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刘书含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书含 > 正文

刘书含 /

天空美人

作者:刘书含发表时间:2020-07-05浏览次数:


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散发着某种魔力,吸引人们不断靠近,投以青睐的目光。我钟情仰头望天,乐此不疲。

初晨的天是个羞涩的姑娘。刚泛白,几分灰蒙蒙,像极纯白的画布罩上一块黑纱,安静淡雅。橘调的微光慢慢爬上东方一角,在地平线画上一道亮眼的线,你盯着看,猛地一晃神,太阳逃脱山的压制,整个儿显露出来,天空即刻被奇异的橘子果酱布满,向西头浅浅地淡下去。

午后的天率性而利落。日悬中天,满眼都是纯净的蓝,像一汪蔚蓝的海倒挂在天上,一不小心蓝水便会倾泻而下,又似一块上好的蓝宝石,闪烁着幽幽的蓝光。如果恰好有云,最好是大朵大朵的,张扬地飞驰在天空上,蓬松而大气,我喜去描摹她的形状也爱猜测她挡住的世界。

傍晚的天犹如一个风情万种的美人。淡妆浓抹总相宜,脸颊的腮红先是浓烈的红,后渐次暗下去,光线日稀,色彩一点点斑驳,蔚蓝变成深蓝,进而黑缓缓翻涌上去,浓稠如墨,连带着心情也沉稳下来。

天空瞬息万变,恰好每一个皮相我都偏爱。

欣赏美,身体细胞悄悄分泌出快乐因子,躺在软软的草地上,使劲望天,被亮光刺激得染了一眼水雾,待被雨洗过的眸子再清明时,天愈发澄澈了,忧心的事情瞬间变得鸡毛蒜皮起来,超脱出日常生活的混沌漩涡,沉睡在身体中的灵性被点亮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情值得思考。

天上面是什么呢?

我是谁?

世界从何而来?

和十四岁的苏菲站在一起,世界终极关怀问题猝不及防地砸来

魔术师妙手一挥,从一顶空空如也帽子里拉出了一只小白兔。这是一个长达数十亿年的魔法世界是那只被人从帽子里拉出来的小白兔,我们人类其实是寄居在兔子毛皮深处的微生虫,一代又一代的哲学家前仆后继试图沿着兔子毛发向上爬,以期看清魔术师的真实面貌。

这种天马行空的思考只有高高在上的天空能承受得起。

一想到生活着十多亿人口的地球,不过是这个浩瀚宇宙的一个星系中毫不起眼的一颗蓝星,就让我对地球以外一切的未知文明充满好奇。

柏拉图《理想国》中写道:一群人被囚禁于一个幽暗洞穴之中,而且全部被锁链绑住手脚。他们背对高墙整日坐着,看不到背后,只能面对另一面的穴壁。洞穴外头有一条路,路的尽头有一个大火炬,路上若有其他人、动物或者车辆经过,火炬就会将这些东西的影子投射在他们面对的穴壁上。这些穴居人看到的唯一事物就是这些影像,他们替阴影命名、评头论足,针对他们推理辩论,他们相信,这些影子是世间真实的存在。后来,其中一个人意外被解开锁链,从山洞走到露天处。一开始,强烈的光线照得他睁不开眼,等他看到阳光下五彩缤纷、美好的立体世界,不禁又惊又疑

当你身在洞里,你不可能看到真相所有的真相似乎都隐藏在平静无澜的天空背后,知道的愈多,便对认知圈以外的日益扩大的未知充满敬畏哪怕是望向天空的目光,越看越神秘。

起初是被天空美人的皮相魅惑,最终是为天空所蕴藏的人类内心深处的终极关怀而入迷。让我们一起静下心来,走吧,去望一望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