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刘佳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佳 > 正文

刘佳 /

作者:刘佳发表时间:2020-07-05浏览次数:

夜幕降临的时候,霓虹灯也跟着亮起来了,红的绿的紫的着实耀眼,这个寂静昏暗的小巷在此刻与这个城市显得格格不入。巷子中央的一座小平房不急不缓的走出一位佝偻着身子的老头,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端着一杯茶,热气从杯口氤氲出来,像雾一样围绕着青花瓷杯子。老头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又缓缓的走向了躺椅。

巷子口走进来一位女人,穿着一件红色的大衣,在昏暗的巷子口熠熠生辉,红色的高跟鞋与地面的碰触传来的嗒嗒声回荡在寂静的小巷,女人浓妆艳抹,花枝招展。她在打电话,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插在红色大衣的口袋里,笑的花枝乱颤,前摇后摆。两只眼角肆无忌惮的往上扬起,岁月的皱纹挤在一处,绽放成一朵难看的花。老头眯起眼睛,起身端起茶杯,掀开盖子,一股热气趁虚而上。茶水的温度尚滚烫,不到入口之时。

巷子尾走来一位女人,白色的连衣裙,裙摆在晚风的肆意席卷下微微摆动,白色的平底鞋每一次落脚都与地面完美契合,寂静无声。女人皮肤白皙,顾盼流转,明艳不可方物。她在打电话,头低着,长发遮住了脸颊,却遮不住耸动的肩头。另一只手耷拉着垂下去,无精打采。步伐似乎极不稳定,两只脚走不出一条直线,不禁让人怀疑起那晚风的风力。被遮住的脸偶尔传出来几声哽咽与嗒嗒的高跟鞋声和哈哈大笑一同混杂进晚风中,吹在原本寂静的小巷中,小巷越来越热闹。老人将手中的茶杯凑进,轻轻一闻,便轻轻慢慢的抿了一口,滚烫与温暖一并在口中迂回了两圈后,夹杂着清香与苦涩落进了腹中,他满意的咂了咂嘴,坐了回去。

红衣女子的笑声越来越大,整个上半身前俯后仰,似乎随时可能会摔倒,潮红的脸颊看不出是因为电话那头传来的趣事还是因为那艳红妆容。像一个熬夜看球终于等到心仪的球队赢球的球迷跳上桌子欢呼时那样,女人在小巷中笑的肆无忌惮。经过老人时才稍作收敛,持续一会后,笑声渐渐变小。女人对着电话那头时而哈哈一笑,时而几声附和,之后朝着小巷尾走去。

白衣女子愈走愈近,啜泣声也离老人越来越近,耸动的肩头起伏也愈加明显,那几声哽咽混杂进红衣女子的笑声中,刺耳又稍带苦涩。她抬起头,露出了通红的双眼,新溢出的泪水正准备覆盖旧的干涸的泪渍,左右两颊的泪痕相呼应,伸出手擦了擦眼泪,望到了老人。肩头又忍不住的耸动两下,继而缓缓平复,将手机放进了口袋。两只手的手背相继将眼睛揉了揉,然后环绕在胸前,自己抱着自己,朝着巷口走去。茶水的温度可以入口了,老人起身将茶杯端起,轻轻吹开靠近的茶叶,将茶杯末端往上微微一抬,茶水流进了口中,舒适的温度中清香与微微苦涩相融,经过嘴巴传进了脑中,老人闭上了眼。

红衣女子走到巷尾的转角处,褪去了大衣,里面是白色的衬衣,恰巧合适的附着在她的上身,干净而又整洁,一转身,隐没在了巷尾,只能听见嗒嗒的高跟鞋声。白衣女子走到了巷口,外面的霓虹灯五彩斑斓,一道红色的灯光正好反射在她的白色连衣裙上,为她抹上了红装,婀娜多姿,一个转身,被喧闹与繁华给淹没了。

老头撇了撇嘴,将茶水倒在了地上,温度一凉,当然不能再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