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杨从毓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从毓 > 正文

杨从毓 /

活在世界与作品里的那些人

作者:杨丛毓发表时间:2020-07-19浏览次数:

认识他时,我总觉得自己还飘在云上,他已经把脚扎在泥泞的土地里了。

他不喜欢听我讲文学、美学,而在人情世故中坚持着自己从黑土深层渗出的准则与认知,坦率地承认着自己读书的功利性,“如果不带着功利性,我会觉得读完一无所获”。

生活在文学院,我的生活中充斥着两种极致的世界观,一种是家世富足背景良好,一心扑在典籍名卷中,敏感地关注着社会大小事,从中生发观点,激扬文字、指点江山,从不惧开罪权贵,挑战权威,一派书生意气,烨然神人也,我敬仰;再另一种便是以他为代表,追溯回故土操着纯正方音的、在岁月奔走中逐渐佝偻下来的那些人,他们更加关注个人命运在时代浪潮中何去何从,守着实用主义的信条同样执著而强烈地要求着自己,荧荧努力照亮前方的路,我佩服。

而我,恰好是游走在两派中,最为浮躁的那拨人。

我不得不承受着将自己的价值观一片片剥离、震碎,将皮肉淬炼成我佩服的样子,推搡着灵魂奋力走上我敬仰的样子。

读完《浮躁》,大呼一声痛快,这不就是每个动荡时代中的儿女本色嘛!男儿智勇又讲义气,女儿水般的一腔柔情却是外柔内刚。这故事太像我一路长大所目睹的父母的摸爬滚打,审时度势,生怕错过每一个能让自己安身立命甚至逆天改命的机会,而最终拼尽全力活成了最普通的样子。

而文学作品的妙处便在这了,你能从现实中捕捉到它的影子,可它却替你经历了那些你无力也没机会经受的一波三折,同时也具有你热望而不可得的能力与机遇。一个乡里生的金狗,仅仅凭着初中文化和参军的经历,得到了州城日报唯一的记者名额(另一个已被书记内定),而一篇报道被报社压下便一举发到《人民日报》上,激出一纸红头文件,只凭一己之力使两姓官员挨批评,受处分,降职位,丢乌纱......好不威风痛快,以至于往后州城里、仙游川上出了什么事,我总是第一时间想着有金狗在,俨然把他当成了孙悟空一类的英雄角色。可是金狗却也时时打破我的信仰,在小水处造拒后鬼迷心窍与英英在一起、到了州城又出轨石华、因为稿件写不出来而苦闷、与好友喝醉后软在地上、被雷大空连累进了监狱生死未卜......我甚至开始迷惑人物的统一性,而通读完才发现如此安排才算得上命运,运数与福祉往上飘些,越界与霉事便往下荡些。而最终又捧出中国人喜闻乐见的圆满结局,实在对足了我的胃口与期待。

浮躁的人们从来不由某一个时代来定义,我只是还没想好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