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贺丹

当前位置: 首页 > 贺丹 > 正文

贺丹 /

希比奥尔

作者:贺丹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一个孤独的灵魂与另一个孤独的灵魂相遇了,你就是我的希比奥尔.

《朝花夕誓》刚上映那会,兴冲冲地拉着朋友去了电影院,影片至最后,有泪湿眼眶,但没有哳呖哗啦,可心却是紧紧纠着的。明明邂适了,却会变成孤身一个人吗?那些离别的人们,也会在希比奥尔中陪你哭泣。

     故事从那个像室外桃源的伊奥鲁夫城开始,伊奥鲁夫的人民在数百年的漫长生命中,织就着每一个日夜,以靠织布卫生的他们被称之为离别一族。外界的人为了得到他们长寿的血统,而向伊奥鲁夫城发起了战争,族人玛奇亚却在各种意外之下,遇到了一个外界小婴儿,于是玛奇亚便开始了学习如何成为母亲的道路,并给他取名克瑞尔。

      影片里有很多离别之情,可最为触动我的是同为母亲的玛奇亚和蕾利亚与自己孩子的道别。

      瑞尔离开玛奇亚的那个晚上,作为母亲的玛奇亚没有挽留,她尊重克瑞尔的选择,克瑞尔在最后埋头跑出了房门,玛奇亚终于在那一刻抱着克瑞尔织送给她的希比奥尔痛哭出声来:明明说好要保护我的。玛奇亚要的保护可能也仅是克瑞尔能好好地一直留在她的身边吧。

蕾利亚与格雷格尔分别之际,也可能是格雷格尔记忆里第一次见到母亲,她的国家被灭亡,父亲厌恶她的身份,一个人逃离,而被囚禁母亲却在最后跟她说,永远不会把她织进西比奥尔,而西比奥尔,是属于一个伊奥鲁夫人的记忆。

   这是最触动我的两幕,虽然影片最后人开放式结尾,蕾莉娅与玛奇亚一起离开了,克瑞尔经历了结婚生子,最后老死而玛奇亚继续着她人生中的离别。

   一定是会历经那么多的大大小小的离别吗?

   一段突然的对话 ,像是对你下了通碟,毫无预兆的。 绿叶上的露水,“啪哧”,连通着你那颗慌乱的心脏,瞬间漏掉了一拍,你微笑着放手,却在转身的后一秒抱头痛哭,泪腺泄闸,你用手捂住了脸,好像能止住泪,可是,痛点的位置不在那里,在哪呢?大脑开始混沌迷离,右手缓缓地放下,又“倏”地捂住了胸口,周围的空气变得稀薄起来,时间也停止了流动,可墙上的钟还在“滴.....嗒.....”一圈一圈也不停地旋转,空调机箱的散热声也在“呼哧”地响着,对了,还有屋落雨滴掉落,你上面楼层的人似乎在走动,椅子也在跟着挪动,你虚无发空地发着呆,门外面的走廊上还有过路来回的女声的交谈……

    什么所谓的时间停止,那不过是你心脏漏掉的那一拍创造的悲伤世界...你顿住了笔, 止住了墨,望着文字虚空地回播,呀原来,就在刚在,一个一个小时二十八分四秒的时候,那个和你说了离别的人早已关上了门,而你在听到了离别的通碟之后,也最放只是沉默着没有作答,没有问为什么,更没有挽留,仅仅只是无奈地笑了,而那些亦真亦假的场景,不过是疼痛的地方,进发出来的叫喊,代替了那个写着文字和看着文字的你。结束了,说的就是你呀.....

而被离别之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算不算是被抛弃之人呢?无论每么委婉和多么真实的以后的假设,都不过是一纸虚无的空头支票,你无法得知可以在何时何地得到兑现,何时何地能够再次重逢....可是互相生命力留下来痕迹却会成为彼此的西比奥尔而永远留存。

    那个地方一定会有风,扬起你的头发,抚动你的裙角,随着田野里漫天飞舞的蒲公英,飞向不知名的远方,那时你会对我说: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