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涵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涵阅 > 正文

王涵阅 /

4、11日记

作者:王涵阅发表时间:2020-05-08浏览次数:

4.11 日记

今天父亲拿回一包龙井,说是明前茶。细细的红线缠在牛皮纸外面,捆了个四四方方的小粽子,可爱得很。手指捏起那红线的一端,轻轻一提,纸包便荷花似的开了,但茶却还稳稳抱在中间,可见包装的人功夫了得。新茶干爽而坚挺,窄而脆薄的叶片工整地叠列着。脱了水的嫩绿似芥末。

父亲喜欢喝茶,因此家中常备密封的不锈钢小罐子,罐子盖上用透明胶贴着白色签,写着:龙井、毛尖、绞股蓝……一个个小型保险箱在书房的置物架上站成一排我不讨厌喝茶,甚至时常陶醉于它的清香和柔或涩的口感。但不似我的父亲,茶并不是我的生活的必需品。能喝到茶和喝不到茶、喝普通的茶和喝上好的茶,对我而言就如同今晚有没有月亮、是满月还是弦月一样无所谓。至于品种为何、产地何处、因何闻名、何时采摘,就更非我所考虑的对象。

父亲说这茶产量少,难得。拆开便泡了一杯。热水从壶嘴滑进杯里,“水涨茶高”,浮在顶上像小小的刚朵。不多时,吸饱了水,慢慢沉了。或伏或立,翠的互相交错着一口,滋味柔润,香气清新似刚刚采下。茶叶饱满充实,柔软如泥,细细嚼着,不乏青涩感觉。

小口小口喝着这新鲜绿茶,不知怎地,忽然想起那盒“旧茶”来。

在学校时柜子里放着“兰贵人”,是父亲寄。我对这种茶了解不多,只知道产自海南,并且茶叶全部做成了冻干的小球,形状像地雷倒出来,噼里啪啦地在玻璃杯底弹跳,一点没有“贵人”的样子滚烫的开水倒入,他们也就是安静地沉在杯底,不开叶也不显色,像某种奇异的贝类,紧闭着黑色的壳。

更为奇异的来了:正当你不想去管它,转过头去做些其他的事时,它们便商量好似的静静舒展开了抱缩成团的叶子先是向上急急地冒着小气泡,然后便慢动作伸开了头尾,摇身一变水中的蝴蝶,划着水波飞向高处杯底慢慢铺开的透亮的棕,流云一般地、顺着几条小径蜿蜒开来。不过一会儿,另一番景象便悄然占领了透明的大肚杯

这时候,香气就适时地出现了——一点不小家碧玉,而是浓烈似香水。你被那味道所吸引,疑惑地在屋内四处寻找源头。那杯茶也不做声,只管从容地飘着热气,狡黠地等待着你的发现。

味道也好。 入了甘草,“兰贵人”的味道偏甜但润喉。这种香茶,只消喝上一杯,便能提神甚久。深夜,伴着那茶香读书,蚊蝇似的困倦便一扫而空。

想来也是奇怪:新茶饮水,向下走;旧茶饮水,反倒向上升。我试图从中总结出什么道理来,但想来想去,不知把水视作什么好。能量?经验?抑或时间?结果到头来还是没个结论,看来想参透这茶叶的沉浮,或许只能格物致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