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阳奕

当前位置: 首页 > 阳奕 > 正文

阳奕 /

浅析《赵氏孤儿》中的自我牺牲精神

作者:阳奕发表时间:2020-04-29浏览次数:

《赵氏孤儿》是元代四大悲剧之一,它以“救孤”为中心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故事情节惨烈、悲壮,富于悲剧色彩。它塑造了一些侠肝义胆、舍己救人的英雄人物形象,展示了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的精神。《赵氏孤儿》以歌颂英雄人物的自我牺牲精神构成全剧的思想灵魂,充满传奇色彩,同时也极具思想文化价值与美学价值。


一、自我牺牲精神的具体表现

《赵氏孤儿》以救孤为中心塑造了几个充满悲剧色彩同时又极为感人的英雄形象。首先是屠岸贾手下大将韩厥,他与赵家非亲非故,本可以将赵氏孤儿献与屠岸贾以换取荣华富贵,但当他发现程婴药箱中藏匿婴儿时,他不但没有捉拿程婴,反而掩其逃走,并以自杀灭口来坚定程婴救孤之决心。“我若是献出去图荣进,却不道利自己损别人。可怜他三百口亲丁尽不存,着谁来雪这终天恨?”这表现出他富有正义感和同情心,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帮助正义的一方战胜邪恶。公孙杵臼在严刑拷打下也毫不动摇地保护赵氏孤儿,最后撞阶而死,使屠岸贾无法穷究此事,而作为草泽医生的程婴则是救孤最关键人物。作者令人信服地描写了他的思想发展过程,起先公主托他救孤时,他还心存顾虑,但公主自缢身亡将他推至一条义无反顾的救孤之路,韩厥,公孙杵臼先后救孤献身更激励他成为一位披肝沥胆的义士,最为悲壮的是,他要直面自己的亲生骨肉被屠岸贾残忍地剁为三段,令他五内俱焚且无法渲泄情感,而程婴以坚强的意志,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一切,而且还耍含辛茹苦二十年,终将孤儿扶养成人,以报深仇。作者就是在尖锐剧烈的矛盾冲突中,成功塑造了忍辱负重,舍己救人,自我牺牲的程婴形象。


二、自我牺牲精神的文化渊源

自我牺牲精神是以儒家文化为主体的中国传统道德伦理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它主要表现为牺牲自身利益甚至生命来成就他人或道义,儒家所倡导的诚信、忠义、气节等其实都具有自我牺牲的色彩。《赵氏孤儿》中程婴、韩厥的舍己救人的行为都是出于侠义,即儒家伦理中的道德与正义,剧中的唱词,如“有恩不报怎相逢,见义不为非为勇”“言而无信言何用”等也体现着“仁”、“义”、“信”等儒家伦理。因此,《赵氏孤儿》中所体现的自我牺牲精神体现着儒家伦理对士大夫阶层的深刻影响。这就是《赵氏孤儿》中英雄人物所具有的自我牺牲精神的文化渊源。


三、自我牺牲精神的价值体现

《赵氏孤儿》中所展现的自我牺牲精神的价值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思想文化价值。在《赵氏孤儿》这部作品中,程婴、韩厥、公孙杵臼等人为了保护赵氏孤儿大义凛然、慨然赴死,他们不仅是忠、义的化身,更具有舍己救人的高贵品质,这是中华民族长久发展过程中的美德,更是蕴含在中国古典文化中的精华部分。

二是社会功能价值。重视礼法道德的国家,无论是何种体裁的作品都在一定程度上显示着道德伦理的作用和价值,尤其是中国古典戏曲,它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功能就是传承伦理道德,元代的知识分子以及平民百姓生活在那个受黑暗势力统治的社会里,使得他们对儒家思想的“仁”、“义”更为推崇,他们不仅可以从作品中衡量现实生活中的是非善恶,也可以从中找到与自己亲身经历的契合点,从中得到心理上的慰藉,增加反抗黑暗势力的勇气和信心。所以大多数元代作家的作品中思想内容的核心部分便是对正统伦理道德规范的肯定与支持,这是它的社会功能。

三是美学价值。《赵氏孤儿》中英雄人物的自我牺牲使得全剧中始终有一股悲壮又慷慨的凛然正气,给读者带来巨大的鼓舞和感染。同时,英雄们的悲剧并非是不可避免的,而是他们为追求内心崇高信仰而甘愿作出的牺牲,他们的死亡是满怀希望的,这种希望来自于坚定的信念与对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信心。这些都表现出了崇高美与希望之美。


《赵氏孤儿》中的自我牺牲精神集中表现在程婴、公孙杵臼、韩厥等身上体现出的舍己救人的崇高品格,重信义轻生死的道徳伦理观念以及在危机情境中勇于济困扶危的浩然正气。这些都是中华民族精魂中的一部分,他们的自我牺牲不仅仅是对赵氏孤儿的帮助与同情,更是对邪恶势力的批判和对浩然正气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