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贾东晴

当前位置: 首页 > 贾东晴 > 正文

贾东晴 /

望你

作者:贾东晴发表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

我应该用什么来看呢?

是借花瓣上折射露珠的角度窥视蓝天的颜色,还是透过一尾鱼的鳞片眷恋整个大海的深邃,亦或是顺着一缕阳光攀援而上,乘着风俯瞰这世间?

事实上,每一种探知的方式都足以动人,每一个关于爱和温暖的体会都刻骨铭心。我们在以学生记者的身份用心触摸世间脉搏的同时,也毫无保留地让世界映入我们的眼帘。

还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故事。

太阳热辣辣地噬舔着大地的每一寸肌肤,雀儿没了精神,我藏在涤纶裙子下的皮肤沁着一层又一层的汗珠,身体好像摊开了来,像一条可怜巴巴的面包干在烤箱里被来回翻转。而通往军训场地的通道狭小且隐蔽,七拐八拐地寻途中,我感受不到一丝风的讯息。

在学长的帮助下找到陈教官的时候,他的整个后背几近湿透。若微微揭开帽檐的束缚,你会看到太阳的痕迹在他的额头上画下分水岭——上边是残留的温柔,下半是战士铁马冰河的豪情。

彼时的我狼狈地接受着烈日的毒打,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国防生学长有点矜持地笑。大概是军训场上的气氛感染了我,在面对教官时,我突然想骄傲地,就像去年今日身着迷彩服的我那样,标准地敬一个军礼。

“您就是陈教官吗?”

他刚刚镇定自若的气势陡然一滞,帽檐下一双深棕色眼眸锁定了我们。

“对,是我。”

一同前去的两个新传院的小记者并排站在教官面前,从他们的眼睛闪着别样的光彩中,我知道他们也渴望望见陈教官五彩斑斓的世界一角。进入正式采访之前,大家席地而坐在滚烫的草地上,都被骤然袭来的灼热激得打了一个哆嗦。

如果排除那些环境带来的感官因素,我们似乎就可以在教官身上清晰地看见国防生的印记。在那些快活的周末午后,我们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入眠,他们还要在操场上顶着风雨继续跑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对于普通的新生来说,他们无疑是神秘而又值得尊敬的。也或许是因为新生军训,恰巧以记者的身份出现在南院田径场操场的我才得以一探这些军训教官的特质——青涩尚未完全褪去,成熟却已悄悄到来。

烈日炎炎下,陈教官向我们吐露他年少时从军的梦想和如今真实地展示在少年眼前的他乡。作为芸芸众生的我们所雾里探花的,却在记者的镜头下变得通透明朗——就比如在有些枯燥的训练背后将一腔激情洒向热土的他。

陈教官告诉我们,他在师大所得到的绝不仅仅有桃子湖缤纷四季与岳麓山枫叶潇湘,更珍视的还是这所高校给予他的能够担负道义的飒飒铁骨。讲着这些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有着正午日头留下的粼粼波光。

事实上,这并不是教官的初次带训,在他的故事里,两次带训的经验都来源于他的不断摸索与探寻。国防生这个身份所带来的责任与荣耀,不断求学以完善自我的心态,其实都来自于内心的强大动因。而在其他领域,兢兢业业于学业的我们也是如此,在一件深爱的事情上做到极致,似乎就是我们人生路上的最高境界。或许会有一时的挫折与磨难将我们包围,但是要知道,这些都只不过是一种过程。你只管一路走,遇山开山遇河便架桥,剩下的就请都交给时间。

对于记者而言,时间或许就是检验我们“所看见的”含金量的真实标准。在这段旅程中,我们与很多故事相互遇见,相互观察,用笔记载每一个微笑或感动, 每一个艰辛与曲折,然后将我们今日在被热情包围的操场上的一切所见所闻用文字展现给无穷的远方,无尽的人们。

我们离开的时候,太阳已经慢慢地要藏进体育学院的楼顶了。它变得橙红且巨大,撕扯着每个人脚下斜长的影子,把枫叶红沉淀在教官褪去稚嫩的侧脸上。

而我透过从下往上蒸腾的空气看见另外一个夏天的,英姿飒爽的文学院方队,中间左数第五个,脸被晒得通红也坚持一直昂头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