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余可心

当前位置: 首页 > 余可心 > 正文

余可心 /

缘缘

作者:余可心发表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


 缘缘拂袖揩过溪岩上的薄雪,轻捞素袍,叠腿便端坐其上。

 此时天色尚乌青,东边遥遥一匹窄练般的霞,稳稳蛰伏于云端,隐在霜峰寒嶂之外。然而盘坐高岩时,面东而对溪下,万屏褰开,恰能从重峦叠枝间窥得金光破晓。

 春霞稍动,缘缘托指将盘在腕上的念珠掂在手间,她阖眼,平滑的薄茧细细摩上檀珠,梵文无声滚过唇边。

 勾过第一颗时,她听到溪风捭冻,潜鳞吹冰。

 一百零八颗缓缓捻过,天际乌青褪去大半,万物始开,她收却佛珠,低颈向东方缓缓一颔首,霞光向周身侵散开来,尚未见日升,却观四下青松抚雪,山气挐云。

 缘缘曾摇着青杆,激水惊鱼,踏过遄溪每一块岩,终于寻此观霞听溪的妙处。新阳透层翳,春水动薄冰,于她来说不亚于梵山佛光普渡的盛景。

 她便如往常一般,自月白衣袖中托出一只形若棠梨,大若雁卵的陶埙。修长十指抚过两排小孔,吹口轻搭下唇,初声低缓朴拙,如伴泉呜咽,至调高仰轻快时,娇缓的细眉也随之舒展。她与新阳春溪合奏了一曲《湖乡春晓》。

 一时万山皆伏,神佛委身。

 尾音将息,冷日也现身云端,深处的香积寺传来钟响,将轻悠的埙音一圈圈荡开,而后万籁俱寂,溪中碎冰相碰,枝头白雪惊落。

 终于听得足音将近,踏在荒草间,行在松枝里,她听过无数次,没有哪一次如这般悦耳。于是她将埙拢进袖口,也未起身,在来人张口前急急侧身望去。

 一杆枯竹携劲飞来,缘缘细指点岩,旋身便起,两只芒鞋将将错立,节节分明的瘦杆便躺在掌间。

 春雨不来,竹竿也无青。覆手抚过节线的突翘,缘缘低眉垂睫,怜惜一般,一节一节,直到两臂伸展开来,袖口透出小截雪腕,和红乌的檀珠。

 她松开两指,继而复收指压竿,枯色的长竿霎时弹身起,以掌为心,自空中划过将满的圆,最终点上初解的浮冰。

 擎竿在冰,缘缘轻撩素摆一跃而起,浮冰轻颤,溪水漫过竹竿半寸,玉身便已抵岸。

 长竿未歇复起,掠风拂雪,松针未及震颤,它便旋身竖立,稳稳抵归土间。

 月袍静落,佛珠碰乱。

 山间霞气摩过她侧脸,晕上暖色,折过一双剔透的眼,此刻青山云散,春水解冻,缘缘张口唤道:

 师哥,你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