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刘书含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书含 > 正文

刘书含 /

人间烟火气

作者:刘书含发表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

 

汪曾祺是京派作家,但又不是典型的京派作家。孙郁先生在直播开篇如是说道。

在李泽厚掀起哲学界的改革,从黑格尔转向康德,汪曾祺先生的举动不约而同地呼应社会思潮,文学创作在经历长时期打压后总算展露头角,从宏大、泛道德化写作变为专注本我、尊重生命、强调人的有限性,构筑了一个主体世界。有人称,他是最后一个京派作家。

汪曾祺先生继承了京派作家原有的特性。

具有超越性的审美,由于饱读各类书籍,文字间充满了博雅趣味,关注儿童和女性,认为儿童的世界是一个没有被污染的世界,属于战争年代的岁月净土,声称自己本质上属于儒家学派,始终对儒家充满敬意。

同时汪曾祺先生又具有创新性,不再是典型的京派作家,而成为新京派作家。

老一辈的京派作家,如沈从文先生、朱自清先生等人,一般身处象牙塔中,涉世、读人不深,他们不了解北京胡同,只是远远打量、琢磨,试图写出市井生活,而汪曾祺先生的文字已经走出了象牙塔,饱经岁月沧桑的磨砺,更为接地气,也更能解读苦涩的文学作品,不再具有纸上谈兵的论调,他深入了胡同,在一贯的儒雅的文风中加入满满人间烟火气,给予民间疾苦、百姓冷暖以诗性的表达,将古文的鬼气除去,修剪不能生长出新意的语言枝桠,将文字鲜活且生猛的一面释放出来,雅俗相融,供人品读观赏。

他把文学从天上带来地上,从高高在上坠入人间柴米油盐酱醋茶,轻轻一嗅,是那人间烟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