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阳孝广

当前位置: 首页 > 阳孝广 > 正文

阳孝广 /

读《中国文脉》

作者:阳孝广发表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

           

        全书内容所及,尽为文学史事,但就文脉二字,其意并不尽于此,更应为中国文化之脉搏,之灵魂,之生命所在。

        可书中第一篇末尾,余秋雨先生这样写道:

       “文脉在今天,只能等待。

      文脉何存?这是作者之忧惧,其原因有二:一为历史缘由,明清数百年间八股取士,到底禁锢了读书人太多活力。近代百年战火,人民饱遭战火,虽时代变迁之中也有百花齐放,多家争鸣,但却缺了一位集大成者,同李白、苏东坡那般成为巅峰,成为引领;再者为文脉本身责任重大,就算博古通今,学贯古今者,也难以承袭。

       全书以此起笔,而后从神话黄帝开始,一直到明清,算是一部简略文学史,不过以散文手法着笔,而自身感情特色鲜明,磅礴大气,布局恢宏,文笔亦雄浑铿锵。其内容特点,我总以如下三点:

        一,对于文人生平,多悲而少欢,苦难与成就相宜。孔子周游列国,败如丧家犬;屈原与王不和,与理想相悖,失意投河;司马迁忍辱负重,他本可如鸿毛般离去,却仍然背负如泰山的重任;李白、杜甫、王维,那个不是征途失意,漂泊羁旅……

        二、虽以文学起笔,却由浅入深,实谈文化。文人、大众都是文化承载者、惠及者,也是创造者。谈到了大唐长安,开放自由,各族文化在此交汇,在此升华;谈到了北魏鲜卑族,积极汉化,为中国文化注入草原骏马的豪气;谈到了佛教,其以极强的适应性,与本土文化交融,衍生出另一种,属于中国人的

        三、着力塑造一个个丰满、富有魅力的人格,虽文字带有浪漫主义色彩,但却也是作者所崇仰所希冀的。无论是老孔、屈原、司马迁陶渊明、阮籍、嵇康……,还是名气并不高的耶律楚材、拓跋宏、黄公望等,作者看重不仅是其诗文成就,更是伟大的人格,并不需要一生壮阔,但一定是真性情。书中也多次提交小人,最后一篇题目便是大地小人,这是反例,也是作者所痛恨的。

                                                      

        我素来喜欢余秋雨先生的文笔,读完其实并无太多可说,就像朝圣者窥见了光明,只需去领悟心中澎湃即可,言之总是不尽,也难以达意,不如不言。不过读完有些难抑的激情,总要写些什么,仿其笔法,写下一点短文如下:

        从上古炎黄二帝,经尧舜,过殷墟,熬到了鹤发白衣的老子出了函关,西去了,身后黄沙漫漫;再是熬到了孔子也上路了,周游列国,也是四方流浪,一路风尘;百家在稷下争鸣,宫外的春秋,依旧硝烟弥漫;天地鸿蒙仿佛依然在叹:路遥遥,路遥遥,接着还是要熬,该是离骚了,也该是屈子了……。但何时是黎明?不知道;何时又是终点,天地默然。

        屈原走来了,身配长剑,芰荷衣芙蓉裳,面容高贵而憔悴。从苍梧行至昆仑,脚下是诗,沿滔滔长江且吟且行,孤独而高傲。直至最后,直至沉进汨罗江,沉进渔夫撑船过后无限夕阳里……

       接下来是司马迁,纵忍辱苟活,纵已身如鸿毛,但笔下却是如泰山般重千钧;《史记》一字一言,是历史壮阔波澜,是华夏大地的万丈豪气,千里雄风。

三国已逝,赤壁折戟,斑斑锈迹。可阮籍仍在问,魏晋仍在问:英雄何在?这声尖啸,响彻山林,他只有一人一车,信马由缰,带着酒,醉了,便于俗世狂舞。直至遇见另一个人,也是提着酒,携着琴。有人夸他如岩岩孤松、巍峨玉山,可他只愿在城头打铁,换些酒钱。他是嵇康,可还是得罪了帝王,临刑前,三千太学生请愿,可一曲广陵散,终成了绝响。

       陶渊明是一个纯粹的人,他不爱俗世,所以走了,走的洒脱,走的彻底。而后田园胜意,欲辨忘言。他也爱酒,但没有醉在俗世,而是去寻了桃源,再也没有回来……

       再是李白、杜甫、王维,一样的伟大,却也是一样的坎坷。天涯路远,时局动荡,前程未卜,他们朝着不同方向去了,不会相见了,只剩下了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