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湖南师范大学 - 青年文学网 | 返回翔网

谢宇宸

当前位置: 首页 > 谢宇宸 > 正文

谢宇宸 /

梦里花落知多少--读宋词有感

作者:谢宇宸发表时间:2020-07-09浏览次数:

展开宣纸,笔尖流转,浓墨洇散,幻化出一张张古典的容颜,倾国倾城,精致婉约,却薄如蝉翼,轻拂即碎。多少年来的梦里,我一直重复着这样的梦境, 如烟似幻。那一个个玲珑女子如雨丝般飘落而至又倏然而去。

梦里落花无数,含泪点点。

第一片花瓣是桃花,人面桃花。

清明时节,碧草盈盈,年轻的诗人崔护独自遨游在山野小村间。在一间桃 花开得如火如荼的屋前,诗人因口渴而轻叩小屋的柴门。柴门轻启,盈盈走出一个桃花女,娇滴滴一张桃花脸,款款送上一碗茶水,清香宜人。诗人一口饮进便离去,丝毫不解风情。

次年清明,又是一个桃花飞舞的春天。诗人故地重游,却见柴门紧锁,只闻桃花香不见桃花女,一时兴起便题诗门上:“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谁料,少女归来见到诗句,恍饱若有所失,绝食数日,竟气绝身亡。只因他点才气, 一首无心小诗,却害少女相思成病,魂归九天,梦中无数桃花在风雨中凋零。

一个有缘无情, 一个有情无缘。桃花女是有情人,不信缘,却落在缘中不能自拔。当初有缘饮取相思水,陶醉其中,孰知才饮一滴,便要纠缠一生 。

第二片花瓣是梨花,梨花带雨。

偏偏那个风雨飘摇的宋王朝,造就一个痴心怨女, 才比易安,命比薄纸,她就是唐婉。陆游娶唐婉为妻,夫妻恩爱,举案齐眉,本是一对金童玉女。无奈陆母厌恶唐婉,一纸休书, 唐婉被迫改嫁,而陆游则再娶。期间多少心酸血泪,唯一弱女子能明了。含泪无语向苍天,一朵洁白无瑕的梨花在世俗的风尘中埋没。原以为今生已无缘,却又偏偏再遇见。可惜已是物是人非春归去,无端再着风和雨。若干年后,陆游在沈园邂逅前妻,然唐婉已有后夫赵士诚相伴,佳人难再得。陆游和唐婉留下了两阙绝世的《钗头凤》,一个“错错错、莫莫莫”,一个“难难难、瞒瞒瞒”,令人惋惜不已。究竟是造化弄人,还是人情太恶?剪不断的是柔情似水,越不过的是咫尺天涯,觅不回的是花落水流红的芳魂。“世情恶,人情薄,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干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一代才女唐婉郁郁而终,可叹人生自古有情痴,而唐婉之痴为最。

陌上繁华,两岸春风轻柳絮。闺中寂寞,一窗夜雨瘦梨花,芳草归迟,轻别易,多情是苦,薄命何嗟?

第三片花瓣是梅花,傲雪寒梅。

唐玄宗年间,宫中令宫女缝制一批军衣, 颁赐慰劳守边将士。她,勇敢地打破宫禁,怀着对边疆战士的热爱之情,将一首诗藏于军衣里 面寄到千里之外。兵收到军衣,发现了里面的夹诗:“沙场征宿客,寒苦若为眠。战袍经手做,知落阿谁边?蓄意多添线,含情更著绵。今生已过也,重结后生缘。”这件事很快在军中传开,终于传到了唐玄宗那里。唐玄宗并未大发雷霆,反而将诗示遍六宫,看谁敢承认。她有才有胆,毅然站出来承认。唐玄宗竟也不治其罪,还将她送往边塞。她见到得衣获诗的士兵时说:“我与汝今生结缘。”边塞将士,无不感泣。悲也是诗,喜也是诗,悲喜全然不怪诗。在古代,在深宫内院,这一 切需要多大的勇气!

黑墙万丈的深宫,有多少宫女坐等红颜老,孤芳难自赏。而她,却像一朵朴素坚韧的梅花,傲雪凌霜,不畏深宫锁春深,任生命的春天如火如茶地烧。在时间的码头,谁还会疏忽错过?

“弄绿漪之琴,焉得文君之听;濡彩毫之笔,难描京兆之眉;瞻云望月,无非凄凉之声;弄柳拈花,尽是销魂之处。”梦里的花瓣像雨一样飞散而来,落得满地都是。然而,终究零落成泥碾作尘了,我什么也没抓住,任落红花泪残,春去无觅处。画卷里的容颜消逝成永恒,空留下一-幅幅端庄仕女图,让我在梦中凭吊。但是,如果可以,我愿化作其中的一瓣荷花,“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