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余可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余可心 > 正文

余可心 /

读《悉达多》有感

作者:余可心发表时间:2020-07-05浏览次数:

少年悉达多的出场像一位命定的真正的“主角”,他高大俊朗,衣不染尘,如火如露,他在水杨树和无花果树下思索,在玫瑰小径上徘徊,在芒果林深处以完美的姿态献祭,所有人都相信他会成为一位高贵圣洁的婆罗门,所有人都爱他。他也像一位真正的英雄一样为他人带去快乐,承接他人的期盼,成为少女的梦,追随者的神。他最与众不同的,是虽有着极高的悟性、敏锐和强烈的思想、坚决的意志、高尚的使命感,却有着永浇不灭的渴求,他会在常常不宁,“梦和不息的思潮从河里,从夜间闪烁的星星,从太阳炽热的光线中源源不断地向他袭来”“这些梦和这种不宁从献祭的烟中升起,从《梨俱吠陀》的诗句中散发出来,从老婆罗门的讲道词中滴滴落下。”他是一位真正的少年,锋芒熠熠、智怀难饱,他会怀疑日日所吟诵的盛典,会对路过的沙门投去好奇和期冀的目光。当然,他也会做出无数的少年所会做的:违背父亲的意愿。少年悉达多不能满足于成为婆罗门长老这条命定的道路,于是他在榕树下打坐吟唱,将灵魂比作箭镞去瞄准心中的宁静完美之乡,于是他在家门前的树下久立,站在月光里,站在星光里,站在黑暗里,站到夤夜散去,站到父亲接受他去做沙门的事实。“你要去你莫骑流星去, 你有热你永远是太阳。”黎明时,悉达多离开家乡,成为一名苦行者。

做沙门与做婆罗门,不过是从一种修行变作另一种修行,从一种舍弃自我,变成另一种摒弃心灵,他很快掌握又厌弃,他说,“我不要在水上走路,让那些老沙门以这种本领去满足他们自己吧!”悉达多又离开,踏上寻找传闻中的大智大慧者——佛的道路。他在舍卫城中打听到佛的名字,在须达多的祇园精舍见到乔达摩。这位大智大慧者,这位“觉者”,这位彻心彻骨的圣人令悉达多前所未有的敬重和爱戴,悉达多从来没有见过人像他那样看、笑、坐、走,他希望他也能像乔达摩那样看、笑、坐、走,那么自如,那么节制,那么坦率,那么淳朴而神秘。他需要征服“我”。但是他又离开了佛,他明白任何教义都不能使自己开悟,但他感受到了“我”。

像所有追寻父辈的少年都将离开家园,所有求学者终将离开恩师,悉达多不再是一个东奔西走的求知少年,他开始探求自我,开始接纳自我,开始理解并成为自我。当他把自我重新放入内心中央时,他开始察觉出外物的可爱,他不再坚信花草树木是幻影,不再笃定肉欲情思是浮沫,于是天海星河,森林山丘不再是魔罗的魔术,不再是玛耶的面纱,不再没有意义,也不再是世上种种世相的偶然变差。他觉得自己像天上的一颗孤星,冰冷而绝望,他最自我知之甚少,但他更为自信,他明白“这些不过是他苏醒时最后的战栗,是他新生时最后的阵痛。”

青年悉达多踏上理解世界和探求自我的路,他开始学习世俗之物,像游戏一样学习如何取得财富和爱情的艺术。他坚信他在做婆罗门和沙门时学到的思想、等待、斋戒可以帮他做成任何事。他成功了。他成为首屈一指的富翁,他住着精致的豪宅,享受仆人是伺候,沉湎于珍馐佳酿,和艺术般的情欲。但他时时因心底柔弱的抱怨蓦然惊醒,清楚地审视自己荒唐的生活,他的生活像是游戏,他从旁人身上寻找乐趣来娱乐自己。但是他的心,他真正的本性却未投入到里面,他真正的自我在流浪。但他沉湎浮华和物质的漩涡太久,作为沙门的自我在慢慢死去,他不再会思想、等待、斋戒,他嗜赌成性,逃避现实,待人苛刻。他像精致的笼子中的金丝雀,被物质束缚了身躯,染上世俗富人的忧虑,内心已无法像以往平和而遗世独立。但可悲的是,他的灵魂和本性在叫嚣,他无法像常人一样纯粹地快乐和哀伤,身上的种种改变的和弊病令他厌恶自我,最终用梦的方式惊醒,逃也似的离开了生活了数十年的豪宅。

悉达多来到河边。他想埋葬自己,毁灭失败的躯壳,然后抛弃掉,让诸神去嘲笑。他恨自己这具堕落腐烂的躯体,恨自己怠钝的灵魂。他丢失了理性,幼稚地求死,陷入迷困和惶惑。但他的灵魂和追求终究向他搭救,他作为婆罗门和沙门的自我死去了,作为愚钝极端的俗人的自我死去了,老年的悉达多再次醒来,一梦如隔漫长岁月,他的躯壳又诞生出新的自我。在众多奇奇怪怪的人生旅途中流浪过的悉达多重归宁静。他又蜕变成一位孩童,回到曾经渡他的一条河中去。他在渡船人身边学习如何倾听,如何接受河的教导。老年而通透的悉达多接受了最后一道磨炼:体会为人父的心情。他如万千父母一般用盲目的爱守护自己的儿子,甚至“绑架”儿子的思想。他终于理解普通人的虚荣、愿望和琐琐屑屑,不再为其感到可笑。“他看到了人们为了这些冲动而活,看到了人们为了这些欲望而从事伟大的事情,看到他们为了这些冲动、欲望而辗转反侧,他很爱他们。在他们的一切欲望和需要中,他看到了生命、火烈,也看到了生命不可磨灭和永恒的梵天。”

悉达多最终明白了真正的智慧是什么,明白了自己在漫长的岁月中探求的真正目标是什么,那目标不是别的,而是在生命的每一时刻中灵魂的一种准备、一种容纳力,一种思考、感觉和呼吸万物圆融统一思想的秘笈。

悉达多其实是传说中释迦牟尼佛出家之前的俗名,照佛教的解释,佛不是神,而是“觉者”,即觉悟了的人,而悉达多的意思则为“目的达到的人”。

悉达多觉悟出的道理恰恰是,觉者不比未觉者高贵,他追求内心的安宁,如愿以偿了,并不比汲汲于功名利禄者高贵,不比穷极一生仍未通达的僧徒伟大,他不比一朵花高大,亦不比沧海渺小。世间万物本是圆融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