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喻浩

当前位置: 首页 > 喻浩 > 正文

喻浩 /

笼中鸟

作者:喻浩发表时间:2020-07-29浏览次数:

不知从何时起,我丢失了方向。

或许是从看见了悬挂在院墙角落里那颗低矮的茶树下笼中的黑鸟开始。它是什么时候被关在这的呢,是几周前?几个月前?又或者是几年前?我不知道,我注意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在笼子里了。我试着靠近它,出乎意料地,它并不惊慌、也并未错乱,它就那样安静地待着,凝固如雕塑。我仔细打量起它的姿态来,我不知道它的名字,只叫它黑鸟,但其实它并不是黑色的,而是更偏于灰褐,后颈上缀有黑白相间的细小斑点,下背至腰部为蓝灰色,其后拖着一条狭长的尾羽。我俯下身子,轻声向它询问:黑鸟啊,你为什么不试着挣脱呢?可黑鸟只是沉默着、缄口不语。

我看见了黑鸟的眼睛。该怎么形容那双眼睛呢?如同行将就木之人般的死气沉沉,如同万念俱灰之人般的麻木痴愚,那黝黑的双瞳间竟见不到一丝光亮。我懂得黑鸟不再挣扎的理由了,那黑鸟分明已经死去了,死在了那狭小的笼子里,带着它对天空的奢望一齐埋葬,将所有的希望绝望一齐泯没。现在在笼子里的,只剩下一副空荡的皮囊,木然地扮演着原本的角色。

我感到些许愧疚,擅自地掀开了堵在它通往自由的出口上的那张薄薄的黑棉布,这是我能为黑鸟做的唯一一件事。黑鸟却驻足在原地一动不动,我默默退后了几步,可黑鸟仍是无动于衷。我突然意识到了这残酷的现实——笼中的鸟儿已然丢失了飞行的方向。一股难言的莫名的悲伤朝我袭来,仿佛我亲手扼杀了一条鲜活的生命。我再也无法做什么,只是默然地转身,当我转过头的那一刻,耳边似乎传来了一阵长长的、长长的、沉闷的叹息:“笼中鸟——笼中鸟——”

入梦的时候,我梦见我成为了那只黑鸟,在云端低低地潜翔,恣意扑打着羽翼,高声地歌唱着自由,仿佛我能飞到任何地方。然而,我忽而撞在一堵巨大的无形的墙壁上,我拼命向上飞、向上飞,希望越过这堵墙壁,却又撞上了另一处墙壁。这时,我终于明白,我一直被困于一个无形的笼子里,而我所拥有的自由不过一场虚妄。于是,我只能围绕墙壁,不停地不停地盘旋,无论怎么飞翔都无法逃离……

我从睡梦中醒来,一时竟分不清自己是黑鸟还是人类。我机械地起身,开始了一天的生活。恍惚中,我的身影不断地与黑鸟重叠,我的思绪越来越乱,似乎我真会长出羽翼,腾空而起,飞向那广袤的天空。但我终是没有飞起来,我被那股来自地下的不可抗力牢牢地束缚在地面之上,我只能机械式地不断重复着每一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无力窥探这广阔的世界,我无力追寻理想的一切,我无力改变这不断重复的每一天——原来真正的笼中鸟是我自己啊。

我突兀的失掉了活着的实感,失掉了存在的意义,我真正变成了黑鸟——笼中的黑鸟,每行一步都觉得内心惶恐,愈觉得世界广阔就愈发空荡。耳畔忽而响起了纷扰嘈杂声,我所追寻的,所期待的,究竟是什么?那些层层叠叠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了振聋发聩的一问:你究竟为何而活?

“笼中鸟!笼中鸟!”我又来到黑鸟面前,它仍是无精打采的栖息在笼子里,无力的耷拉着羽毛。“黑鸟啊,你好。”我像个朋友般地向它问好,或许更像是同病相怜的人之间的慰藉。我再次为它拉开了通往笼子外的缺口,但它仍是无动于衷。我有些黯然。忽然一阵清亮的叫声传来,一群不知名的鸟掠过天空。黑鸟突然苏醒了,像是一尊化石骤然复苏过来,像是回应着叫声,它扯开了嗓子,发出嘹亮的哀鸣。它紧随着用力舒展开翅膀,似是在熟悉许久未飞翔的身体,两支细小的下肢瞬间发力——它飞了起来,逃出了笼子。我依靠在墙垣,目送着它远去。“黑鸟啊,再见。”我像个朋友般地向它道别,或许更像是同病相怜的人之间的祝福。

我为何而活?黑鸟飞起的瞬间似乎给了我答案,那刹那,我从它的眼睛里,看见了光。我为何而活?为活得所愿,为死得其所,为在茫茫天地间找到一处属于自己的归属。我困于笼中,却依然向往笼外的景色,便坚信自己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