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王涵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王涵阅 > 正文

王涵阅 /

日记

作者:王涵阅发表时间:2020-04-04浏览次数:

2020.3.14

昨晚定了早上八点的闹钟,响了,按了,接着睡。九点三十分,不多不少。秒针走到十二的时候“啪”地睁了眼睛。倒不是因为九点半忽然清醒,而是因为实在受不了豆浆机的滴滴声——家里人跟聋了似的没人愿意管——诈尸一样从床上弹起来,光着脚噔噔跑过去关了。

去厕所刷牙时我妈说我像梅超风,披头散发,面色蜡黄,口吐白沫。我说你他娘的早点把豆浆机关了我还能睡一会美容觉,顺便给了招九阴白骨爪。当然我没说他娘的,九阴白骨爪也是给她捏了捏肩膀,插不出五个指洞来。我爸在旁边应和说他可不想找个女婿像陈玄风,我说老头子别逼我发功。

收拾一番到餐桌旁一看,桌面明镜似的,贼亮。一个花菜头响当当端坐在中间。怎的?表演民间原子弹爆炸?莫名其妙。我问早饭呢,夫妻齐声说吃完了。

“你爸炸的油条太好吃了,没剩。”我妈说。

果然,锅里漾着半锅油,锅底沉着些油渣。

“这是要干啥?”我举着那个孤儿问。

“家里没菜了,你要吃早饭就吃那个吧。还有豆浆……对了,等会去超市。你去不?”

我不想说话,不知今天一早为何如此无力。我把花菜带回阳台菜篮子里安顿好,开冰箱拿了瓶酸奶。晃一晃,轻飘飘的,开盖子的时候异常轻松。心念大事不妙。

“这酸奶啥时候开的?”

“刚开,给猫喝了点。”果然,早起的猫儿有奶喝。

阳台冷风一吹,人倒是醒了。肢体也被吹得灵活了些,不似刚才锈住一样,像挂着四个灌满了的香肠。

精神一来,便想着求生。翻箱倒柜一番,扒出来半袋威化,一个芦柑。就着温吞吞的豆浆吃了。其间猫过来要威化,白爪子张着威胁我。害怕。给了半块,嗅了嗅,没吃,还做出刨土的动作。妈的,不知好歹的东西,合着把这当猫砂了?

拿起手机一看,十点过五分。我问爸什么时候去超市,他说他随时能走,你洗头洗脸磨磨唧唧的,等你收拾完。我瞟他一眼——白背心子大短裤。呵,男人在时间问题上就是自信。

洗完澡出来刚好十点半,我爸依然穿着冬天室内乘凉套装。我说我换个衣服就好了,他依然一动不动,窝在沙发里看搞笑视频,乐的满脸放光,像个开心的大面袋子。据我妈说,我爸跟她谈恋爱时又高又黑又瘦,在风里站着,衬衫裤子旗似的猎猎地抖。结果我三岁那年,他去贵州出差,半个月后我妈到火车站接站,怎么找也找不见。正着急呢,突然身后“嘿嘿”一声,找谁呢?回头一看,一白胖大脸赫然眼前。我妈凄凄地问老公你怎么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他说嗐,贵州的东西太好吃了!公费出差伙食还报销!

推开衣柜找了一通,才发现没衣服穿。从长沙回来时想着寒假太短,只带了两三件耐脏的,颜色款式都不漂亮。过年那阵买的衣服又是春夏的款。于是再次感叹这肺炎大大打乱原先的计划。随便穿了件牛仔裤套了件卫衣,准备出门。

出房间发现爸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一副潇洒的样子。心里恨恨一声,怪自己优柔寡断,再驳他就有失实据。就闷闷地开始穿鞋,刚系好一只鞋带,突然痛苦的“啊”了一声。

“怎么了?”

“我才想起来今天十二点要交作业。”

“哦……你没做?”

“没有。”

“那你还去不?”

我白了他一眼:我去了你给我写?他也白了我一眼:早知道你不去我早就走了。他戴上口罩手套护目镜,像个氢弹测试员,一晃一晃出门去了。我则悻悻地脱了鞋回书房。

一看备忘录的作业内容,是让根据所学提三个问题,还要写出思考过程来。这门课我啥时候看的?哦上周,看了三个视频,几页PPT。学了啥来着?国际私法的概念?原则?发了会愣,脑袋空空,一个问题也憋不出来。能问啥呢?国际私法和公法的关系?国际私法和青蛙的关系?怎样运用国际私法处理可回收垃圾?我知道,只要多看几本国际私法的书,多看几篇论文,还怕没问题可提?然而我对国际私法的兴趣实在不比对处理青蛙标本的兴趣高多少。

但是作业也不能不做。不做作业是不尊重老师,是对自己学业不负责任,是有辱校训。那就编吧。这事儿还干得少吗?驾轻就熟了。刷刷,变魔术似的有了三个问题。提交。哎,每到这时候就想变成夏目漱石笔下的少爷。笔一甩,老子不干了!这帮红衬衫、二流子、青南瓜!

结果,还是干了。怎么就一点自制力没有?平日就算再讨厌,大体还能准时准点去上课,记笔记。如今因为疫情,在家网上课程,教材也邮不过来。而且我这人,你说奇怪也好矫情也好,就是没法看电子的书。一看就头昏脑涨精神紧张,半个小时吃不进一句话。一直在那:“划分法律部门的基本标准是法律规范所调整的社会关系和法律规范的调整方法划分法律部门的基本标准是……”废了!索性不看,看起小说来。想着再不干这么折磨自己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