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刘沛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沛 > 正文

刘沛 /

童年的尾巴

作者:刘沛发表时间:2020-04-13浏览次数:

童年的尾巴

 

儿时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呢?

记得小时候,老一辈的人经常逗我们,要小心一点,生日那天是会长尾巴的,藏好了啊。七八岁的年纪自然是相信了。晚上躲在被窝里还会伸手去摸摸尾椎骨那里,着实有点担心。长尾巴,不过是童年的戏语罢了,现如今记得的也不过是儿时的单纯稚嫩。

总有一些事情,像是尾巴一样,一直跟在我们身后,一直存在心里。

但,可能是欢声笑语,也可能是挥之不去的噩梦。

前几天热搜榜上出现了这样一条标题“原生家庭的影响有多大”,令我感触颇深的一条评论写道:“不过是让自己不要成为妈妈一样的女人,不嫁给爸爸一样的男人,不让自己的孩子像从前的自己”。鼻头一酸,然后深切的悲哀从心底开始蔓延。这个家庭是多令人失望,才会被几乎全盘否定?

当子女没有没有组成新的家庭的情况下,与父母组成的家庭被称为原生家庭。是从出生到长大成人的地方。它不单单只指一个家庭,更像是一个人格养成的摇篮。小孩子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以父母为参照物。说话,表情,动作乃至行为处事的习惯、生活作风等等。明处,是在模仿。暗处,同样在潜移默化。倘若一个家庭里的父母经常争吵,甚至大打出手,他们展现在孩子面前的是尖锐、愤怒、凶狠。长时间下来,小孩子的情绪也会被影响。相关研究表明,这些影响可能会伴随一生。举个很鲜明的例子,犯罪心理学在剖析罪犯的心理时,往往会从他的成长期经历入手。比如那些恶性强奸甚至虐杀女性的罪犯,在过去或多或少地对女性都有阴影。童年被女性虐待、被拒绝而产生的自卑甚至仇视……当然,我们无法从一些心理不同于常人的罪犯身上找相似感,但这些事实,都证明了一点,原生家庭的影响可能会伴随一生。这些影响是在岁月中逐渐消解,还是成为心底不可触碰的伤疤,还是恶化加深?我们不得而知。

后来,有人在那条评论下面回复:“悲哀的是,发现自己越来越同他们相似。”命运一样的轮回不断拉扯,越不想成为的人,最后成为了自己。

看到此,已经是深深的沉默。我无法反驳,因为从自身,就在印证着这句话。母亲用了一生的努力从农村挣扎进城市,从流于大潮的打工女变成教师,她用她的前半生告诉我,你一定要优秀。母亲一度觉得她过去几十年最大的败笔便是这段婚姻,从而被水蛭一般的亲戚生生拖累,难以前行。然后,便是不断爆发的争吵。她用她的婚姻告诉我,女性,一定要独立,对婚姻一定要慎之又慎。道理是没错的,确实如此。但那些被打碎的碗,冷战的日日夜夜,以及造成我在高三时的崩溃的原因,像是一根通红的烙铁,笔直地插在心口,永远无法痊愈。我确实成为了一个独立冷静的女性,但我的独立,是不敢轻易相信他人;我的冷静,是不敢轻易交付一段感情。不敢面对,用不需要当做逃避的借口。

原生家庭啊,就像是在给纯白画板上色前的调色。有的人是亮丽活泼的糖果色;有些人是青春和缓的浅色;有些人是沉浓厚重的暗色。诚然,没有谁的家庭一定是完美的,就像是色块里面总有些暗色。不同的是,有些人的暗只是在一个角落,有些人的暗则是被完全掩盖,但有些却是无尽的蔓延,逐渐吞噬。

那些无法在鲜明色彩里肆意挥洒的孩子,将用十倍甚至百倍的时间来弥补、疗伤。或许仅仅是因为那些在父母眼中只是一时泄愤的行为或话语。

原生家庭,实在是重要。我们无法穿越时空去拯救过去的自己,却能着目于当下。不断地提醒自己,至少不让悲哀继续在下一代传递。“春蕾计划”的诞生,初衷是为了帮助失学贫困的女童,那些在边远山区,在偏见中长大的孩子,给予她们一个改变人生的机会。一个有力的拥抱是温暖,一次带着期盼的帮助是奋斗的动力。我们即使受伤,也定要坚定前行。

从思想到行为上的转变,注定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不断地否定自我,然后重塑。原生家庭的问题对于外界来说几乎是无解,因为不会有人跑到别人家里指责父母当着孩子面吵架是错的。唯一的办法,便也只有寄希望于改变父母,或者说,改变即将成为下一代父母的我们。

如今,已经能在众热点厮杀的热搜榜上看见有关的话题讨论,这是一个好的现象。因为有更多的人开始重视,开始改变。逐渐有相关的新闻和警示开始出现在人们眼前。从之前的忽视转变成重视。原生的色彩无法改变,那就努力着,涂抹出最夺目的画。

每个人的身后都有着一根尾巴。或是系着蝴蝶结,或是伤痕累累。

童年的生日过后,不再有人跟我们逗趣:“要藏好尾巴啊。”因为童年过后,一层又一层的外壳包裹,尾巴早就不会被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