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雷欣欣

当前位置: 首页 > 雷欣欣 > 正文

雷欣欣 /

今世幸福——浅谈希腊和古罗马神话中的灵魂观

作者:雷欣欣发表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

希腊神话里说,白银时代的人蒙神恩宠,终身不会衰老,也不会为生计所困。他们没有痛苦,没有忧虑,一直到死,相貌和心灵都像儿童。死掉以后,他们的幽灵还会在尘世上游荡。”

生与死是人类社会最古老的主题。生于尘世,亡于尘世,相比于现世的生而言,“不可知”的死似乎又显得更加神秘莫测。古希腊到古罗马,荷马、但丁到维吉尔,都在试图丈量死亡的深渊,寻找一条去往“生”捷径。

同处于地中海沿岸,共同沐浴在爱情海文明里生长,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死亡意识犹如同一株植物里开出的不同颜色的花儿。

灵与肉的分离。

关于人死后以何种形式存在。早在约前9世纪到前8世纪,盲诗人荷马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灵魂。古希腊最早的“灵魂”一次便见于《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在这两部史诗中“灵魂”被描述成一种苍白的影像,同人们的肉身形象很接近,但它没有精力,不能被触摸到,区别于真正的生命。而后在古罗马诗人维吉尔对古希腊文化的吸收中被完全保留下来,意大利诗人但丁则深受维吉尔的影响,将“灵魂”的形态一脉相承。

不仅如此,不论是古希腊神话还是古罗马神话里,诗人们都有意识地将灵魂与肉体作为独立的个体相互分离开来,“生”与“死”只不过是灵魂与肉体不同的结合方式。当灵魂从肉身中解脱出来的时候,便是灵魂回归本我的时候。“生”的种种罪恶都只是肉身犯下的业障,灵魂与肉身的结合只不过是在肉身中封闭自己。

灵魂的审判。

一切亡魂都归哈德斯,这是没有任何争议的。但是关于灵魂在冥府的遭遇,希腊神话和罗马神话里却各有安排。在古罗马神话中,肉身的归宿决定了灵魂是否能够渡过冥河,“你看到的这些亡魂都是生前没有得到埋葬,因而没有归宿的;那个摆渡的艄公就是卡隆;他渡过去的那些是得到安葬的。”在古罗马诗人笔下,人类是无常命运的玩偶,面对天道的轮回,心灵的一切都归于虚无,就连其河边的鬼使也不过是“无情的”执行冥府铁律的工具,只能被动地执行哈德斯的旨意。“必须在河岸附近徘徊游荡近一百个年头,只有到了那个时候才能准许他们回到他们所盼望的河岸边来”;在希腊诗人笔下,灵魂是否皈依才是得救与否的依据,人的命运就是意志的自由抉择,其河的摆渡者考验着他们的信念。“大家逐渐靠近那被诅咒的河岸,有着燃烧的煤块死的眼睛的鬼,开隆召唤着他们,把他们赶在一起,谁踟蹰不前的,他就用桨打。”在《致斯卡拉大亲王书》中,但丁将这种诗歌精神的区别总结为《神曲》的主题:人,通过运用自由意志去行善或作恶,而理应受到正义的惩罚或报偿。

但无论如何,两种文明里的灵魂都在与肉身分离后得到了永生,不会再以灵魂的状态“死去”,都必须在冥府里接受哈德斯的审判,在地狱的烈火里洗净肉身带来的污染。也正因为这种灵魂的不朽,才带来了人们对生与幸福的敬畏,而没有这种敬畏,社会就会陷入罪恶和无序之中。

灵魂转移。

希腊神话中的灵魂是没有来世的,只有今世,对于生前所犯下的罪恶,需得在地狱以千万倍的痛苦来偿还,且永无止境。同样地,今世的幸福与机缘只在今世发生,对幸福不珍视便是作践神的旨意,也会在地狱中得到惩罚。罗马神话中倒是有来世,但是因为许多疵瑕长期与肉体发生联系,必然早已在不知不觉之中变得根深蒂固了。因此,灵魂不断受到磨炼,由于根深蒂固的罪衍而受惩罚。他们必须在地狱去洗掉他们的罪孽,或者被吊起来任凭风吹,或者被投入大渊,或者被投入火中,去把罪孽烧掉。“直到根深蒂固的污点得以消除,剩下太虚纯净的心灵和空灵的火,……重新回到肉身里去。”

这与中国古代神话中鬼魂渡过忘川河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中国神话中的灵魂都有来世,但是所有的灵魂在渡过忘川河忘记只是前尘俗事,其生前的业果并没有在死后得到偿还,不论罪恶还是善行,所有的一切都要在来生的俗世中得到救赎与补偿。而罗马神话的来世便是完完全全的下一世,与今生没有丝毫关联,罪恶在卡隆的皮鞭下救赎,欢喜也在寥廓的埃吕西姆乐土享受殆尽。

遵从于今世的幸福,洗涤今世的恶行,从荷马到但丁,都绝不会让带有前世恶果的灵魂进入来世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