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刘书含

当前位置: 首页 > 刘书含 > 正文

刘书含 /

再见小王子

作者:发表时间:2019-11-29浏览次数:

 


我不知道小王子近况如何,没有人写信给我,而我深深地思念着他。他的玫瑰花等到他了吗?他的狐狸朋友怎么样了?他小羊的牙套能带上吗?我希望能找到他。

一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得发动全宇宙的人去寻找他。于是,我把这个故事写成了一本书,麻烦读过这本书的人,如果知道小王子的消息,能写信告诉我。

写信给我的人很多,各大编辑社的人来联系我,他们对《小王子》能给他们带来的数字感到痴迷,这让我觉得很烦。读小孩写的信是件幸福的事情,他们向我打听小王子的各种事情,想听我亲口讲述这段故事,还给我带来各种看到过小王子的消息。我欣喜地前往,却总是失望而归,但我不气馁。人经常为未知的幸福感到快乐。我坚信,朋友迟早有一天会再相见的。

现在,很多人都特意来乘坐我的飞机,好奇会写书的飞行员长什么样子。我不喜欢被人围观,但如果这是寻找朋友的代价,我很乐意。小王子无形中和我建立起了关系,在思念他的同时我愈加深深意识到了这一点。



我成为了一个老人,整天躺在病床上,几次飞行事故的后遗症折磨着我。没有等到小王子的消息,我已经打算放弃了。有一封信从沙漠寄向我,探险家在水井旁发现了这封信。它已经被黄沙覆盖了很多年,又被风一层层吹开表层的沙,呈现出老掉的麦田黄色,是小王子写给我的信。

他写道,我的玫瑰花一直等着我,狐狸搬来了我的星球,小羊没能带上牙套,但她很乖,她很喜欢我的花。我甚至能想象到他写信时的微笑。

一封封的信被发现,我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新的一封信。我将每一封信仔细整理到一个铁皮盒子里,数了数,刚好是我思念着他的时间。原来小王子也一直思念着我,就像我思念他一样。

最近的一封信里,小王子邀请我去他的星球做客,在明天下午四点。可我已经老得走不动了,只得委托孙女汉娜替我去,她对我的老朋友充满了兴趣。



汉娜如约来到那口水井旁,望见沙漠里出现了一片金黄色的麦田。一个月白色的圆环从麦田中扭动而来。

“下午好,”汉娜礼貌地说。

“下午好,小王子喊我来接你,”那条蛇彬彬有礼。

汉娜接受了蛇在脚踝上的一吻,身体越来越轻,慢慢地倒下,在这没有声音的沙地上。

有个轻微而奇怪的声音把汉娜唤醒,这声音说:“你好,汉娜。”一定是王子爷爷!汉娜很快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头金发的小男孩。这种事情小孩很快就能自己明白,就像某天汉娜的大熊娃娃突然多了一顶帽子。

小王子接着说:“走吧,我带你参观我的星球。”

抖动着四根小刺的玫瑰花热情地跟汉娜打招呼,狐狸笑眯眯地望向她,小羊卧在玫瑰花下休息。死火山在某一天突然变成活火山了,小王子为自己早意识到这一点感到快乐。对了,现在可以不铲除猴面包树苗了,因为他和星球建立了关系,如果他想永远生活在这里,就得永远小小的。当你真的想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就一定能做到。

小王子用其中一座最漂亮的活火山给汉娜煎了一个面包鸡蛋,并在汉娜享用的同时,陪她一起看了四十三次日出。人在快乐的时候很喜欢看日出。

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的,但汉娜始终牵挂着他的祖父,她向小王子告别。小王子小心翼翼煎出了一个爱心状的面包鸡蛋,把它装在一个小玻璃罩子里,拜托汉娜把他的关心送给她的祖父。



汉娜摸了摸脚踝上银蛇给她的吻,缓缓飘离了小王子的星球,沿着星星铺成的路回到我的床前,叽叽喳喳描绘着这段奇妙之旅。

爱心面包鸡蛋静静躺在我病床的小桌板上,我看着白色表皮包裹下的麦田蛋黄,咬一口有玫瑰花的清香。意识慢慢涣散,我不停地往下坠往下坠,落到金黄的麦田里,等候许久的小王子说道:“好久不见,老伙计。去我的星球看看吧。”

我最后看了一眼许久未见的汉娜,飞向了那颗会笑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