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夏博华

当前位置: 首页 > 夏博华 > 正文

夏博华 /

“交际花”女性角色群像分析

作者:发表时间:2020-04-07浏览次数:

谈及文学作品或者影视作品中的典型女性形象,一般都会联想到优雅、知性、美丽、大方、温柔等词汇,相反言之,矫揉造作、追名逐利、拜金主义、沾花惹草等词,是人们刻板印象当中的贬义词,尤其不为现代社会所接受。“交际花”旧指在社交场合中活跃而有名气的女子,含有轻蔑意,而现代人贬词褒用,用来形容有手段且妩媚得女子。

美国作家杜鲁门·卡波特所写的《蒂凡尼的早餐》一文中的女主人公赫利的人物形象塑造,与《乱世佳人》中的斯嘉丽 、《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黛西、《战争与和平》中的海伦以及《包法利夫人》中的爱玛都有极其相似之处,属于典型的“交际花”形象。这一类典型的上世纪西方女性人物,和传统中国文学作品中的“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的传统女性形象有着莫大的差异。
她们美丽得不可方物,是交际场上的中心,似乎被所有男人疯狂地热爱着。她们自私、纵欲、虚荣、浪荡、拜金,人生信条是及时享乐,平生之好是取悦自己强盛的虚荣心,但是她们也有自己的突出亮点,赫利的热情似火与纯真坦率,斯嘉丽的百折不饶与骄傲刚强。这让读者时常对她们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又实在讨厌不起来,一旦我们不用高尚的道德标准来要求她们,她们甚至有些许可爱。村上春树曾经提出“放荡的纯洁感”一词,以此形容《蒂凡尼的早餐》原著中的赫利这一人物形象,并且认为改编版电影中主演奥黛丽赫本并没有把这一种耽于情场“收放自如”的感觉完全演绎出来,理由是赫本饰演得太过纯情,少了许多放荡。


观之在中国传统文学作品中,有一个词语叫做“水性扬花”,放荡的少女角色大部分通过负面形象来展示,又因为“红颜薄命”,最后也没有什么美妙的结局。偶尔赞扬几位红尘女子,也是通过对比描述,展现她们对待爱情的忠贞不屈与可歌可泣。单论潘金莲一角,几百年来就被钉在历史的屈辱柱上,很多人都看到了潘金莲的“淫”和杀害亲夫的残忍,却没有看到潘金莲所处周围环境和人物对她的压迫。然而,西方文学作品中的同类人物形象的结局显然是不同的,追逐浮华的赫利最终选择的是平凡安稳的感情,蛮横无理的斯嘉丽在战乱中坚强的对天发誓“绝不挨饿”,红土地成为了她永恒的依靠。她们或许幡然醒悟,或许因爱痴狂,或许本性难改,但是拥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她们可以大大方方地坦言:“我爱自己甚过于爱一切。”这正是中国传统文学作品中羞于启齿或不能启齿的。
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艺术,谈论文学作品作品形象塑造时,我们也必须与时代大背景结合起来。这一类描述“交际花”影片的背景,大抵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候中国十分贫穷,无数人在温饱线上挣扎,吃不上饭。而彼时的美国,如《蒂凡尼的早餐》中的名牌追捧一般,和《了不起的盖茨比》里的声色犬马相似,上流社会的聚会、生活的娇纵,于两部作品中都可见一斑,这给本为农家女的交际花角色拥有意图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拜金特质提供了时代背景。

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写道:“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百花丛中过的交际花追求的不就是喧哗与骚动吗?这类浪荡少女遇见真爱,被爱救赎的剧情多少有点老土,而且缺乏逻辑与理性。但是缺乏逻辑与理性,这不正是生活的本质吗?

向往美丽,是人类的天性;追求金钱,是人类的本性。闾丘露薇说:“我总觉得,一个有着丰富经历的女性,一个有着很多故事的女性,一个独立的女性,她自然是美丽的,是充满魅力的。”天生的美丽,抵不过自身的独立。如果说我们可以从这些女性角色中获知什么,大概就是身为女子应该怎样活着:不论贫穷或是富裕,不论美貌或是平庸,请保持真正的独立与内心的充盈,名牌奢侈品与旁人的青睐不能使我们变得高雅,我们最高贵的优雅品格永远来自于灵魂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