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叶姝琦

当前位置: 首页 > 叶姝琦 > 正文

叶姝琦 /

我时常想起那些日光倾城的冬和夏

作者:叶姝琦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人总是矛盾、愚蠢、纠结着。以为失去的最珍贵,未来的最美好,却把现在弄丢了。

外婆,患得患失太糟糕了。

可我就是陷入这样的怪圈,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

后来啊,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只要我平静下来,想象自己正在你的小院子里,草长莺飞,夏日蝉鸣,大雁南飞,冬日烤火,一一回忆经历,就能够从现实的芜杂里得到丝毫解脱。

可是回忆最后,总是最后一次去见你时你紧紧拉着我的手,你明明听到了却不肯回应的那个“再见”,你离开时胸前摆放的那朵花,还有我站在你卧室门前的放声哭泣。好奇怪,那时候的我像是灵魂离体,飘在半空,把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以便我此刻回忆。

外婆,你走之后,我经历了高考,到外地读大学,在一个很遥远很陌生的城市,过着我没想过的生活,见了很多不一样的风景。我很想和你一一分享,像从前刚读高中那会儿,叽里呱啦一股脑儿全告诉你。

可是我不知道去哪儿讲。

在一千多千米之外,太阳都下落得更晚。我离你好远啊。这中间山一程水一程,你找不到我吧。

你从前说,外婆在这里,你们还能常回来看看。我本来不明白,可是在你走后,我许多次经过,只是遥遥望了一眼,和身边的朋友说,你看,这是我外婆家,我小时候常来玩。没有理由停下,或是说,停下了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歇歇脚。我好像一艘远航的船,突然就失去了一个停靠的港湾。

砰然轰塌,来不及挽回,心底柔软的生命记忆就失去了一块儿。

后来,每次看到同龄人提及他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就会特别羡慕。他们在朋友圈晒着老人的热情与关爱,而我像个得不到棒棒糖的小孩,躲在角落里独自悲伤。

我想念夏日里你搬一把躺椅在走廊上午睡时震耳欲聋的呼噜声,在后来几乎吞没了我的寂静绝望和无比陌生的喧闹里,那呼噜声显得如此遥远又亲切。那时候,我们在下着雨的寒冷夜里为你守夜,房子里院子里来了好多人,熟悉的陌生的,带着各样的神情,二话不说毁掉我的乐园。我靠着墙壁瑟瑟发抖,倚在妈妈和姐姐身边,昏昏沉沉又极不安稳地睡去。

那时候我奔波来去,那样的吵闹和疲惫下,我甚至没有意识到你的离去意味着什么。直至数月后,我经过村子,看到紧闭的房门和不再亮起的灯,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悲痛。

没有再见。再也不见。

我有许多关于你的遗憾,可命运不再给我机会补偿。

我想,我终于赶到,在门前的哭泣,你听到了吧。你平静地躺在床上,手执一枝红花,似乎只是睡着了。但没有我熟悉的呼噜声。或许你以另一种方式站在那时的我面前,想抹去我的泪水,想像儿时那样抱我坐在你的腿上,但却发现你不能了。

外婆,如果没有再见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认真搓洗衣服领口,吃饭吃饱,体谅爸妈,做一个温柔善良的人,就像你一样。

每年正月里,我们去看你的时候,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你就在我们身边。你和外公站在一起,用一炷香的时间,向他介绍我们,慢慢讲述他不在的日子里的故事。

外婆,这个世界的善恶朝我张牙舞爪,我有时候觉得很累,渴求心灵安宁而不得。我怀念着和你生活的岁月,那段远去的时光变成了我的良药,每每在黑夜里回首,一股暖流便涌上心头。你离开后,我和那段时光之间最后一根牵连便断了。我像个迷路的小孩,在成人的世界里团团转着,想要找到回家的路,却像那个走出了桃花源的人,寻向所志,无处可寻。

而这避无可避,终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