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杨丽芊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丽芊 > 正文

杨丽芊 /

七月随笔

作者:杨丽芊发表时间:2020-09-02浏览次数:

 

存在这个词本身就没有意义——张起灵

七月写下你的名字,温柔而庄重。

你好吗

我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身后的黑金古刀,间细碎的黑发,身上的麒麟纹身,或是你异于常人的手指,还是美丽却不样的名字和矛盾的命运......

我想来寻你的,从十万丈软红尘拔身而出,愿跟在你的身后,去寻找那些属于你的看不见的过去和未来。

真想看看你笑起来的样子,那一定会把世界上所有的黑夜都点亮。那么,你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会有双清晰的能够看见里的疏影横斜的月亮的眼睛吗?会发出什么样的笑声呢?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低沉的笑还是清脆明亮的如三叔所说的杠铃般的笑声?

你的名字又是什么呢?张起灵只是张家的一个职位罢了,你会有一个其他的名字吗?是普通有内涵的名字还是文艺好听的呢?

你静静地在那里,面无表情,没有回答我。

有人说,你遗世而独立,不食人间烟火:有人说你的命运荒谬而悲惨。无论结局是喜是悲,你都会一次又一次的回到空白。有人说:张起灵,你不是书中人,你是我心上人:也有人说你一绝世倾城便是永恒不朽,

你会高兴吗?我们如此喜欢你。

小声说,我想离你再近些,仔细看看你的后眼,却仿佛隔了一层薄雾。

早起天若雨亦晴

有时候,梦如雨点静静掠过脸庞,打外着你那颗太过脆弱与复杂的心让你深陷绝望之中,而有想要放弃的感觉;但你若努力,一切都好。也许在我们抱怨的时候,是否思索过自己有没有用心在追梦?没有付出那么多的努力,怎么会见到梦变为现实的那一瞬间?他人最终不能代替你的成长,无论那些爱过的亦或是恨过的人,他们都不能改变你的人生轨迹:她们是否坚持亦或打击,最后的一切,都只能由自己用时间的痕迹去证明。经历过挫折与失败的人生,才会让成功变的永恒价值,变得更值得珍惜与回忆。

那时候以为能触动我心境的事往往是那些一直想要因为别人自己去更优秀的可是最终只能他们也只能做最好的自己。人,一是不必美慕,不必在乎;二是宠辱不惊, 望天上云卷云舒,看庭前花开花落,保持一份淡然的心境,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

天若有情,请你用心努力,请你为梦想矢志不渝,坚持不懈。一些彷徨与懈怠,永不放弃,没有什么改变不了的事情,没有什么达不到的目标。只为真理,只因一生想在真理的大海之中畅游,那么看淡一些世事的纷扰只为那些想要改造的愿望,烈士们用鲜血感染着我们每个人的心。

亦如你真的放弃了个人的私欲与那些无聊的物质追求,愿意将个人的利益与国家与社会的利益所紧密联系起来,那么你的梦想会由此变的耀眼,那么即使路途之中多一些风雨也正如平常之物,那么请你多一些深刻的思考。于是此刻,梦若晴空给我阳光日点射寒空的温暖,若实现则会让世界放出无尽的光芒,这刻,那瞬间,将化为永恒。

梦亦雨亦时,此刻并不显得那么重要,一如李安的要记得你的梦想》,那么回首之时,就会多份内心的触动,你若多用一此时间追梦, 则时间会证明,梦想的实现。

请相信自己,一定成功!

蓬莱文骨

狂。这是我对青莲居士笔墨的第一印象。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脚踏谢公屐,身登青云梯,他的诗文从根处横互盘桓着浑然的做气,这种气势深深镌刻进他的骨子里。

白衫一袭,骑着有鎏金鞍的白马,这是我想象中的诗仙形象。他初经朝廷征召去往长安,遍作诗说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入了朝堂的他也不惧权贵,也照样狂气。贵妃磨墨,高力士脱靴,即使是后来被排斥,远离庙堂,也付诸一笑,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数尽还复来。而在他浩大的人生格局里,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的调帐,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孤寂与他而言不过古来圣贤皆寂寞罢了。他所颂过的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既骑访名山的仙人之资,倒也不负他的盛名,光是他骨子里的侠气便能自成一派诗文,更何况他脊骨的其他框架?

恰如余光中所说,酒入豪肠,三分酿成月光,剩下七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站在那盛世中央的岂是帝王,而是他啊。

古往今来,这些文人的精神一直烙印在天地间,山川上,流水中。从春秋战果,到魏晋,以至唐宋元明清,他们一直沿着历史的轨迹行走至今,他们自古而来,负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