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张思淼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思淼 > 正文

张思淼 /

白昼的月亮 ——读《苏东坡传》有感

作者:张思淼发表时间:2020-04-04浏览次数:

从年少起,我便犹爱东坡词。

林语堂曾说:“苏东坡是不可无一,难能有二的人间绝版,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和幽默感,智能优异,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这种混合等于耶稣所谓蛇的智慧加上鸽子的温文。”这部传记语言风格明快幽默,且不乏严格的考证,还颇有些人间烟火气,将这位千古一遇的词人多面性地画卷般呈现在读者眼前。我相信有些美好可逆生长,他们并不古老,只是在几千年的岁月里美得悠久了些,苏东坡亦是如此。

在政治生涯里,东坡可谓是才华外溢,深得欧阳修赞赏,对王安石变法和之后的司马光新法都有自己的独见,主张“为国不可生事,为国不可畏事”,他率直坦诚,直言不讳,少不更事时也有几分男孩的淘气,写下《凌虚台记》暗讽同他作对的陈希亮 也正因他恃才放旷,绝不左右逢源,他才历经宦海几度沉浮,贬官流放。在途经金山寺时,便写下“问汝平生功德,黄州惠州儋州”的自嘲。林语堂说苏东坡是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我想乐天派只是他的主基调,东坡生性率真烂漫,即便被人诬陷,受御史检察,也心生欢喜,不愁皇帝看不着自己的诗。但他被贬黄州,在定慧院的海棠树下也会望着星空,叹到“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他也依然有着“雪泥鸿爪”的感伤,有忧国忧民之情,有施展抱负之志。除此之外,苏轼还是一个救世济民的务实者,在杭州修水井,徐州抗洪,密州杀蝗虫,他还曾治理西湖,让老百姓种植菱角,巧用淤泥筑堤坝,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便是如今著名的“苏堤春晓”和“三潭印月”。

生活里的东坡显得更为真实可爱,文人雅客向来讲求“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东坡则不以为然,他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或扁舟草屡,放浪形骸山水之间,或行走于田间,水畔,集市,追着农民,樵夫,商贩等谈天说地,“农民告我言,勿使苗叶昌”耕种启示也自可纳入诗中 东坡不拘礼法,常常在城外喝得酩酊大醉,夜半翻墙,他是天真纯朴的性情中人,戏谑黄庭坚的书法“树梢挂蛇”,曾在书信里多次用到“呵呵”,流露着不加掩饰的怡然自得,被学者称为网络语言老祖师呢。此外,《道德经》中有言:“治大国,如烹小鲜。”自笑平生为口忙的东坡是个馋嘴的美食家,先不必说因一位小和尚煮糊面条发明的“东坡饼”,也不论惠州火烤羊脊骨的私家做法,单单是一道“东坡肉”,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它自美,便足以瞧见东坡生活的淋漓尽致,意趣盎然。如今湖北黄冈的安国寺,厨师通过细致入微的工序做出的东坡饼,炸出来还会有翻花状,美国洛杉矶一家餐厅也以主打东坡文化主题,以东坡肉为招牌菜而闻名,这也是古味的延续吧。东坡还有一首打油诗也饶有兴味: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不俗又不瘦,竹笋焖猪肉。怪不得在央视的苏东坡纪录片里,余光中先生说他要是出去旅游,不愿跟李白一块儿,这人不负责任,没有现实感,也不想跟苦哈哈的杜甫一起,而会选择苏轼,因为他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会是旅途最好的伙伴。


世人喜爱东坡,大多喜爱“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洒脱豁达,我则喜爱东坡的丰富感,寒食节的苦闷,是梦破五更心欲折,沙湖途中遇雨,是余独不觉的潇洒恣意,也无风雨也无晴,贬官流放,却能“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夜半敲门不应,也自可江海寄余生,对待手足,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对待爱妻,那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无不令人摧心扼腕,痛断肝肠。他让我相信,“万里归来年愈少”,纵然身如飘蓬流转人世,也能心乡即吾乡他也是真实的常人,但却能在水生涯中吟啸徐行,他稀释了对尘世的倦怠,将苦闷都置换为温暖的人间情怀和生活意趣 看风花潇洒,雪月空清,竹石消长,水木荣枯。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塞纳河,右岸住着世界的模板和规则,左岸住着内心的感性和纯真,我想千百年来,苏东波的诗词不为时空所阻隔,在世界各地千万人心头回旋,是因为人们蒙尘的心灵深处最隐秘的角落里有着对他真切的想望和渴慕。在烟尘滚滚的世界里,我们建起了一道道藩篱,也在胸中凝结了难以消解的块垒,而总有某个人,好比苏子,如甘冽的汩汩清泉,涤荡心中的尘滓,融化块垒和藩篱,让那些褶皱嶙峋的枯魂在刹那间疏离,我们会获得新生,会像鲜嫩的青草一样呼吸,看见生活的尘埃都幻化成金色的雾霭。

苏东坡是永不过气的偶像,一些东坡爱好者为他举办寿苏会,去观看黄梅戏《苏东坡》,苏州的陈素英还做了《苏轼泛舟赤壁》的核雕……这都是不同的喜爱方式罢,于我而言,除了东坡肉,东坡饼,东坡的诗词,书法和那些种种遗迹,我猜他和这世间的缤纷美好都有着特殊的不可思议的联系,喜欢一个人,就想变成一个小人,跳进他的眼里去看这个世界,看花开舒蕊,月落檐下,江上清风,山间明月,蓼茸高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他是一枚顾城笔下的白昼的月亮,不求炫目的荣华,不淆世俗的潮浪,像果仁一般洁净纯甜,在我的心中安睡。一想到他,唯有朴素的感动和真诚的仰望。

就像山野的漫天繁星下,唯有美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