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杨丽芊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丽芊 > 正文

杨丽芊 /

《人间草木》读后感

作者:杨丽芊发表时间:2020-05-07浏览次数:

《人间草木》是汪曾祺先生写他的旧人旧事、旅行见闻、各地风土人情、花鸟虫鱼的经典散文集,分四部分,分别是人间草木、西南联大中文系、星斗其文,赤子其人、往事如烟字里行间充分流露出他对凡人小事和乡土名俗的深深眷恋和对旧日生活情景的缅怀。“人间草木“四字,平实、直白、朴素、诗意似乎都可以拿去形容它。张九龄曾说:“草木本无心,何求美人折?”汪曾祺先生的《人间草木》一书,似乎也充满着类似的诗意。人世间有无数普普通通的花草木,也有无数平平凡凡的人,那么草木缘何成为书名?

从开头部分看,写紫薇、北京秋花、腊梅等人间草木,其中一段:“有时送来一个七寸盘子,里面摆得满满的缅桂花!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不是怀人,不是思乡。汪曾祺先生笔下的人间草木极为可爱难怪他说在伟大和有趣之间,我更愿意自己是一个有趣的作家,写点有趣的东西。

我们人生中平凡或者深刻的事情都太多太多,人们总是记住了那些深刻痛苦或者愉悦的事情,而往往忽略那些平凡琐碎的小事,这些现象自是寻常。所以《人间草木》在我这里还是显得尤为珍贵的,脱去华丽辞藻之后的纯粹自然,汪曾祺先生不愧沈从文先生入室弟子官方资料如是介绍。我见识稍浅虽不知道两位的文笔如何差异沈从文的笔下优美,有风有水有山有人,百看不厌、似入梦三千。汪曾祺写人间草木、人世风物他的语言常常让我觉得他像是一个细致入微的观察者,小至高邮鸭蛋大至往事如烟汪曾祺先生看到什么,想到什么能够细致到用最合适的方式写出来只是往往还是觉得二人心境颇有相似之处平和看待万物不加偏见不加修饰

与此同时汪曾祺先生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散文的语言,可以恣意放流,可以平实纯朴,可以生动鲜妍。引用两句:“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若我在临水照影里,想起你,若我在柳枝新绿前想起你,若我在一切无从说,说不好的美丽里想起你,我在那一切陶醉里,已非自醉,你可曾感受到,遥远的举杯致意。风格不同,却两两相融了,只是融入在语言中的真挚情感能够给予了文章生命和灵魂。

文章四部分,其实感受最多的还是西南联大那部分。可能也是因为自己偏爱西南联大吧,如今再读: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绝徼移栽桢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还是有着满满的感动。再加上汪曾祺先生“有味”的文字,独特的视角,让我能够感受到更多那个时候的事情,那些曾经的人物:闻一多,金岳霖、吴雨僧,无数“流亡“的学生。那些人,大部分寻找真理,寻找智慧。汪曾祺先生寻找的是吊儿郎当,寻找的是潇洒,想法也是“超凡脱俗”了!从《人间草木》看汪曾祺先生是“京派“作家,也是受这段时期影响。只是派性“不强,学风还是民主、开放、自由所以我原先奇怪汪曾祺先生经历了那些动荡的岁月,为何文章中还是少有社会伤痕,以致小时候总以为汪曾祺先生是个和海子同年代的作家,后来发现不是,。汪曾祺先生记载的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其中记载:小说里,人物是主要的,主导的;其余部分都是派生的,次要的。环境描写、作者的主观抒情、议论,都只能附着于人物,不能和人物游离,作者要和人物同呼吸、共哀乐。作者的心要随时紧贴着人物。什么时候作者的心“贴”不住人物,笔下就会浮、泛、飘、滑,花里胡哨,故弄玄虚,失去了诚意,从这些都可以对如今写作的人一个启示。

读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比如说其中:“在黑白里温柔地爱彩色,在彩色里朝圣黑白。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 曾经知己再无悔,已共春风何必哀。”感觉还是蛮有哲理的,但是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在知乎上有一个热议,第一句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一个解释说:做人不能仅仅是“黑白”或“彩色”,要兼顾。在彩色的世界中保持着黑白的果断, 在黑白的两极中追求人生的丰富。“虽不知道真正的意思是什么,但是这样理解我觉得很好了。

读汪曾祺先生的书,从这位乐天派的身上总是能学到很多人生思悟,趣味和平淡这看似矛盾体,在他的笔下总是恰到好处得融合绽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