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徐宇婷

当前位置: 首页 > 徐宇婷 > 正文

徐宇婷 /

朝圣

作者:徐宇婷发表时间:2020-04-09浏览次数:

听说西藏的天是最蓝的,那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于是,她到了拉萨。

她从充满口臭脚臭汗臭烟丑混着廉价香水与化妆品难闻气味的车厢中逃逸出来,高原稀薄的空气令她只得大口喘气。血一下子涌上脑子,她能思考的只有如何去到酒店。

公交车上的汽油味并没有让她好过多少,小电视机里插播的日喀则旅游广告暂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如果不是肥硕的女人和干瘦的男人推搡之间殃及了她,她或许不会注意倒映在车窗上的一张风尘仆仆的脸是她的,脸上的肌肉塌拉,眼睛浮肿,但她心里却出奇的平静。

大约是下午三点左右,她下了公交车,在灿烂如有千阳的日光下眯着眼睛找到预定好房间的追梦青年客栈。她眯着眼睛继续思考了一会,追梦?追逐梦想?梦追到了还算是梦?也许人会不停的做梦,梦是最后的支撑,梦是从未在现实拥有的,所以抓着这须臾飘渺的东西,未曾拥有也未曾失去。

她推门走进旅店,门口的铃铛响声提醒正在柜台低头看账本的客栈老板有客光临。一双周围已经爬上皱纹的眼睛但是精明的眼睛带着笑意打量了她一会:“小姑娘,是打算住店么?”

她被打量得有点不自在,她害怕别人的目光聚焦在她身上,她微微低下头,递过身份证,小声说:“单间,三晚。”老板似乎看出了她的窘迫,也不拆穿,而是利索得办好入住手续,主动帮她把行李提到房间门口。旅店老板提醒她没有适应高原之前最好不要洗澡,不然容易感冒得肺水肿。她不知道什么是肺水肿,单从名字看,自己的肺泡在水里肿起来的感觉一定不好。于是她只得忍受从火车与公交上带着的油腻与怪味。

房间的格局和她想象的差不多,一窗一门后面是一张床一个写字台,暖黄色的灯光微微熨帖了她一路疲乏的心。她倒床就睡,鞋子七零八歪甩在地上。

她梦到她跟随一群牧民养的牦牛,穿过了绵绵的雪山,穿过高原的草地,一只钟在薄雾蒙蒙的远方敲响,她的围巾迎着乳黄色的太阳飞去,每一缕发丝都想被风的手指弹奏的琴键。她觉得遥远的雪山之巅的呐喊成为了一场充满音乐的细雨,四面八方的雨珠闪耀着金色的光辉。她觉得这已经不是那个一直拉着她往下坠的俗世了,但是怎么也分辨不出来是天堂还是地狱,好像是仙境,好像是灵魂渡口,又好像哪里也不是,而是一个遥远神秘的,温暖的,新世界,她想借千云之陲步入山之巅,却发现自己脚步兀自变的沉重起来。
她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窗外的布达拉宫庄严的屹立,她感受到了一丝从脚下这片土壤传来的神圣,她双手合十,对着布达拉宫行了一礼,然后披上一个大围巾将自己包裹起来,她打算去外面寺庙逛逛。

她站在台阶上把路线图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把身上围巾裹得紧实。有人从雪关村狭窄的街道走过,看着一个瑟缩在披巾里的削瘦女孩气喘吁吁往大街上走去。

还没有走多远,她就感觉稀薄的空气在肺里嘎吱嘎吱转,就像地球嘎吱嘎吱的转动,她看了看身旁淡定自若的人群,他们都在地球上跟着嘎吱嘎吱转动,但是他们都听不到这种声音,能听到的一般来说不是天才就是疯子。

蓝天,白云,灿阳,她不太记得怎么穿过闹市走到寺庙前,这里的本地人脸颊被晒得黑中泛红,寺中的香火很旺盛。梵音渺渺,幡旗猎猎,寺庙角落背阳的幽暗长廊里,穿梭进来被人遗忘的午后阳光和凉风。从窗子里可以看到寺院背后的草地。鸟群飞过天空,哗啦啦的翅膀扑棱声格外响。她就坐在寺庙的木槛上,听檐角银铃被风拂过的呼吸声。寺庙的墙壁上有一些古老的壁画,雕刻绘制它们时的悲欢喜怒已经灰飞烟灭,永恒就这样被留在里面。

生活对于她来说,是无限丰富无限博大的,有很多可以推进的可能性。有些人从未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安于生活的表面使他们感觉到安全感,但是她只能飘荡在风中,那是她的宿命,她辛苦打工,攒够旅费,出走远方。她喜欢风,她自己就像风,尽管这有些危险的美感,但她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迎风而上,大风呼啸而过,那是她心底的声音。她的朝圣,是追随心声的自由。
寺庙有些地方颓败了,留下了时光的褶皱,鲜红的墙壁褪色,那是被人类的忍耐,善良,对生的热爱、对死的忍耐一遍一遍轮回洗刷的。这里不像香港,铜锣湾码头那种繁华喧闹过于空旷荒凉,寺庙里,诵经声能超越世俗的杂噪,灵魂就定在这片柔和的土地,安静却丰富。

她一直呆到夜晚才回酒店。街上有鞋子敲在石板路上的声音,天空中有璀璨的星光,她离开过很多人,她也遇见过很多人,她一生都在流浪,向心朝圣。今晚没有风,远处,有印度洋上季风刮过海浪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