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余可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余可心 > 正文

余可心 /

风云纵惊鸿,锦绣拓新意

作者:余可心发表时间:2020-04-04浏览次数:

 

魏晋期的游宴繁如星单论曹植,早期常公子斗豪靡耽逸,如“筵坐客,斗鸡间观房”宝剑值千金,被服丽且”;后又多是宴尽,志命短的极生悲,如“盛不再,百年忽我遒”;以及充味道,醉里道,梦中登仙,携手王,和歌公的及,如“参驾,游云端”等。因此篇《公宴》中的慷慨磊落,意气风发便得十分得,不借游宴之抒哀思,也已经脱离了描气。

  《公宴》

  公子敬客,宴不知疲。

  清夜游西园,盖相追

  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差。

  秋坂,朱绿池。

  潜鱼跃清波,好鸟鸣高枝。

  神接丹轻辇随风移。

飘飖放志意,千秋若斯。

曹植好高起,或情高景(“高多悲,海水其波”“步登北邙阪,望洛阳山”),或总领阖篇(“名都多妖女,京洛出少年。”“置酒高殿上,交从我游”),此篇便是后者。

  首句“公子敬客,宴不知疲”,曹丕公子群邀众客,直至夤夜未歇,足见兴致高昂,宴。建安十六年,曹丕任五官中郎副丞相,届时丕植二人作为邺下文人集团的中心,可能尚于兄友弟恭的和睦关系。《公宴》和《芙蓉池作》描述的便是其中同一次宴游,因此相似程度极高。

  曹植第二句再言宴之盛,已从叙事景。后澄空列宿,天星斗,壮阔宏大,已铺陈出曹植奇高的骨气,而再择细景描摹,由及近,由广入微。坂秋兰丛生,明的令,也解何明月清空如此人心魄,原是秋日云散天高,才有上下四方广群英;绿水托芙蓉,丽,和前半句仗工整,有山水田园的韵感。第五句继续细景描摹,由静转动,接华绿了游,潜鱼跃出水面,一池秋水活了起这时再听到啭鸣视线再拉到高挑的枝上。

  三四五句景,画面像有弧度,高起低,打了一个写静谧花芙蓉,一而止,再鱼跃空,像往上提了一口气,被唱枝儿接住。至此,全气度再次回到高亢恢弘,长风扬意的境地——

  “神接丹轻辇随风移”,回,朱丹的车轮转动人的马车,子建十足的神思灵笔便也登仙。清代香山人此句“得出,画不出”,可好的诗绝不是情景的敷,而是情气的升

  尾句抒情,情感入高潮,“飘飖放志意,千秋若斯”,与曹丕的“遨游快心意,保己百年”相比,得更加言有尽而意无,后者是般快活也能活百,前者是希望情的事,千秋万代永如是,可其“志飘飖焉,峣峣焉”。

  《芙蓉池作》与《公宴》构相似,皆是首句叙宴之况,中间写景,尾句抒留恋不知倦的舒心快意。述同一,二人的景物描所取的意象也是相似的:羽盖(盖)、修(高枝)、惊(神)、飞鸟(好)、明月、星(列宿)。

  《芙蓉池作》

  乘夜行游,逍步西园。

  双渠相溉灌,嘉木通川。

  卑枝拂羽盖,修天。

  惊轮毂飞鸟翔我前。

  丹霞明月,出云

  上天垂光采,五色一何

  寿命非松能得神仙。

遨游快心意,保己百年。

  然是同事同景,二位人的格也呈明的差异。《芙蓉池作》的第二句芙蓉池清渠繁木,是粗描概括。自第三句始便是工笔勒:嘉木有低枝,拂掠华车羽盖,而高枝修已能触摸穹空。一高一低比强烈。再是由静转动,惊风飞鸟高翔,此画面已经转到天空,下面的丹霞映月,星伴云,对苍丽光彩的感叹也是水到渠成。第二句到第五句皆用工整的仗,辞藻美,已与朴叙事体诗风大有不同。《芙蓉池作》也因此收到历来极大赞誉,是建安代极出色的游宴

与《芙蓉池作》相比,《公宴》一气呵成,酣高昂的感就更加突出,尽管也有仗的景句,但它更接近建安诗风,“古”韵味明。而前者一如曹丕的很多作品,精致的描细腻的感情,已拓新的意。曹丕在文方面多有建言,其《典论·论文》中“盖文章,经国之大,不朽之盛事”的论调,注脚文学从自发到自觉的转变,其诗从形式到内容上的新创,或是有意为之。

而曹植,凭他的天才神悟,用灵萃之笔在建安诗坛骑绝尘,挑起了一个代的艺术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