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媛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媛 > 正文

王媛 /

风的来历

作者:王媛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一声冰裂,西伯利亚冰冻的雪原上孕育出一股新风。新生事物总对周围的一切有着好奇心,毕竟,这广阔的世界有太多他亦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这风卷过雪地、越过山丘、穿过岩洞,他同大地亲切地拥抱,也吻过每一朵含羞的花朵,他处处留情,却从不为谁停留。一路向西,活得好不快活!

直到有一天,他在阿尔卑斯山山腰处逗留时,遇见了他自出生起第一次惧怕的东西。那东西一落下来,便打得他生疼。似寒冷的冰刀凌厉着他的骨骼,切割着他的肌肉。他不再春风满面,而是落荒而逃,在这世界四处游离,在森林里、人群中痛苦地哀嚎。
   他对那东西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躲过一阵是一阵。那天,他逃到一片雪白的大地上。天已经黑了,只有地上的冰雪还反射着从窗户透出来晕黄的光。一个黑暗的墙角里“擦”出一团清晰明亮的火苗,突突地闪烁着。
   风的视野瞬间明亮,沉重而疲乏的身体好像又要灌满新的血液似的。

是了是了!那就是能拯救我的!风在心里呐喊着,发疯般朝它冲过去,誓要挣脱这沉重的束缚。奇怪的是,他一靠近,那火苗就剧烈地抖动起来,他越接近,它躲得就越远,还时不时变成更小的形状把自己遮起来,几乎要离他而去,让他失明。
   好呀!你这蠢物是在怕我,是瞧不起我,不肯拯救我这沉重的灵魂,哪怕是一点慰藉,也不肯给我!难道你也要让我向这喜怒无常的雨臣服吗?

不!不!我偏不!我就是要去冲,要去闯,要让你知道我骨子里是同你一样的轻盈、跳跃和温暖。
   风鼓起自己的脸蛋和肚子,最后一次朝那团火焰冲去,他带着从虎口里夺取黄金的必胜决心,好像就算要以自己的身体祭奠这燃烧的火焰也心甘情愿……
   “呼~呼~”。

暗蓝色的天空下,除了风沉重的喘息外,原来跳跃的火苗已经没有了踪影,借着雪地反射的银白色的光,一缕悠柔的青烟在空中升腾出奇怪的模样。

   是因为进入了天堂所以没有痛苦了吗?漆黑漆黑,又是这冰冷的黑;可恶可恶,又是这般离我而去了。你们这些俗物,果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倒也同那些牛鬼蛇神同流合污了,见我落了难,就和他们联起手来。不管是喽啰跟班都来欺辱我来了。好呀!你们既这样对我,我更要让你们瞧瞧我的厉害!
   这风愈发不管不顾起来,横冲直撞。他扬落一树早已枯垂的叶子,要知道他以前可不这样,路过一朵含苞欲放的花,只轻轻柔柔将它唤醒。他吹绿柳树,也送枯叶旅行,和流水嬉戏,也携候鸟飞翔。世间万物与之共舞,万物生灵见了他就止不住的欣喜。
   如今,他们都不愿得罪那雨,想离他远远的。可这可恨的雨打得他愈疼,他愈不服气,愤怒的血液充斥着他的脑袋,想要尽情地发泄罢!
   欧!一滴两滴三滴,是他那可恶的死对头?可这滚烫的触感,好像驱赶了它的寒意,治愈了它的伤疤。他狂躁的心受到了安抚,紧绷的身躯逐渐变得温柔……
   丹麦有个小女孩,她讨厌这风。冬夜里不仅戏谑着在她脖颈里作怪,还帮着黑雨打湿她的火柴。可她真拿它没办法,这风穿着隐身衣。看不见、摸不着、抓不住、打不到,坏极了!
   天寒地冻的,她可真想妈妈。最后一根火柴也灭了,这漆黑的夜里,她要去哪儿找到回家的路呢?小女孩蜷缩着贴在墙角缝里,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抽泣着睡着了,梦里,她和妈妈围在一个偌大的火炉旁,暖和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