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阳奕

当前位置: 首页 > 阳奕 > 正文

阳奕 /

泡桐花开

作者:阳奕发表时间:2020-05-29浏览次数:

又到了,泡桐花开的时节了。

我幼时跟随祖父母居住在乡下,最爱屋前的两棵泡桐树。

春日里,它们有满树的素色花朵,紫的,白的,一簇一簇热热闹闹,却又不会过分张扬。泡桐花是含蓄静雅的花,花形内敛,花色淡雅,花香幽微,连花树也安详缄默,像极了南方春日里的细风细雨。

夏天,泡桐树叶色泽鲜亮。它的颜色是独属于夏天的那种充满生命力的深绿色。我喜欢搬着小竹椅坐在树下,仰头看夏风吹过夏树,繁茂的叶儿在风里摇啊摇,像波浪那样一片一片起伏着,透过树叶的日光金灿灿的,也跟着叶儿摇啊摇,一闪一闪。有时候仰头看得久了,恍惚间会有一种空间错位感,好像自己在空中慢慢地飘了起来,飘到泡桐树的上方,低头看着身下翻滚着的碧绿海洋。

秋天的泡桐树会掉很多的叶子。落叶在秋日微微干燥的空气里很快就会风干,变成黄褐色的,卷曲的,像蜷着身体的老太太。干燥的枯叶是很容易碎的,我喜欢听脚踩在上面的沙沙声,如果是穿着鞋底薄的布鞋的话,还能感受到叶子在脚底被压碎,叶柄微微有些硌脚。

而冬天,泡桐树叶就全落啦。可泡桐树的枝也是很好看的。它们的形态各异,往四面八方伸展着,而且永远伸不直,以各种形状弯折着。它们的枝条长得还很不均匀,粗的粗,细的细,表层的皮极为粗糙,到处疙疙瘩瘩。如果只单取一枝来瞧的话,泡桐树枝是有些丑的,但又丑得可爱。可当它们在雪地里,在冬日颜色浅淡的天空映衬下,却又美得像水墨画,自有一种静谧安详的意境。

泡桐树不是一种能让人感到惊艳的植物,但它在四季都能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温柔感,让人觉得安宁、祥和。

老家屋前的两棵泡桐树是奶奶种下的。那时她十八岁,刚嫁给爷爷。

在后来的漫长岁月里,奶奶在屋中生儿育女,泡桐树也在屋前一年一年地生长得愈加繁茂。

奶奶很像泡桐树。

奶奶是中国传统农村劳动妇女的典型。常听人听说,奶奶年轻时非常精明能干,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对内的子女抚育,对外的世故人情,她都能应付得来。而且她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整个大家庭的核心,是我们家族巨大凝聚力的来源。那时的奶奶像是春夏的泡桐树,内心温柔,同时又充满活力与热情。晚年的她勤劳俭朴,温和慈爱,没读过书却明白很多道理,颇有种阅尽沧桑的从容之态,还打心眼儿里疼爱儿孙。记得幼时奶奶常掇个板凳在泡桐树下织毛衣,或者让我坐在她膝头,教我唱儿歌,有时候还会在出太阳的时候提一小桶热水带我到泡桐树旁的水沟边洗头,然后一起在太阳底下暖暖和和地晒着。奶奶的心思极细腻,家中孩子虽多,也时常有些许争执,但她都能一一照应得来。平静慈祥的她像极了冬日的梧桐。

再到后来,家里要腾出空地盖新房子,于是就砍掉了两棵泡桐树中的一棵。

奶奶种的泡桐只剩一棵了,孤孤单单地立在院中,花季里虽还是美,但总不如先前热闹。

没多久奶奶也去世了。那年她六十二岁,与爷爷相伴四十八年,养育了家中两代人。

多年以后,孙辈也都远离了故土,院子里只剩下年老的祖父,和剩下的那棵与祖父同样苍老的泡桐树。奶奶嫁给爷爷时亲手种下两棵泡桐树,如今树与人都只剩其中之一。我能想象得到如今爷爷在树下看花的情景,浅紫色白色花朵与爷爷斑白的头发相辉映,院子空旷,落花满地。

此时我身在异乡,见到楼下也有泡桐花落了一地,不禁想起故乡四月的清晨,泡桐花香气弥散在湿润的空气里,风过时浅紫色的花朵儿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小桥边野草恣意生长,溪水清清凉凉。而我的爷爷,必然像以往那样,起了个大早,走在了晨露未干的菜园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