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张智云

当前位置: 首页 > 张智云 > 正文

张智云 /

青少年偶像崇拜与榜样教育耦合可能性的思考

作者:张智云发表时间:2020-07-05浏览次数:


随着信息技术与媒体文化的快速发展,“偶像”渐趋大众化,大有与“榜样”相提并论之势,社会上亦不乏以“偶像崇拜取代“榜样教育”的呼声。在此社会背景之下,引发了对“偶像崇拜”与“榜样教育”耦合可能性的思考,以寻找当代榜样教育可行的出路。

偶像崇拜起源于原始社会人类的愚昧无知,对自然力量的畏惧使他们主观地创造出了神并且不断祈求以获得帮助。列维·布留尔在《原始思维》中言对原始人的思维来说,神话既是社会集体与它现在和过去的自身和与它周围存在物集体的结为一体的表现,同时又是保持和唤醒这种一体感的手段。”这种一体感在人类的演化过程中保留了下来,偶像崇拜便是这种一体感在现代社会的一大体现。青少年们不仅从内心崇拜偶像,而且还会在行为举止上模仿他们。偶像在当下多具有理想性、浪漫性、幻想性,与个人心理成长有很大关系。而榜样是自我向上发展时所追逐的目标,在一个文明社会中,榜样的身上总是集中了人们的精神向往,是社会主流文化的代表,具有一定的时代性,且多具有实用性、现实性和替代性功能,与年龄无太大关系,更具理性化。

在当下社会中,不同于以往只能通过广播、报纸等较为单一的信息传播渠道,网络媒体技术在影视娱乐领域正快速拓展,足以做到现代版的“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外界讯息以各种各样的渠道呈现在人们眼,足以使人眼花缭乱。信息的多渠道获得,打开了人们的视野,认识世界的角度也不再像以往那般单一,价值观亦是趋于多元化。同时,信息交流的便捷,更是为中西文化的碰撞与交融提供了足够的舞台空间,在这样的潮流中,青少年往往成为西方后现代主义和自由主义的使徒,青少年的自主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在此思想文化背景之下,榜样的价值,如动荡岁月下的英雄人物的历史意义及其价值更是难以得到和平年代下成长起来的青少年们的理解与认可,物质水平的极大增长之后理应带来的精神层次的极大增长似乎是镜花水月,再加上网络媒体炒作之风严重,偶像宣传驳杂化,“榜样教育”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再对当下的偶像崇拜与榜样教育内理规律进行探索,不难发现尚存在诸多难点亟待解决。主要有以下五点一、传统的榜样教育是一种自上而下的灌输式教学,很少顾及青少年的切身感受,也因为此学生很难转换成积极的受教育者,从而导致榜样教育效果欠佳;二、当下的教育对偶像崇拜的本质存在误解,当下社会各方面普遍认为偶像崇拜尚属道德行为,但对青少年的偶像崇拜进行深入分析后发现将其归为“心理行为”可能更为妥当。这种误解也导致了社会各方面对青少年偶像崇拜所采取的诸多引导措施不得其要;三、青少年自己选择的偶像与学校推广的榜样很少重叠,甚至互相排斥;四、偶像崇拜在青少年日常生活中是一个普遍现象,但却没有引起社会各方面的足够重视,从而出现了偶像崇拜市场存在诸多乱相,但却缺乏有效的管理;五、青少年一边不断更换自己的偶像,对学校的榜样教育嗤之以鼻,另一方面学校又不断加强榜样教育的力度,试图以榜样教育驱逐偶像崇拜。

对二者比较分析,发现榜样教育与偶像崇拜的价值基础不尽相同,榜样教育是承载社会主流意识形态,而当代的偶像崇拜却是成长于商业娱乐的功利化环境中。尽管如此,二者之间绝不是相互对立的,在作用传播机制上存在诸多相似之处,存在很大的缓冲区域。那么,二者的耦合就必然需要通过传播机制的重新构建以及内在价值的重置放有可能实现。

首先,我们理应看到传统榜样教育传播方式单一的缺陷,积极探索媒体偶像宣传的积极方式,尝试使传统榜样教育传播多元化;其次,传统榜样教育难以引发青少年的情感共鸣,从而缺乏足够的吸引力,榜样教育的实效性也往往不尽如人意,积极探索偶像崇拜产生强大精神推理的因素可能会带来极好的启发;然后,传统榜样教育主体单一,让娱乐产业承载部分榜样教育功能,合理借鉴其运作手段,使社会道德建设的主流意识与娱乐节目相结合,可以扩大榜样教育的受众面;再次,将榜样适当偶像化,使其转化为青少年自觉效仿的目标,同时,偶像亦可榜样,发挥偶像的积极引导作用,在一定条件下转化为值得受教育者学习的榜样,引导青少年从表层模仿向人格欣赏的内里转变。青少年所崇拜的偶像中,从影视娱乐明星到商业大亨,涵盖面极广,其中不乏品格优异的人,若是能够辅以适当的引导,必然能与榜样教育产生极大的合力;最后,现行的“偶像”市场因为入行门槛低,其驳杂,加之法律法规不健全,市场监管一时难以落到实处,这就需要政府部门引起足够的重视,与时代相匹配的管理措施亟待出台落实。同时,公众人物也需提高自身的榜样意识,起到模范作用。

尽管现行的榜样教育成效不佳,但我们也不能简单的指责其对与错,榜样教育有其自身的时代特点,也不能片面夸大偶像崇拜的效用,甚至提出以偶像崇拜替换榜样教育的滑稽言论。我们应当积极面对时代给与我们的挑战,对当下的偶像崇拜与榜样教育加以适当的引导,相互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