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媛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媛 > 正文

王媛 /

双生花

作者:王媛发表时间:2020-04-29浏览次数:

大多数时候,读一本书,我最先记住了那些让我印象深刻的故事,令人感动的人物,还有那些第一眼便惊艳到的句子。却总是容易忽视把这一切呈现给我的作者。

柴静,央视《新闻调查》出镜记者,同时也是第一个“零距离”报道“非典”的记者。被评为“2003年中国记者风云人物”。

2015年,我第一次在百度的人物介绍里看到这样一行文字。

彼时,我刚上高一,语文老师在课堂上给我们播放起一段央视舞台上的演讲,看她站在铺着蓝地毯的舞台上,追光灯从她的头顶投下柔和的白光。整个过程,除了她手中的激光笔和背后巨大的投影屏外,四周都被黑暗充斥着,当时还曾幼稚地想过她虽是万众瞩目,背后也必定藏着巨大的孤独与悲伤。读了她的《看见》和《用我一辈子去忘记》 之后才真切地了解到,一个人可以有端庄温婉的外表,也能有一颗敏感却百毒不侵的心脏。她,其实并不单薄。

作为一名母亲,她尚未出世的孩子患有肿瘤,一出生就要接受手术。在照顾女儿的过程中,她发现国内对日益严重的雾霾问题没有足够的重视。于是不惜耗费好几年的时间奔波于世界各地搜集资料,自费制作纪录片《穹顶之下》。该片一出,在新闻界甚至界外引起不小轰动,各种环保话题也逐步引发人们认真思考“中国乃至人类的现代化到底是以怎样的代价”换取这个问题。我还清晰地记得听她演讲时的感受,话语从她左脸颊的话筒中传出,不锋利但句句都有股直击人心的力量。

作为一名记者,声名鹊起的同时必有流言蜚语,她也不例外。很多人并不喜欢那样一个柴静,他们讨厌双城中的她为痛失朋友的孩子一次一次地抹掉眼泪,恶心她将那些我们熟知却并未感受到的底层人民的悲惨生活剪进镜头,甚至创造出“表演性主持”来讽刺她,一个好的记者是不会在自己的报道中带入太多主观情感的。最后以“她是个会讲故事的人,却并非一个好记者”一锤定音。

可认真想来,谁又能规定记者该是个什么样子呢?记者,记者,用笔触记录真实的使者。那些真实所带来的情感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真实?为什么一定以职业要挟抹杀掉一个人对人间的真实感受呢?若是没有亲身经历,再完美的表演也打动不了一颗柔软的心,最华丽的语言也掩盖不了本质上的虚伪。她在非典的隔离病房里冒死采访、在黑势力底下搜罗证据、在汶川地震的余震中寻访灾情,甚至不知道哪天隔壁的枪炮会穿透那堵白墙,刺穿她的心脏…… 很多人未必能做到这样。

有人说:干记者这一行的,只有在上厕所的时候才会想起自己还是个女的。很多时候,他们也随时冲在灾难疫情的最前线,面对人间苦痛,她并不比我们勇敢,也不比我们坚强。在多天风海雨的南方秋季里,她会“突然念起自己的家乡”,也会“害怕午夜飘动的帘幕后是否会冒出一只森然的手”。她愿在“这如同流沙幻影的世界上,夜深如海时,为了那些悲欢翻卷的心,守着这一点点恒定不变的东西。”

她多的那一根敏感神经,让她愿意贴近这个世界的大地。去记录那些边缘化人群最真实的生活,以自己微小的力量唤起疾走在车水马龙之间空白的灵魂。

人在眼前一片漆黑,无法摸清前进的方向时,往往会感到害怕,脚下的每一步也会变得小心迟疑。但我仍记得舞台上的她,目光如炬,每一步自信且坚定,我想支撑着她的不是别的,正是她那为真实而发声的使命感,是她心中无比坚定的信仰。

“凭借狂热的祁祷与纯洁的献身精神能得到依托。这样在人世中,我不必毫无依恃。在最哀恸时可以匍匐于神足下,可以将我与最爱的人们的幸福托付给宗教,我们将得到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