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雷欣欣

当前位置: 首页 > 雷欣欣 > 正文

雷欣欣 /

兰心玉骨潇湘妃——读《红楼梦》有感

作者:雷欣欣发表时间:2020-05-24浏览次数:

展卷阅读,沉醉红楼,掩卷品味,钟爱红楼。是为荣宁二府的家败人散扼腕,亦是为宝黛木石前盟终成空的旷古恋情而动容,更是为绝代伊人的花谢香消而惋惜。那样一个灵动孤高的女子,却在黑暗的礼教下玉殒香消。

  “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一千个读者眼中就有一千本《红楼梦》,就如同鲁迅先生所说“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而我,看见了她--潇湘妃子林黛玉。

  看见林黛玉,月貌花容难忘,一种别样的美丽。“娴静处如临水照花,行动处似弱柳拂风”,娇弱之美,惹人怜爱;“泪光点点,娇喘微微”,病态之美,令人疼惜;“质本洁來还洁去,强于泥淖陷渠沟”,圣洁之美,让人痴迷。“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一颦一笑之间都是风情神韵,“真真是绝倒天下钗裙”!

   看见林黛玉,木石前盟不弃,一份缘定的挚爱。为报前世甘露之恩,仙草化身寻君来。前世有缘,今生无份。本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奈何现实残酷,但林黛玉却从未妥协。情到深处从不掩藏,“滴不尽相思血泪拋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花魂点点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爱到绝处,焚稿绝粒,即使玉殒香消,终落得“一缕香魂随风散,三更不曾入梦来”。如此坚贞执着,怎不叫宝玉为其遁入空门?

  看见林黛玉,自尊叛逆不屈,一缕夜色的曙光。家道中落,寄养贾家,在奢靡丑恶的封建家族中长大,看尽官宦家庭的虚情假意,奢靡无度,倾轧争夺,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自尊自爱,无论是对待像香菱那样毫无社会地位的丫头,还是刘姥姥一样的粗野俗人,都保持着一颗赤字之心,坦诚直率,冰心玉壶。多少人为其无语泪千行,多少人为其有意爱觉醒,多少人为其无悔顺天性,为她的才情,为她的本真,为这份唯美诗意,活出自己。

   看见林黛玉,才华横溢可贵,一种超凡脱俗的才气。“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是对陶渊明的仰慕;“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是对坎坷情路的自哀;“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是对世事沧桑的伤感。自小熟读《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庄子、禅理、兵书自是懂晓,诗词、曲赋、角本传奇闲来领略,在“红楼诗人”中最负诗名。无论是少年听雨楼阁上的诗情,清寒入骨我欲仙的画意;还是草木黄落雁南归的凄凉,花气温柔能解语的幽情;无不体现着她秀雅脱俗的诗人气质!一首《葬花吟》,花落人亡,哀愁悲愤,含泪泣血,多少情怀蕴藉其中,多少才情显露其外!

  大观园中无可奈何处诗境化,太虚幻境幽微灵秀地花魂归。千绪万事知音弦断潇湘冷,明月清风一腔情愫寄斑竹,凡尘世间情缘湮灭真情逝,流水落花傲骨一生天地间。 她是神瑛侍者每天灌以甘露的绛珠仙草,是贾宝玉的心上人林妹妹,亦是怡红公子难忘的潇湘妃子!她痴情率真,她才气逼人,她目下无尘,她是那个敢爱敢恨的林黛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