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杨从毓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从毓 > 正文

杨从毓 /

爱是灵魂里渗出的星星

作者:杨从毓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这些天《下一站是幸福》很火,频频刷爆热搜。剧情虽然简单粗暴,整体的氛围感也是偏生活轻喜剧,但其中道理却是人间真实。

恋爱真的可以保密吗?元宋说接受保密三个月,繁星订立恋爱契约,公开场合心照不宣地描摹理想型默默发糖,看似很甜,可是表面的平静下隐藏着汹涌波涛。繁星妈妈说,不对周围亲戚朋友公开?那就是想让你做一个地下情人啊,那就是一种不负责任。

现在的我看来,保密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啊。如果彼此都不能坦诚地接受周围人的眼光,看似周围的反对声音暂时没有了,前面道路一马平川,可是这样假性的顺利只会让这段恋爱在之后遇到一个小水坑都走不过去。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我爱你,所以我愿意与你携手共同去面对未知的种种困难。

他说,我还不想和你室友见面,不太熟悉觉得有点尴尬,其实明明是对于一段未知的感情存疑,给不了你这样一个有意义的肯定回答和仪式性的表示罢了。可是当时的你满眼是他,恨不得帮他找些理由给他开脱,不,你本来就信他。那时种下的刺,你看不到,可是它总会在后来每每回忆起来的时候隐隐刺痛。

孩子的世界里那叫保密,成年人的世界里,那叫偷情。

当然会有快乐和幸福。最忘不了那年烟花后,我坐在空旷的至善楼教室写套题,你坐在我身边盯着我的脸。

“看我干嘛?”

“你好看啊。”

“帮我看套题啦。”

“不想看,套题哪有你好看。”

牵着手从至善楼跑到理学院,再相视一笑,“我觉得今天不适合学习诶”“我也觉得”。

但后来,他也教会我“你可以爱一个人,但仍然选择和他说再见”,他教了我太多,我无以为报。然而那些甜蜜的糖分,当时那么用心用力地留攒着,也不过是作茧自缚。

我不质疑那时那刻他少年心意的诚恳与热烈,我只知道他后来说,他不喜欢看烟花,看够了。可我明明记得橘子洲的烟花那么美,那么绚烂,仿佛是整个城市人们对于节日的欢喜与期盼凝结起来,装进火药里,在天空中炸裂开来。可是那些欢喜也终究是留给欢喜的人来看。

今夜,我们不谈爱情,只谈恋爱。

“创意写作”这门课时,接触到了架空历史小说,那么,保密的操作就是架空恋爱,给所谓的恋爱铺就了一层探究与怀疑。因为想要度过试用期,于是好好表现,战战兢兢,表演着不真实的自己,两个不真实的灵魂相遇,碰撞不出真实的火花。

恋爱不是两个相互不了解的人一起去做这做那,而是两颗心逐渐接近的过程。这和我们打那道辩题“人类和人工智能恋爱算不算爱情”中“爱情”的定义殊途同归:爱情,就是深层次内心的认同和表层次生活的相融。

跨越了深层直奔表层的人恰恰忽略了恋爱最重要的元素——内心的认同。爱,源自于这里,有了爱,生活中的小毛病好像也可爱了起来,至少它可以催生包容,我们心甘情愿。有一次我问父亲,为什么老人那么大岁数还想找个老伴啊,怎么会有人愿意给认识没几年的人端屎端尿呢?父亲说,因为他认同她。又是认同!我承认它意蕴太过丰厚,我没能参透,更无法解释。

友人说,我觉得你看上去就是虽然不张扬但是也很有底气,有股韧劲儿那种感觉,能为了自己的目标默默努力。

又回想起那段卑微得在尘埃里开出花来的岁月,觉得折损了太多的自我。迎合、犹疑、动摇,我从未想过人与人的关系能够有如此大的力量,撼动一颗在别人看来有底气有韧劲的心。

希望以后的我,依旧能是勇敢的、倔强的、希望的,在心里认可自己,对自己热爱的事情能够不遗余力地坚持,拥有无限生机。对于爱情,自先沉稳,然后爱人。只有先认同了自我,才有资格谈认同他人。而一旦开始,便再不掩藏,有勇气面对他人目光的前提是已经走过了双方的漫漫内心。

我爱你,不仅是因为你的样子,更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