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夏博华

当前位置: 首页 > 夏博华 > 正文

夏博华 /

阅文集团霸王合约与作者权益之争

作者:夏博华发表时间:2020-07-05浏览次数:

阅文集团霸王合约与作者权益之争

近期,阅文集团的管理层换血引起了网文界的轩然大波。而后,阅文对创作合同进行了修改,改动后作为作品唯一创作者的作者竟然不拥有自己的版权,一系列的恶意操作让一直以来都被当作生产机器压榨的作者自愿发起抵制资本收割韭菜的“55断更节”。227事件的热度还未褪下,众多网络作家还在振臂高呼着“创作自由”的大旗,转头却连自己的版权著作权都守护不了,创作的这片土地会枯死吗?

既然说到不平等条约,那么就让我们首先来好好研究一下阅文推出的合约条款,合同上这样写道——“乙方无条件将所有版权交给阅文,甲方运营版权无需乙方同意,且不予分配利益”“和第三方发生版权纠纷时,所产生的相关费用由乙方承担”“甲方将乙方作品免费发布,视为对作品的推广手段,而不是侵权,乙方必须认可等等。这不是一份劳动合同,不享有国家劳动法保护,这些乙方义务严重大于权力的条款带来的最坏结果可能是,作者死后50年内的作品版权都属于阅文集团,尽管一切的灵感、题材来源、创作大纲都由作者来完成,但是网文作者并没有维护自己著作权的权利。我们都知道,一个IP的热度在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最多维持不过五、六年,而阅文“死后50”的做法无疑是把作家的权利扔到地上摩擦。同时,免费阅读模式的推出,也可能网文作家原本就薄微的经济收入带来巨大影响,过多其他广告的插入,也极其影响读者的阅读体验。

原创作者失去自己版权的案列简直数不胜数,近日在诉青岛出版社的案件中天下霸唱起诉出版社侵权胜诉,但在另外的版权纠纷终审判决中,原作者天下霸唱被判定侵权。《鬼吹灯》的原创作者因为在自己的新书中标注了《鬼吹灯》,被判侵权《鬼吹灯》版权持有人玄霆公司(即起点中文网运营公司),需对赔偿款中的110万元负连带责任。起点中文网认为,既然已经签订合同,作者就无权自行创作“鬼吹灯”的续集或外传,除非得到起点中文网的授权。就连“天下霸唱”这样级别的作者在面对庞大的资本都显得如此无力渺小,四年的维权路途是如此艰难,最后以赔偿起点90万告终,那其他那些不为人所知、默默无闻的中下层作者呢?他们的权力和梦想就能随便被践踏吗?

说起网络文学,说热闹是真热闹,被戏称为“野蛮生长”的中国网络文学,已经成为人类文学发展史上一道独特的风景,最新数据表明,我国7.31亿网民中,网络文学用户已达3.33亿,占网民总数的45.6%;网络文学说冷清也真冷清,每年国内国外那么多的文学大奖,没有见过谁颁发给网络文学作家。成为网络文学作者的门槛很低,所以网络文学作者不能算数传统意义上的作家,传统作家也看不起网文作者。资本习以为常的压榨网络作者已经有愈演愈烈之势,他们不想知道这个行业有多少人怀揣着“创作不死”的梦想为爱发电,他们不想知道这个行业有多少人颈椎出现严重问题,他们不想知道这个行业有多少人因为吃不上饭,不得不离开自己所爱的地方。

阅文集团在网文圈的龙头老大位置,无异于美国在世界大国中的位置,星巴克在咖啡行业中的位置,中国在高铁领域的位置。然而作为坐拥巨大流量的领头人,阅文集团思索的并不是怎么精进行业,淘汰拉低行业水平的作品,让越来越火爆的网文行业得到良性的发展,相反,它第一个站出来,指着作者的鼻子,甩出一份明显不符合社会主义共同富裕原则、甚至不符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封建主义制度的奴隶制合约。资本冷漠无情且高高在上的姿态表达得很清楚:来了我家,全部都得听我的,不服就滚。

任何行业的发展都有一个从粗糙到优质的进化过程,网络文学也不会例外。不可否认的是,当下的网络文学中存在的大量的无脑小白文,但是我们也可以欣喜地看到网络文学中也有少数优质作品,北大陈晓明教授说过:“网络文学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精品,那也是一个非常庞大而可观的数字,是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的量级。”我们所期待的网络文学应该是如同《网络文学概论中》所写道的:涤除文学的贵族气,培育平民化的文学观和艺术观,应该是网络时代的必然选择,也只有通过分享话语的网络媒体让文学回归民间,走向民众,吸纳千百万平民成为文学网民,我们才可能使这个时代的文学真正拜托“生存还是死亡”这个“哈姆雷特式的追问”的纠缠。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斗争;哪里有剥削,哪里就有反抗。这一次闹得轰轰烈烈的阅文集团事件,正是千千万万网络文学作们选择站起来共同面对的斗争。网络文学的作者也是人,是站立的人,是食五谷杂粮的人,是有尊严的人,一个人的力量或许很渺小,但是一群人的力量绝对很庞大。请给网络文学一点希望,请给身处黑暗的网络文学作者一点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