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贾东晴

当前位置: 首页 > 贾东晴 > 正文

贾东晴 /

《简爱》深处

作者:贾东晴发表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

你从荒原走来,衣衫褴褛,走走停停

沿途开满放肆的野花

你往左边望是脆弱敏感,右边看则是刚毅不屈。——题记

《简·爱》是一部小说,确切来说,是有点意思的小说。

你可以在少女时把它作成言情来看,灰姑娘的奋斗史会给心灵种上小小的种子;你也可以在成年后把它作为传记来看,从里面读到更多更温柔的句子,浇灌你日益成长的灵魂;同样的,在过去了多少年之后你依旧可以拾起这部小说,像阅读你自己一样阅读女主人公的一生,回顾你的一切值得怀缅的历史。

这位从幼时就展现出强烈的独立自尊的女性在面对爱情的时候竟然表现出了超乎常人的强烈的自卑感——这就表现出了她表面上看起来坚强,内心却十分柔弱自卑,无法摆脱时代和家庭背景对她性格的塑造影响。所以我认为,这段话较为明显地展现了简·爱相对隐蔽的另一面,一个在爱情面前几乎丢盔卸甲勉强保持着体面尊严的缺乏安全感的女性,更加丰满了女主人公的人物形象。

大量运用的第一人称语言描写更是让女主人公通过福柯意义上的“坦白”仪式达到了与读者的共鸣,仿佛在你耳边低语似的,这个姑娘带着自卑与非凡的理性压抑爱情的本能,带着让人可怜又心疼的语气将自己内心完全表白。有的时候,爱情似乎就是这样卑微,就像张爱玲所说的,低到尘埃里,却能默默开出花来。

在简·爱的自我质疑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西方传统阶级思想的影子在女主人公自我觉醒中扮演阻碍者的身份。在面对爱情与段落中描述的价值观依旧来自维多利亚时代“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的上流贵族的典型婚姻。而简·爱在看似被身体中的另一个自己说服后,依旧在小说接下来的描写中体现出了那个时代的女性虽限于传统无法脱身但也生出独立意识,逐渐走出家门实现经济自主的社会现象。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欲扬先抑”的表述,为后来精神上的爱意喷薄创造更令人欣喜的转折。

在现代社会,这些思想依旧存在着较为深刻的警醒意义。一部分当代女性已经能充分认识到女性的自身特质,摆脱中国传统文化中“三从四德”的天然自卑感,不断去塑造与现代女性生理、心理相协调的特有气质,这是对“简·爱式”积极观念的继承和发展;而一些女性依旧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主动或被动地失去自我,成为男性的依附,把自己困于选段中的也曾经困扰主人公的关于“美貌”“家境”等怪圈,无法真正地从精神上独立。

很明显的是,它并不是一本单独描述爱情的小说,很多人说《简·爱》的故事核心来自现在很流行的女性主义,也有人认为这其实就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女屌丝”逆袭经历。但在我的眼中,女主人公其实是一个来自作者的,对当时社会爱情与尊严之间相对矛盾的探讨,对女性自我力量发掘的一个典型。而百年之后的我们也应当尊重这种先驱性的或许略显夸张的情节,然后在它的基础上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