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阳奕

当前位置: 首页 > 阳奕 > 正文

阳奕 /

浅淡生活,慢煮成诗

作者:阳奕发表时间:2020-07-29浏览次数:


一直以来,我们习惯于将所有事物分成重要的与不重要的,浅淡的与深刻的,也习惯于追求意义感,并用统一的量化的标准去衡量事物的价值,仿佛只有那些在刻板的价值评价体系中处于优势地位的事物才值得去关注,才值得成为生活的意义所在。其实不然,生活的意义在于生活本身,生活的意义是“无意义之意义”。

《慢煮生活》中所收录的散文,所叙事件的时间跨度长达数十年,其中既有汪曾祺幼年时所经之事所识之人,也有青年求学中年下乡的经历,还有关于晚年生活的叙述,所涉事件有的发生在动荡的战争岁月,也有的发生在荒谬的文革时期。而所有的这些,作者都是以极其平淡甚至轻松的口吻叙述的,那些在历史中显得深重无比的事件,在作者笔下却像是窗前的一阵风、一片雨。例如,有一篇叫《跑警报》的散文,是讲述作抗战时期西南联大师生们躲空袭的事情。作者把躲空袭这样紧张的事情写得非常有趣,其中提到了各种奇人怪事,从容诙谐,大有举重若轻之态。文革期间作者下放到农村,想必也曾历经艰险,但散文中涉及文革之事非但全无郁闷之感,反而显得轻快悠然。在大多数人看来,抗战与文革都是沉重的、深刻的、值得被反复提起的,可在作者笔下,这些重要的事反而变得轻了,浅淡了,成了所叙事物的一块块背景板。

那重要的是什么呢?真正重要的是那些最简单的事物。

世间一切都有它可以诉说的故事。“一花一叶皆有情”汪曾祺是最爱写草木的。他写《葡萄月令》,从一月到十二月里,葡萄是怎样的被种下,然后生长开花结果,怎样被采摘,最后又怎样安静的度过冬天。他写《人间草木》,写山丹丹、枸杞和槐花的样子,写采摘它们的人。植物的生长里蕴含着大自然的规律与力量——寒来暑往,四季更迭,时光流转;大自然赐予人间阳光和雨露;不同的草木在相同的阳光和风里长成不同的样子······人类生存在大自然中,人的生活原本就属于自然的一部分,因而感受自然、热爱自然是真正重要的事情。葡萄生长、槐花开放,这本身没有什么意义。但自然中的一切,都有属于它自己的故事与情意,我们需要静静地、慢慢儿地去看去听,去感受这世界上的一切。

植物是自然创造的珍宝,而食物是人类与自然共同创造的。“一茶一饭过一生”,生活中最平淡最简单的东西就是食物,而最重要最意蕴绵长的东西,也是食物。远离了故土的人在思念家乡时,首先思念的便是家乡的食物,诸如“莼菜鲈鱼”之类的,怀念故去亲人时,最忘不了的也是熟悉的味道。茶饭无疑是生活中最平淡最接地气的一部分,但我们能从中瞥见生活最真实的样子,对茶饭的态度亦是对生活的态度。人间烟火何其美妙,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应当不辜负一杯茶一碗粥,认认真真地去感受人间。

食物中也藏着哲理。“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对食物如此,对文化也应该这样。”人生短短数十年,而世间事物繁多驳杂,光怪陆离,因此我们不妨多去尝试,去追寻去收获去历尽艰辛,品味其中的悲欢滋味,这便是体验感。体验得多了,见识得多了,人才能有“厚德载物”的包容性。

植物也好,食物也好,都浅浅淡淡地渗在了生活里,成为生活的血与肉。它们力量微弱,无法影响时代发展历史进程,也无法决定人的前程命途。但这并不是它们被忽视的理由。影响时代的大事终成了历史,影响个人的小事也成了各自生命中的过眼烟云,唯草木与茶饭,与你一同行至两鬓霜白。

生活应该是何模样呢?它应当是美的、安详的,如诗一般的。眼底有朗月,身侧有清风,烟火漫人间。

慢慢地、诗意地去生活吧,细细地体会它浅淡中的意蕴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