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叶姝琦

当前位置: 首页 > 叶姝琦 > 正文

叶姝琦 /

裁霜

作者:叶姝琦发表时间:2020-07-29浏览次数:


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一次擦肩而过。

而有些人,恰好只回头了五百次。

所以就,遇见了又错开。

不知道,该是欢喜,还是难过。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江南的伊人又唱起诗经的古调。飘飘渺渺,隔着江岸弥漫的雾岚,在瑟瑟的深秋,显得凄凉悱恻。

霜角寒天,西边的天空还有几颗暗弱的星子。遥遥而来的歌声伶仃孤苦,叹着凉薄世人,如泣如诉。

嬴政拂过锦袍上的白霜,指尖有凉意,刺激着神经,沁入心脾。

歌声渐渐就消失了,飘摇无依,不知道停在了哪里。像是偶尔落入人间的精灵,迷失在南方苍绿的深林之中。

——就像是,他的绾绾。

嬴政啊,从前也多少意气风发、野心勃勃。挥剑横扫,要将天下收入囊中。

可是如今,当大势已定,他却突然失去了热望

盛世江山,总会一点一点灰败下去,像是北方秋季注定的凋零,没有人,可以逆转天命。


绾绾来的时候,死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季节。

南方的雾气,南方的寒霜,南方的白露。

北方的冷,总是下大雪,纷纷扬扬,很爽气。不像是南方,雪很小,总是有霜有雾,朦朦胧胧,可是确确实实冷过了北方。

他遇见绾绾的时候,还是身处赵国的秦质子。六国纷争,他处境艰难,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实现自己的抱负。

他只有绾绾。

那个温润的女子,总是陪伴在他的身边,笑起来的时候像是一弯清泉,眉目清浅,让他觉得,这是天上的仙子不慎落入了人间。


大概绾绾真的是仙子,所以最后,她还是转身回了她的世界。

任凭多么声嘶力竭,也挽留只听见她说,阿政,我要走了。

她死的时候,正值南方深秋下起了小雪分明还是白露,可就是下了雪。一点一点,敛尽悲欢,断尽情仇。

她胸口的箭没有被拔出,她说,拔掉的话,胸口会有好大的洞,那样真的很丑。

她心脏的血还是汩汩地流出来,在她的白衣上晕开鲜红刺目的颜色,触目惊心。

她皱着眉要哭的样子,可还是努力笑,她清澈的眼睛直直望着他,脸色苍白,嘴唇却是鲜红的,她一字一句地告诉他:阿政,你还没成功,你还不能死,你还要记得,带我回家。

她阖上双眸,安详的样子似乎只是想要睡一觉。

她永远都是那样纯粹宁静的模样。

她永远,都只知道要在嬴政身边。

所以,在楚都寿春城破,在那些背水一战的楚人最后一次抵死反抗的时候,她突然扑出来,挡在他的面前。

乱飞的流矢射中了她,她并不坚强,诚实的身体还是违背了脸上故作平静,软软地倒在了他的怀里。

话本子里被说烂了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

绾绾没有撑过那个晚上。

在烛火摇曳着终于灭去的时候,她还是阖上了那双清澈的眸子


深秋瑟瑟,淮水以南,在白露的节气,下起了雪。

他抱着绾绾,白衣上的血迹渐渐就干涸了,暗红的颜色,像是一朵妖冶的花。

有些人,大概就是这样,一切都来不及。

只来得及遇见,却来不及白头。


茫茫天地,他孑然一身,此间红尘万丈,他像是踏尽半生风雪。


公元前225年,嬴政大举伐楚,派李信率军攻楚。李信轻敌冒进,先胜后败。

公元前224年,秦始皇亲请老将王翦,令率60万大军伐楚。大破楚军于蕲南,杀楚将项燕,占领楚国大片领土。

公元前223年,王翦与蒙武合攻楚都寿春,俘获楚王负刍。次年王翦又率军渡过长江,平定了楚国的江南地区,降服百越之君。楚国宣告灭亡。

公元前222年,秦灭燕。

公元前221年,秦灭齐。六国一统,嬴政自号皇帝,是为秦始皇,建立中央集权的大一统王朝——秦朝。

公元前212年,嬴政劳民劳力,在龙首原西侧,大举修筑阿房宫。

公元前210年,始皇驾崩于沙丘。

几十年后,“项羽引兵西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收其货宝妇女而东。”秦国灭。


从阿房宫大火中逃生的老人说,那阿房宫啊,极其富丽堂皇,只是有一件怪事——那大殿的柱子上、墙上、檐上,都密密麻麻地刻着:绾绾,回家。

后人皆称,秦始皇是个暴君,修筑阿房,焚书坑儒。殊不知,那是那个名叫阿政的男子,一直在等着,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姑娘回家。


他眉间风霜如鞘,他眼里无望如剑。

迷蒙间,就和她擦身而过。

清风依旧。

也许寂寥封疆,枯瘦至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