密切关系的。”诚然《李尔王》悲剧的意义在新的时代下带给我们新的生活以及生命的启示

将自我与身份准确定位与区分。在文明社会下,每个人,除了是他完完整整的自己本身,同时也是社会的一员,有着社会身份。一个人的处事方式与能力,周围人对他的态度,种种都和社会身份有关。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身份高贵的人在做好社会人的同时,几乎完完全全忘记他还是自我本身,那个有着自我独特气质,集喜怒哀乐与一身的人,那个自我是纯粹的,和世俗远离。李尔这一角色,是国王身份没错,可是他没有意识到,当他想要卸下国王发身份的那一刻,与之俱来的荣誉与权力也会褪色,所有听从他命令的臣子们有理由不再听从他的命令,儿女们与他的关于,也从对国王的过于惟命是从到仅是父女关系。因此国王将自己的财产瓜分两位女儿之后,女儿们对父亲的所作所作可想而知和之前有着很大的反差,但这当中,很大原因也是因为仅仅把李尔王当成了李尔,看成了他们的父亲。李尔王在荒原中的一段呼喊,被认为是人文主义者的经典发声:

衣不蔽体的不幸的人们,无论你们在什么地方,都得忍受着这样无情的暴风雨的袭击,你们的头上没有片瓦遮身,你们的腹中饥肠雷动,你们的衣服千疮百孔,怎么抵挡得了这样的气候呢?啊!我一向太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了。安享荣华的人们啊,睁开你们的眼睛来,到外面来体会一下穷人所忍受的苦,分一些你们享用不了的福泽给他们,让上天知道你们不是全无心肝的人吧

荒野的暴风雨象征着李尔的内心风暴,促使他清醒地认识了外部世界。通过自己苦难的遭遇,李尔也清楚地认识了自我,国王不是他的本我身份,现在的他已然不是国王,他开始回归人性,回归自我。自身的苦难使他开始体悟到全体人民的苦难,开始想到那些“衣不蔽体的不幸的人们”。“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此时的李尔似乎与杜甫的情怀有些接近。这段台词洋溢着浓郁的仁爱思想,这也是人文主义者的主导思想之一。凡此种种,便可以看作是对当时人文主义式的解读了。而如今我们捧书收获的,更是一份警告语劝诫,身居高位,则更应该清醒地认识自我,认识自己的社会地位,清楚区分和协调好二者的关系。

真诚的心胜过谄媚的言语。真诚与谄媚总是相伴而生也相对立而存在。因此,李尔王的错误不仅在于他对于自己付出的爱要求丰厚的甚至是不切实际的回报,也在于他过于依赖自身话语体系和他人言语的真挚性。高纳里尔和里根虽不具有超凡的智慧但懂得逢迎,二人的言语贴合李尔王作为父亲和君主而构建起的一套作为权威的话语体系,因而得以瓜分李尔王的权力;而考狄利娅则认识到了言语在表达个人情感时的苍白无力,无意识地置李尔王的权力话语体系于不顾,挑战了父权和王权,被暴躁的李尔王所放逐。在第一场,通过对考狄利娅姐姐们的侧面评论,考狄利娅对姐姐们的阿谀奉承的做法进行了对答:“考狄利娅该说什么呢?默默地爱着吧。⋯⋯我确信我的爱比我的语言更富有。”在考狄利娅看来,真实在于感情而不是言词。在这里,考狄利娅的言词就是她的语言,并胜于语言。在浮夸的语言面前,沉默是一种更加有力的语言。悲剧同样在格勒斯的伯爵家发生着,艾德蒙的花言巧语,对父亲表面上的事事恭维让他成功获得了父亲的信任与爱怜,埃德加只得在被动的陷害当中离家出走,而在格勒斯德伯爵遭遇酷刑、追杀之时埃德加却一直以叫花子好心的陌生人的身份陪伴在父亲身边开导他不要轻易放弃生命保护父亲的安全。艾德蒙花言巧语实则内心肮脏狼狈由于埃德加无声的行动形成鲜明的对比。

喜欢听谄媚和奉承的话是人的天性,而辨别他人话语的真伪也是现代社会成员越来越意识到的重要问题,在权威话语体系标准内发声逐渐成为现代社会人们心照不宣的事实,以语言作为工具获得某些权力也成为人类实践,人们常感到言不由衷或词不达意,心灵和语言的割裂感也日益强烈……语言的丰饶与贫瘠的矛盾困境成为现代社会人们不得不面临和思考的矛盾困境。作为西方现代哲学的开创者,尼采提出的“权力意志”揭示了人类语言在面对复杂感情和心理时的无力感,李尔王、高纳里尔和里根是尼采“权力意志”的先驱,而考狄利娅则过早地认识到了言语的不可靠性。此外,这部戏剧也揭示了不同人物的不同语言哲学给命运带来的重大影响和改变。而当代社会,人们也同样应该思考语言哲学给生活带来的巨大影响,以及突破语言特征带来的既定后果的可能性,使莎士比亚戏剧给予人生更多的指导,不断探索内在自我的成长,在现代社会语言的丰饶与贫瘠的矛盾困境中寻求恰当的平衡方式。

边缘情景下的悲剧与感悟。文学作品中也有很多人物,无一不是在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才会去感受灵魂深处真正的诉求,去探索生命更为深远的意义,其实这就是存在主义所阐述的“边缘情境”。在李尔受苦受难的历程中,其实他正处在自己人生的“边缘情境”状态下,随着剧情的发展,尤其是在三幕四场,李尔在痛苦中表达心声的时候,剧情中还重复地响起三次婴儿的啼哭声,这正是莎士比亚用来暗示李尔的新生,尽管这个新的生命在严酷的现实面前是那么脆弱。正是在这受苦受难的历程中,也就是李尔处在自己人生的“边缘情境”状态下,他从反面突变到了正面,其精神上下颠倒过来,是非端正过来,深刻揭示了具有社会内容的现实真相。“边缘情境”的一大特征就是死亡意向的设计,作为莎士比亚经典悲剧中的著名悲剧人物李尔同样被设计到了死亡的情境中,一般来说,只有当人直面死亡时,才会瞬间醒悟,重新审视世界,重新审视自我,使自己的内心重新变得明亮,从此开始通过内心的感触,或者是所谓心灵的眼睛来看待这一世界,直到最终人性的复苏。从人性上分析,李尔的变化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过程。剧终,身处“边缘情境”下的李尔懂得了真正的爱是什么,这是一种真正的觉悟,表明了他灵魂深处的忏悔。他懂得了去敬爱女儿那高尚的品德,像高尚者敬重另一个高尚者一样,所以考狄利亚对父亲的援救其实是一种灵魂上的拯救,尽管剧作的结局让人嗟叹,但是身处“边缘情境”的李尔正是由于女儿的爱,被从地狱接到天堂,这是人世间最美妙和圆满的幸福。人性因此得到证明,人类社会通过爱得到拯救。读者感受到这个老人身上所表现出的在现实中被压制的痛苦,在绝望孤独中人性的复苏。他在边缘情境中存在的价值,恰恰体现了作者寄托其中的对生命真正意义的永恒追求。这种生存的状态也能深深调动读者心中流淌的悲悯潜流,给读者以无限的启迪与感悟。

作为莎士比亚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作,《李尔王》在自我与社会身份,真诚的爱与虚伪的爱、语言的无力与行动的踏实、人性与大自然的善恶等问题上作了深刻的探索。这些问题,是人类永恒思索的话题,这也正是历经了四个世纪,悲剧《李尔王》仍然显示出强大艺术生命力的本质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