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刘佳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佳 > 正文

刘佳 /

小城遗梦

作者:刘佳发表时间:2020-04-07浏览次数:

小城遗梦

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日子流转的行云流水。时光大刀阔斧的前行,钝拙地雕琢人世。岁月流去无痕,年华掷地有声,我们只能坐在一段时光里怀念另一段时光的掌纹。回忆如风吹进光阴的罅隙,撩动平静的心弦。细枝末梢的往事似一幅佚名的宋画,在时光里面慢慢点染,慢慢湮开。只有萦绕在心间淡淡的情愫,低诉一段遗落在小城的旧梦。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伴随着湿润的想念灌溉荒芜的心境。小城的轮廓在梦中的呓语声里逐渐清晰,陈年风褛送赠遗落百载的美丽。每一方青砖,每一条长巷,每一盏油灯都感受着小城韵动的脉搏。无论四季更迭,岁月变迁,小城始终以静默的姿态观望繁华,心似明澈水,眼开明净花。在岁月中静静沉淀,纯粹的时光永远留在小城岁月,凝固成最澄澈的琥珀,散射着青春的无暇与无邪。
东风吹来三月的春帷,黛瓦青石巷,拂堤柳生烟。小城沉浸在朦胧的春色里,空气中流动着芬芳的清香。我犹记得踏在青石板上清凉的触觉,行走在和着清风的小路上,我看着卷着裤脚下田播种的农户,怀揣着丰收的憧憬相伴而行。三月是属于天空的季节,孩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散学归来的我窃喜时辰尚早,呼朋引伴的聚成一群,在空旷的平地上放飞风筝,热闹的天空让我尚不能体味到鲁迅童年天空的伶仃感。纵使春雨密如丝,淋湿黄昏时分的青石街道,我也感觉一种无法触及的柔软席卷心田。夏日小城日色最长,光景甚好。我们好似蛰伏在泥土里的蝉,感受到光的呼唤慢慢苏醒。在盛夏时节,肆无忌惮的鸣叫。路边长出紫红的桑葚,诱人的颜色星星点点散落在草丛间。漫长的夏季,我的手指甲缝隙中都藏着淡淡的暗红点染夏天独特的颜色。孩童眼中的秋天,永远不是欧阳修词中的凄清萧瑟,郁达夫笔下的冷清悲凉。站在秋叶飘飞的旷原上,我嗅到一种秋天恬淡的气息。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黄昏时分,会有挑着箩筐卖片糖的人,明黄的小小一片便能甜蜜整个梦乡。冬天日色变得快,晨昏交替不一会就暮色四合。倚在窗边,看万家灯火摇曳,期盼着春季的到来。平静的小城生活拥有让人心醉的力量,遗落的美好随风飘散在梦中。
有些年华注定会成为一出折子戏,所有的璀璨和明亮都属于过去。无论多么惊心动魄的美丽,也不过红尘里的浩渺烟波。我们终究要告别过往,带着各自的使命和追求,以匆忙的姿态行走在尘土飞扬的路径上,寻求短暂的停泊。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大千繁华世界,也曾想过饮遍世间醇香美酒,终了却发现唯有白水最是长情。我浮沉在外面的世界,在散淡的日子里面寻觅小城往事的影子,却是抓不住的想念。对生活最纯粹的向往都遗落在小城之中,化作一场清梦,只能在午夜梦回是淡淡萦绕在心间。
在时光深处邂逅一场旧景,小城往事恍如旧梦。生活是一场停不下来的老电影,光阴两岸,离别和相逢是一样的久长。那些遗落的情绪和旧梦,终会以另一种姿态相逢纷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