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杨丽芊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丽芊 > 正文

杨丽芊 /

生而为人,绝不止是皮囊而已

作者:唐南发表时间:2020-05-07浏览次数:

kindle收藏《皮囊》这本书有两年了。

迟迟未肯去看,记得有点开看过第一篇,但内心深处恐惧某些情绪撕裂开,便匆匆关闭。害怕那种情绪的我推迟了两年,才再次点开书,仔细地去阅读。

确实是触动到我的内心的一本书。我怕用我匮乏的词语去形容里面的故事,但却难耐那种揪心的,与书里搅拌在一起的情绪,我怀着此刻的情绪与心境去记录下来这篇小小的读后感。书里的阿太、父亲、母亲、文展、阿小、张美丽、厚朴,那远离我数千公里外的小镇里发生的故事仿佛就像自己或者真切生活在身边的人,细细品味后黯然神伤。我沉浸于其中,不,或者说带代入了其中。

阿太挣扎着病痛的躯体说出这副躯体限制了她时,我想到了奶奶也曾在中风期间不顾自己身体依然跑一瘸一拐地跑上三轮车,旁人看起来很不理智的去茶楼喝茶。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当时我也像周围人一样嗔怪奶奶古怪行为,此刻看来束缚我们的,其实是这终会褪去的皮囊罢了。

想起这些年照顾外婆的经历,书里父亲的章节又敲击着内心。我心里想的则是,每天需要上多少次厕所,每次都需要这么折腾。我开始掂量,即将到来的生活是什么。我以前总避免这么的想,担心是一种自私。现在却有人说出了我的心境,原来是多人之常情的事情。外婆偶有住院时,我当时害怕会失去了她,就像书中说的——在这里,你一不小心留出空当,就会被悲伤占领,这是疾病最廉价、最恼人的雇佣兵。庆幸故事里母亲是伟大的,她会硬扛着父亲,伺候他吃穿起居。读到这里我又是多羡慕,羡慕故事里阿达有一位可以支撑他的亲人,而回到现实我身边却了无一人

张美丽是故事里传奇的人物,而她却死在了同乡们口伐笔诛之中。她是遵循内心选择的人,反而激起那个通俗世界的人讨伐。她揭露了人的欲望,可人们害怕面对它。她终究是个小镇姑娘,要不她不会自杀的

还有文展、厚朴。我们可以是他们,他们也可以是我们。我感受到了身上的他们:我总在拼命感知,人们希望听到什么?如何表达到位?说不出的恐惧,恐惧自己成为别人不喜欢的人。为什么这么需要让别人喜欢?或者是求生的本能。”“不知道自由的人,才会动辄把自由挂在嘴边。”“他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己身上的各种渴求,只是找不到和他热爱的这个世界相处的办法。每个人身上都有太多相互冲突却又浑然一体的想法,他只是幼稚,还没搞清楚自己是谁

有时候觉得自己有点像书中的厚仆,有着用想象喂大的膨胀的理想。觉得年轻就该荒废时间,该挥霍青春的时候就要挥霍,谈恋爱,忙社团,忙活动。不甘于小城市的平庸,不甘于自己的平庸。可惜我可能还不如厚仆,我没有勇气去做更出格的事情,我只是在挥霍着条条框框内的自己。这种保守会让我犯不得大错,却也不会惊天动地的成功。庆幸着自己的平庸让我没有放大自己的不切实际,却也不甘平庸想要走进大城市证明自己。人生迷茫很正常,所有事情都只有经历过才有资格发言,所以我仍然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

记忆最深的还有作者对家乡的依赖,谁还不是呢,亲情是每个人都柔软不可触及的底线。只有家才会给我独一无二的归属感。我有时候也会在出去打拼与回家陪父母之间无法选择,我们可能都太自私了,只想着争自己那一口气却不顾父母的需要,没有给予他们足够的陪伴。但承认吧我们都心知肚明,父母需要的不是子女大富大贵,而是陪在他们身边,我不想像大多数背井离乡的人一样,最后在无法挽回的时候捶胸顿足,也于事无补。常回家看看吧。

《皮囊》让我词穷,内心又无限波澜。它诉说了作者的故事,同时也在我眼前重新播放了一遍我过去的生活。我想不到用什么来做尾语,就再次套用书中的话:对那些我正在爱着过着曾经爱过的人,我希望你们明白,我多么希望付出全部为你们停留,如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你们刻在我的骨头里,即使时光列车拖着我的肉身一路远行,至少你们的名字和名字牵扯的记忆,被我带走了,这是我对时间能做的唯一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