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余可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余可心 > 正文

余可心 /

修之以性,践之以行

作者:余可心发表时间:2020-07-05浏览次数:


临浩若烟海,有时掩卷而思,国学于我,国学于民,当作何意味。是这烛影幢幢下的文人情思圣人墨迹,还是清风朗月间的推杯问盏兴盛贤愚,我们谈为往圣继绝学,是带有尊崇的神圣庄严,还是轻拾吉光片羽的小心翼翼。当我踏上这古老而浩荡的漫漫征途,体验观察沿途过往,犹是未将中华之学当作案牍间的知识学问,它早已埋藏在民族的心脉血液之中,只需些唤醒便会点燃。那是我们独立生存于四方上下古往今来的证明啊。

铜琵琶,铁绰板,歌一曲大江东去,卷珠帘,湿罗幕,诉几句浅斟低唱。若能将生命与情思付诸其中,以心感之,当为不惑。但若以此为国学精髓,夸几句十派九流,吟几首诗家风月,却也失之浅薄。把国学当个人知识以展长短,那叫赏玩,只有把国学当作为人处事生活学习的基础,才叫继承。

我更愿意将周易当作观天地察万物的工具,愿意将诸子之学当作感人事行己志的借鉴,愿意将风雅颂辞歌行当作与古今往者来者情感共鸣的媒介,而非书架中的圣经典籍。那些孝悌礼义,那些咬定青山,那些仁者爱人齐物非攻,那些大庇天下寒士,那些虽九死其尤未悔,我心既诚,当以性修之。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张载为天下儒者的慷慨代言。千百年来,无数仁人志士将自我价值与理想融进整个国家和民族,这不单单是一种社会责任感,还是一种贯彻古今的历史使命。北京大学的于迎春教授在一篇关于贾谊的论文中谈到这种使命感,他说千古儒生士大夫“不满于朴素、自发的社会存在,想要建立起具有一定理想色彩的社会政治、道德秩序。”这种使命感,“乃是来自由孔子奠定的士阶层价值的模式,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论语·述而》),来自他们较为深远的历史觉知,他们因此有能力预设一种理想的社会图景,并以之烛照于现实。”

所以于我而言,国学就是一种烛照于现实的力量,它既可以灯火葳蕤,亦能如皓月之明,烈日之昭。它不是为往圣而继的绝学,它是为天地,为生民,为万世开辟宽广通途的精神力量。我性既修,当以行践之。

千古江山的岑岑风月,万里征程的盈盈赤子,国学不当是传教士手中的普度众生,而应是路径,是血脉,是我们生而为龙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