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伟华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伟华 > 正文

王伟华 /

《呼啸山庄》杂感

作者:王伟华发表时间:2020-04-07浏览次数:

我慢慢散开怀中的《呼啸山庄》,狂风、孤魂、坟莹、荒野浮现在我眼前。

小说里狂热的爱与恨让我惊叹,原来爱情可这般执念、痛苦和残酷。

凯瑟琳认识了画梅山庄的主人埃德加林顿,她被林顿的年轻帅气,温文尔雅,高贵富有所诱惑,被人性中的自私与虚荣所降伏。因此她背叛了希斯克里夫,答应了林顿的求婚。希斯克里夫身心受辱,爱情受阻。他愤而远走,踏上了猛烈的复仇之路。
作者诗一般的语言和强烈的情感,多处使我共鸣。
凯瑟琳说“我这么爱他,并不是因为他长的英俊,而是因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不管我们的灵魂是什么做的,他的和我的是完全一样的。”
人这一生。遇到性,遇到爱,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寂寂人世间,能找到那个与自己灵魂相通的人是何等幸运与幸福。多少人穷其一生,寻寻觅觅,最终也只落个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在我的生活中,他是我最强的思念 ,如果别的一切都毁灭了,而他还留下来,我就能继续活下去;如果别的一切都留下来,而他却给消灭了,这个世界对于我就将成为一个极其陌生的地方,我不会像是它的一部分。”凯瑟琳心如明镜,知道自己对希斯克利夫的爱是地下恒久不变的岩石。但她仍然选择林顿,选择自己悲剧的一生。
我想起当初和男友分手。他希望我做个乐观开朗的人,同他交往以来我的悲观如绵绵阴雨一直笼罩着他。别人都是积极向上,趋利避害,想着法子让自己开心的,但你却不是。
“我感到压力很大。”他说。
诸如此类的劝说,他提过很多回了,真诚,充满希望。但那是他第一次痛苦地呐喊,我感到压力很大。
他是与我对立的那一类人,阳光,自信。他是我的一块镜子,透过他,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
我知道他只是希望我去改变。
我却同他说,在我的生命里,快乐和平淡是意外,悲伤才是主旋律。爱情诱导了我让我误以为欢乐是可以创造的,其实我不能,不可以,做不到。
尽管我的心里还在谋划着要怎样使自己充满幸福感,但屈于自己的软弱与悲观主义,我放弃了自我治疗。我提出了分手,一个人的悲剧,为何要拖累别人。我这样劝说自己。
但实际情况却是,我脱口而出的一句分离只是让他更失落,更忧伤罢了。
“难道你真想让我阳光变阴郁,绿叶变枯藤吗?”他回我。
我真是个阴暗的自私主义者,自己想做的事,冲动冲动就去做了,从不考虑其他喜不喜,痛不痛。
凯瑟琳幻想着嫁给林顿能让自己享受荣华和安稳,却不知道那会把她拖进空虚、孤独与死亡的境地。她还认为林顿会让希斯克利夫得到地位的提升和快乐,竟不知执着、激烈和狂暴的希斯克利夫根本无法接受。
我们总是只能看到事件的一小方面,却误以为自己掌握了一切。这大概就是我们悲剧的来源。
深夜想起希斯克利夫,情不自禁,我内流满面。他刻进了我的血液里,燃烧了我的灵魂。
他对许多人冷漠残酷,但在凯瑟琳面前,他是个绅士。遇见希斯克里夫,我无法再容忍自己性格里的懦弱与讨好。在不相干人面前唯唯诺诺,处处示好,在最爱的人面前却刚愎自用,喜怒无常。
我梦想着成为他,爱到极致,恨到刻骨,哪怕最终让自己成为爱情的祭品,不疯魔,不成活。但愿我这一生,得一执念,跳出世俗的 条框框,成为原野的狂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