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阳孝广

当前位置: 首页 > 阳孝广 > 正文

阳孝广 /

天蓝色的彼岸

作者:阳孝广发表时间:2019-11-29浏览次数:

这终究是个忧伤的故事,尽管哈里只有五岁,尽管他笑容里难掩的总是纯真,尽管他依旧爱着他的朋友、家人,可他还是去了,去了死亡的终点,去了天蓝色的彼岸。

哈里在骑车的时候被一辆卡车撞了,醒来的时候在另一个世界,他成了双腿虚幻的幽灵——他已经死了。在一个“文书桌”前排着长队等待登记,可哈里不知道自己得死多长时间,他也不太明白“死了”是什么意思,他以前问过父亲,但父亲只是含糊其辞。但他现在只想再回去一趟,告诉他的家人、朋友:他要走了,再见了!

直到他遇见了阿瑟,一个很久之前就已经死去的孩子,他带着哈里冲回了原来的世界,过程是一次坠落的翱翔。阿瑟在人间徘徊着,在寻找自己的妈妈,人间还有很多这样的幽灵,至少哈里自己就是的。

随阿瑟在人间漫无目游走了一段时间,哈里迫不及待地去了他的学校,去见他最好朋友,去回看曾经有过自己生命大半时光的地方。他很兴奋,不过他的兴奋最后成了独自的忧伤。这个世界在消灭自己的痕迹,他在被遗忘,只是因为他已经死了。他的好朋友有了新的玩伴,还是曾经那个常与自己冲突的讨厌鬼;他的储物柜变成了别人的,他的桌子也没有了;课堂和以前一样,没有为他悲伤,自己也未曾留下什么在那里。

哈里知道,他已经死了,泥土埋葬了他。他会在学校梧桐木下沉默许久,落叶萧萧,梧桐还是梧桐。死亡终究是一场孤独的旅途,世界还是鲜活生命的世界,要把忧伤藏起来。哈里知道这种时空的隔离,哈里也在慢慢懂得这种孤独。

最后,哈里逃一样的回了家。

妈妈还是会在准备点心的时候,准备四个杯子;房间还在,陈设都没有改变;父亲每天会去一次他的墓碑前,说说话……。好像哈里并没有死,只是一个独自去远行的孩子,家人会一直思念着,一直等待着。

他继续走,我伸出我幽灵的手去拉他的手。我们一起走在小道上,手拉着手,我的手拉着爸爸的手。

这是书中的原话,也是哈里唯一能做的事,他不想看见父亲把痛苦掩埋在心中,独自走着。哈里也用意念控制了一支笔,在纸上写上抱歉,给他的姐姐,那个经常和自己吵闹的姐姐。他想把家人的忧伤带走,连同自己的肉体一起,被泥土埋葬。因为他要走了,去天蓝色的彼岸。

她走的很慢,看起来很忧伤——是“呜呕”的那种忧伤,是斯坦老人找他爱犬的忧伤,是阿瑟背影表达出的那种忧伤。

这是哈里在去往天蓝色彼岸的路上,遇见阿瑟妈妈时候看见的,他看见了,因为他好像明白了这种忧伤,幽灵的忧伤,在人间徘徊,心愿未了的沉默的忧伤。

我要去了,哈里自己说了九次。

他并没有留恋,因为他死了,他总要去天蓝色的彼岸,那个像落叶总要回到泥土里的地方。他只是想安慰这个世界,安慰还依然为他的死亡忧伤的人,安慰那些曾经他爱和爱他的人。没有苦痛,只是去了,去了天蓝色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