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杨丽芊

当前位置: 首页 > 杨丽芊 > 正文

杨丽芊 /

时间式

作者:杨丽芊发表时间:2020-04-04浏览次数:

“当这座城市坚固的记忆随着推土机的轰鸣而慢慢消散,那些活着的历史也在慢慢消逝。”

我是钟鼓楼旁的一株树,我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小时候,我见着光着半个头、吊着长辫子的一群人骑着马进来,而没辫子的一群人都跪在他们旁边,他们脚下,磕着头呼喊着“万岁”。后来,来钟鼓楼的人都留下了辫子,可他们被打、被抽、被训斥,因为他们交还不起钱来付国家欠下的外债。

在枪炮声中,金发碧眼的人粗鲁地闯进来之前,我见着那些锦衣华服的、留着长辫的人仓皇离开了。无数孩子的哭声、枪炮声、刀剑刺入身体又拔出来的声音。钟鼓楼被烧毁了,冒着黑烟,熏红了好多好多人的眼。我很庆幸我活下来了,人渐渐地又多了起来,我的旁边开始新建好多新样式的房子,不过是给那些金发碧眼的人住的。我赖以生存的土地被冻上了,我那裹着一层开裂树皮的躯干被铁丝层层缠绕围住,我的根蜷曲着,无法伸展。时间一点点一年年地过去,那些坚硬的钢丝物都已经深深陷入我的躯干,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或许明天就是最后,我不知道。

好几十年吧,久的我都忘记了!那些金发碧眼的人终于被赶走了,新的政权建立了。可是没几年安定日子,他们又要“搞批斗”,一些叫做“红卫兵”的人冒了出来。钟鼓楼又被拆得一干二净,就在昨天!他们要搞“建设”,却将这剩下的古物毁于一旦。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打我的主意,毕竟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了。我真的害怕听到我的根离开土地的声音,我害怕,再也无法诉说我所见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