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夏博华

当前位置: 首页 > 夏博华 > 正文

夏博华 /

新兴网络选秀节目中的高碳艺术

作者:夏博华发表时间:2020-05-10浏览次数:

2004年《超级女声》火爆全国开始,各类娱乐选秀类节目有如雨后春笋,不断窜起。互联网时代的发展,让旧的娱乐选秀模式沉寂的同时,也让娱乐选秀节目迎来了新时代的变革。网络综艺节目是网络文艺的有机组成部分,借助网络传播的自由机制渠道,吸引年轻的新生代网络文化观众。2018年定义为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真人秀节目《偶像练习生》引爆全网,用观众网络投票的方式选取练习生出道,掀起一波网络选秀节目同质化的狂潮,之后《创造营》《创造101》等选秀节目层出不穷,导致一段时间此类市场供大于求,网友们热度减退,《青春有你1》收视率以惨淡结尾告终。而爱奇艺于2020年初最新推出的《青春有你2》,定义为“青春励志偶像节目”,大有席卷之势,凭借各种各样的热门热搜,再次成功把选秀与偶像话题提上了风口浪尖。

百度词条里将“偶像”描述为:偶像是粉丝主体性的代言人,满足观看者的自我想象,同时偶像也是他们欲望中的客体,填补着理想伴侣的缺位。所谓偶像,首先提供的肯定是视觉上的审美需求,给人们提供“美”的心灵体验。根据心理调查显示,两个才能相同而颜值不同的人,人们总是倾向于长得好看的那人才能更高,虽然结果令人心痛,但事实证明这个世界确实对长得好看的人更为宽容。不可否认的是,热衷于给爱豆明星打榜混饭圈的大部分是年轻女性,城市大部分不恋爱不结婚的年轻女性更有爱情方面的精神追求。任何时代,不论是远古的图腾,还是近代的领袖,人们天生对享有大量社会财富或占有极优质基因资源的人会产生幻想。偶像经济,尤其是颜值类新生代偶像的井喷,“颜值至上”时代的来临,结合起现代人们日益增大的生活焦虑和压力,对现实生活中伴侣的存在缺陷与不满,甚至可以关联到“恋与制作人”此类游戏的大火,各种偶像团体中舞蹈动作的性暗示成分,偶像团体的越来越露的服装,带有暗示的妆容,都说明着今天的偶像担任的是一个公共的恋爱替代品的角色。

偶像即使是美的一种幻想实质化的化身,选秀节目也属于一种审美体验过程。近些年来,网络综艺节目经过快速发展,已经成为了一种受众广泛、传播方式迅速、社会影响力极大的一种文艺类型。一档综艺的节目的火爆,立马就会引来群起而效,甚至于是韩国综艺节目的大火,国内嗅觉敏感的制作人也会立马照单全抄。综艺节目的数量得到了保障,但是洋溢着各种虚假宣传、低俗无脑、哗众取宠。马立新教授在《论高碳艺术与低碳艺术》中写道:美的本质在于自由情感。艺术客体较之自然客体更容易激发审美主体强烈的自由情感。根据自由情感的客体激发机制和主体心理效应,将其分为沉浸型自由情感、陶冶型自由情感和感官型自由情感,分别对应着高碳艺术文本、低碳艺术文本和快餐艺术文本。所谓低碳艺术就是在文本构成上以客观真实或主观真实为主要特质,以直观真实、超现实真实为基本辅助,在与审美主体互作中能够激发陶冶型自由情感,从而促进审美主体身心双重健康的艺术文本。所谓高碳艺术就是一类在文本构成上或基于双重互动不确定性机制;或内容虚假,并以种种耸人听闻的外在或内在形式元素为主要艺术特质,满足人类的猎奇心理;或诉诸色情成分,直接诱惑人类性本能欲望,很容易激发受众沉浸型自由情感,从而导致审美主体精神障碍,严重影响其身心健康的艺术文本。

关联起如今正在热播的《青春有你2》,这真的是一档“青春励志节目”?还是应该被划分为高碳艺术的范畴?我想,应该是后者。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娱乐行业独领风骚的韩国,偶像产业已经发展了将近三十年,早已探索出了一套工业化流水线流程。而我们国家的偶像产业,自04年的超女掀起偶像热潮以来,偶像产业发展模式还处于起步阶段,资本追名逐利,短视利益高于一切,甚至还为未能摆脱对韩团的拙劣模仿。高碳自由情感主要发生于互动性的数字艺术,其主要特征有极其强烈的致瘾效应,比如大型网络游戏、影视节目、网络文学作品等。当下的网络综艺选秀节目表面上宣传着“青春励志”,然而事实以《青春有你2》为例,多次登上热搜的话题有“离过婚的蔡卓宜适合女团吗”、“孔雪儿的黑料”、“争议较大的淘宝店主林小宅”、“十二就独自北漂的秦牛正威”等等,一些练习生的个人过往以及女孩子之间的勾心斗角占据热门榜首,这些营养极低、内容对广大网友毫无益处的节目内容,唯一能达到的就是消除现代都市人群繁忙过后的身心俱疲的压力,激发受众沉浸型自由情感。

选秀、出道、造星,一系列流程就是这一类网络综艺选秀节目的套路。全民娱乐造星时代已经来到,从综艺中的那句“由你决定谁将出道”就可以初见端倪,资本营销的嗅觉永远是那么敏锐,企图抓住市场任何足矣盈利的契机。造星产业链的第一步就是偶像的培养,偶像的培养,离不开成熟的商业化运作,商业化运作最大的目的就是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说到底,所谓的明星追求梦想之路,都是背后资本的操纵。互联网时代的发展,让现代年轻人越来越不抗拒虚无化的体验,粉丝明明知道明星也只是摆在人前的赚钱机器,却心甘情愿的让金钱流入资本家的腰包。人们或多或少都是追求“超越性”的,追求“沉浸式体验”与“感官型自由情感”,有人通过不当的途径追求超越,沉溺金钱赌博毒品性欲,目光短浅耽于一时欢乐,结果是自甘堕落,也有人将美好的情感寄托于明星偶像爱豆身上,倾慕之心不可抑制,以此获得精神上的愉悦。太过感性的人就会将自己的精力、购买力体现于此,为自己的幻想实体化形象买单。大数据时代,数据比自己还要懂得自己,精准推送的普及,几乎让人无法拒绝一个标签人设符合你的审美的偶像产品,我们能做的,就是由理智战胜感性。

作为选秀节目,秀大于选,制作方更多是在故意剪辑和恶意营销下功夫,而不是在选手实力和尊重舞台上体现功力。从一句“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的爆火,就可以看出综艺热点单纯地激发着观众的感官性情感自由,缺乏低碳艺术所注重的人文关怀深度。

当然,我们大可乐观一些,观众的审美素养是在逐渐提高的,虽然许多时候观众还是对一些无关轻重的吃喝拉撒表现莫大的关注,但是随着同质化节目的滥竽充数,观众们对精品节目的追求,观众具备识别和鉴定高碳艺术和低碳艺术的能力将也会逐渐提高。作为观众所需要做的,就是适当把握自己身上隐隐欲动的窥私欲,追求感官性自由情感有一定的节制,不放纵自己低俗的欲望想,自觉抵制高碳艺术。美在自由情感,但绝对不是没有节制的自由。中国的综艺要迎来一个新的发展,就不能一味模仿抄袭,而是走出属于中国人民自己的一条道路来,例如央视推出的《朗读者》《中国诗词大会》系列综艺节目,既要发展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活动,又要扼制高碳网络综艺节目。唯有真正的有文化历史内涵的综艺节目,才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量,走出一条健康低碳的艺术道路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